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宫心女使

宫心女使

孟良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是整个大梁最尊贵、最有钱的女子,皇帝亲封的灵毓郡主,未来的太子妃。可是在大婚前一晚,太子为了女使林容微,要与我退婚。他以为我是因为他,才被封为郡主。却不知,只有我选中的皇子,才能成为太子。

主角:章岚鑫孟良辰   更新:2023-01-06 14: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章岚鑫孟良辰的其他类型小说《宫心女使》,由网络作家“孟良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是整个大梁最尊贵、最有钱的女子,皇帝亲封的灵毓郡主,未来的太子妃。可是在大婚前一晚,太子为了女使林容微,要与我退婚。他以为我是因为他,才被封为郡主。却不知,只有我选中的皇子,才能成为太子。

《宫心女使》精彩片段

我是整个大梁最尊贵、最有钱的女子,皇帝亲封的灵毓郡主,未来的太子妃。

可是在大婚前一晚,太子为了女使林容微,要与我退婚。

他以为我是因为他,才被封为郡主。

却不知,只有我选中的皇子,才能成为太子。

我坐在价值万金的石榴树下,看着一脸坚定的孟良洲。

「太子殿下当真要退婚?为了那个婢女?」

他怒目看着我:「本宫说过,她是女使,识字懂礼,并非婢女。」

「哦。」

见我没再说话而是专心吃着石榴,孟良洲又开口道:「本宫自然会补偿你,到底是一起长大的情分,你想要什么本宫都会成全。

「况且,你也不亏,落了个郡主的位份。以你章家的财力,想要娶你的男子数不清,根本不用愁。」

「哦。」

这次我连眼皮都不愿意再抬了,能忍他到现在,已经是我好脾气了。

孟良洲被我这样的态度惹恼了:「本宫知道,你伤心难过,但你对本宫这样的态度,已经失了礼数。」

我抬头看了看他,笑得很温和:「来人,撵出去。」

我从小被皇帝宠着长大,是满京城贵女们羡慕的对象——大梁首富章家独女章岚鑫。

我出生时我爹和皇帝一起为我取名。

皇帝说「岚」好,如山景清风般自在随性无拘无束。

这是皇帝内心的向往,可以过不被禁锢不用被定义的一生。

我爹说「鑫」好,多金,有钱便不怕万事。

这是我爹内心的独白,钱是这世间最宝贵重要的。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相互妥协,我便得了这么一个既雅又俗的名字。

说起来,我爹能和皇帝争执,主要是有这资本。

两人结识于年少,我爹陪着皇帝读书、骑射,情同兄弟。

先帝薨逝后,皇帝被陷害险些丧命于深山,是我爹不顾安危救了皇帝出来。

后来皇帝刚登基,边境就不安定,可国库空虚,富商们躲着不愿捐钱。

我爹官袍一脱:「等着,我去给你赚钱。」

不过两年光景,京城到处都挂着章家的牌匾。

我爹把赚的钱全数上缴国库,富商们只能跟随,国库充盈后,皇帝安心地派兵打仗,稳定了边境。

可是我爹不愿意再回朝做官了。

他对皇帝许下了一生的承诺:「我永远是你的后盾,只要章家在,你就别愁没钱。放手干吧!」

皇帝含着泪修了运河,修了南方的河堤,扩了北方的河道。万民称颂。

在我出生这一年,我爹被封为「国商」。

势头地位,压住了所有的公侯王爵。



皇帝多子,却没女儿,三天两头派人接我入宫。

看我追着皇子们打,皇帝笑得合不拢嘴。

「对嘛,我们岚儿就该这样洒脱,不必学那些贵女端着姿态。」

对了,虽然在取名这件事情上他们各自妥协了,但皇帝叫我「岚儿」,我爹叫我「鑫儿」。

嗯,被这样两个固执的人养大,我不倔强一些,都对不起他们。

我从小便喜欢跟着德妃的儿子孟良洲。

他是所有皇子里长得最俊朗的,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他。

我爹说我这一点随他,看脸。

所以他娶了京城第一美女我娘,生下了京城第二美女,我。

在我十岁前,孟良洲是很乐意陪着我玩儿的,我在御花园爬树,他就站在树下小心看着我。我在清泉池里捞鱼,他就盯着大太阳在一旁陪着。下春雨时我淋着雨在长街上跑,他撑着伞在后面快步追。

我爹说我和他,一个片刻都不愿消停,一个多一分都不愿动。

皇子们大多规矩,这离不开他们母妃的教导。

皇后无子,以后皇位传给谁全凭皇帝喜欢。所以妃子们努力地把皇子往六艺精通、德才兼备的方向培养,行事作风一副老成模样,在他们的理念里,「稳住」最为重要。

孟良洲是老大,也是这些小大人皇子里把这些教导学得最精的。

不过也并非所有皇子都如此,贵妃的大儿子,皇子里排老二的孟良辰就活得很自在。

我在冬日下过一场大雪后,跑到宫里戏台前准备踩雪时,见到同样小跑的孟良辰。

一个和我想法一样,要在整片空地上留下第一个脚印的人。

我们俩对视了一眼,冲了过去,我跑不过他,但是在临近戏台时,他得意忘形不慎摔倒了。

我成功地留下了第一枚脚印,兴奋地在雪地里蹦跶。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行啊小丫头,下次下雪,这儿一定是我的。」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你不过大我两岁而已,也是小孩。不像良洲哥哥,才像个大人。」

他不屑地冷哼一声:「他?无趣极了。」



自那次后,每每下雪,我都要进宫住,第二天一早和孟良辰争夺第一枚脚印。

他虽然嘴上说得厉害,但总是争不过我。

每次在我手舞足蹈时,放下狠话:「下次一定赢你。」

可是一整个冬天过去了,他也没赢过我一次。

于是这场争斗,从踩雪变成了垂钓、爬树、赛马、木射、投壶…

但无论怎么换,他都赢不了我。

每次我和孟良辰灰头土脸笑着回来时,孟良洲都会皱着眉:「快去梳洗。」

他把规矩刻在了骨子里,和皇家沾亲带故的,都应该要时刻彰显皇家风范。

孟良辰却从来不在意这位大哥的批评,他说孟良洲活着像是没有骨血感情的假人。

「他以为这样端正规矩,父皇就会传位给他?父皇不喜这样死板。」

我知道孟良辰说得对。

皇帝喜欢的,是不被规矩束缚的人。如同他自己年少时一样,乔装打扮去参加民间社火大会,在射箭比赛上拿了第一,那把劣质的弓箭如今还被他珍藏在书房里。

如同被皇帝希冀的我。不伤人不触及底线,怎样释放孩子的天性皇帝都觉得可爱。

如同孟良辰,哪怕树下摔下来一身的伤,皇帝依然赞叹他的勇气,把所有皇子都想要的赤影马送给了他。

孟良辰骑在高头大马上,绕着皇城跑了一圈,又骑到了章府门前,骄傲地向我炫耀他的坐骑。

「父皇送了我一匹宝马,下次赛马定能赢你。」

我不以为然:「我现在去求皇伯伯,不等日落你这匹马便是我的了。」

孟良辰瞪着眼睛,声音却是有些慌:「你敢?」

我笑着看他:「有这工夫,不如多去读几本书吧。听说良洲哥哥如今作的文章连大学士都称赞呢。」

孟良辰是个不服输的,他哼哼了两声:「好,你等着。」

那以后,我好几个月没见过孟良辰,听说他收了心,在认真读书。

又到冬日第一场雪,我小跑到戏台前,远远地就看到了孟良辰。

「你怎么没踩脚印?」

「给你留着,我男子汉大丈夫,就让你赢一次。」

说完又道:「踩完雪带你去听戏,我写的。」

听到这儿,我可乐意极了,慌忙跳进雪地踩了两脚就扯着孟良辰衣袖跑:「快走,让我开开眼。」

我们俩抱着手炉窝在雪落轩里看孟良辰改写的《天仙配》,最后一幕是分别,佳人回了天庭,才子独留人间,看得我眼泪直流。

孟良辰拿来两壶酒:「喝点酒,就不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喝酒,醉到不省人事,孟良辰被皇帝满皇宫追着打。

但是他说不后悔:「你酒量不如我,输我一次,你就会一直记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