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致命热恋总裁宠妻请低调

致命热恋总裁宠妻请低调

木子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濮月的亲生母亲被渣爹和小三逼死,随后小三高调进门,带过来的女儿将她陷害入狱。从此,濮月家产被夺,像只丧家之犬,遭到众人的讥讽。出狱后的她只想报仇,她要亲手毁了那贪婪的一家,夺回不属于他们的一切。殊不知,有人也想报复她。楚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因为仇恨,不惜将她禁锢在身边,百般羞辱。濮月不介意被伤害,只要他能帮她对付濮家!

主角:濮月,楚烈   更新:2022-07-15 21: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濮月,楚烈 的女频言情小说《致命热恋总裁宠妻请低调》,由网络作家“木子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濮月的亲生母亲被渣爹和小三逼死,随后小三高调进门,带过来的女儿将她陷害入狱。从此,濮月家产被夺,像只丧家之犬,遭到众人的讥讽。出狱后的她只想报仇,她要亲手毁了那贪婪的一家,夺回不属于他们的一切。殊不知,有人也想报复她。楚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因为仇恨,不惜将她禁锢在身边,百般羞辱。濮月不介意被伤害,只要他能帮她对付濮家!

《致命热恋总裁宠妻请低调》精彩片段

濮宅。

与楼下的热闹相比,二楼走廊静静的。

张翠翠和女儿两人贴在门板上,听着里面的动静,床板的声音很大,震得墙壁都咚咚的。

张翠翠捂嘴笑,“真是便宜那个臭丫头了!”

严芸小声问:“妈,你哪找来的男人?”

“呵,随便下点药,男人还不有得是!”

“里面都拍下来了吗?”

“放心吧,每个角落都装了监控,保证是高清画面~”

母女二人又是一阵调笑。

时间差不多了,张翠翠提醒女儿赶紧下楼,“你叔叔答应我,要带你多认识几个年轻才俊,你可得好好表现。”

“妈,你放心吧。”

明明是亲生父亲,却只能叫“叔叔”,这是严芸的伤疤!好在她跟母亲现在顺利搬进了濮家,虽然身份不清不楚,那也总强过以前那种苦日子。

母女二人下了楼。

卧室内,一切趋于平静。

恍忽间,濮月以为自己溺了水,挣扎半晌终于被人捞上岸,但很快又因为体力不支再次昏睡过去。

看清身下的人,男人彻底清醒过来,随即黑眸危险地眯起。

门外传来脚步声,“二哥?”

男人冷漠地翻身下床,未曾残留一丝刚才的激情痕迹。

他拉开门,站在外面的人扫一眼里面的情形,“二哥!你......”

“我被人下药了。”

楚帆倒吸一口凉气,“在濮家动手?难道......是濮家干的?”

“去查下”

“是。”楚帆又朝里看,“这个女人要怎么办?”

男人甚至连眼神都吝啬,“我不想再看到她。”

“明白了。”

宴会还在继续。

濮胜平带着张翠翠和严芸,穿梭在人群中。

张翠翠也不避嫌,直接挽着他的胳膊,俨然当自己是濮家女主人了。

身后有几个看不惯她的太太们直翻白眼。

“瞧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

“唉,听说濮太太病得很厉害,一直住在疗养院。这不,小三就带着私生女登堂入室了!”

“她也是个没福气的,当年陪着男人百手起家,又一手创立了久香集团。结果倒好,如今老公和钱都成了小三的了!”

别人议论什么,张翠翠可不在乎,反正笑到最后的是她。接下来,只要再逼走那女人的女儿,给自己女儿正名就行了!

算算时间,楼上也差不多结束了。

濮胜平环视一圈,没看到女儿,皱眉问:“那丫头又去哪了?”

“可能在闹脾气吧,毕竟......她一直都不喜欢我们母女~”说着她就又委屈上了。

濮胜平气得够戗,“真是胡闹!”

他立即上楼,张翠翠朝女儿个眼色,两人也都跟了上去。

本以为好戏就要上演了,可来到门口后却都傻眼了,床间内空无一人,床上也整齐得根本不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酣战。

“人呢?又跑哪去了?”濮胜平气鼓鼓地去其它地方找。

严芸吃惊地扯着母亲:“妈,人呢?刚才不是......”

“谁知道那个死丫头去哪了?呵,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监控录像!”

严芸这才松口气,冷笑道:“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豪门千金不过就是个随便和男人上床的簜妇!”


停在濮家别墅外的黑色轿车上,楚帆拉开车门进去,“房间里有监控,全都拆了。”

男人冷笑,抬眼看对面金碧辉煌的别墅,咬了咬牙:“濮家......”

他记下了。

车子随即开走。

濮月是被冻醒的。

她惊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就穿着睡衣睡在后花园里,全身的骨头都在痛,尤其是......

这时,宴会已经结束了。

濮胜平气愤难消,“人呢?把她给我找出来!看我不打死她!”

张翠翠在一边直劝,“你这是做什么?小月又不是故意的,年轻人嘛,难免会有点小性子,哪像我们家小芸,不论你说什么都只会乖乖听话,这种性子出去还不得让人欺负死啊!”

“哼!她要是有小芸半点听话,我就烧高香了!”

濮胜平特别要面子,把这张脸看得比什么都要重。本来外面都在传他是借老婆发家的,他怎么能气得过?

濮月是他与前妻的女儿,濮家的宴会她不出席,态度足以说明一切,这不是公开打他的脸嘛!

“你啊,待会跟孩子要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发火。”张翠翠这边劝着,扭头就朝女儿递了个眼色。

严芸点头,马上过来搀扶着濮胜平,小声说:“姐姐应该在房间里,我看到她进去后就一直没出来。”

“我倒要看看!她是多大的架子!”

濮胜平甩开母女俩就快步上楼。

“臭丫头!开门!”

他在外面使劲砸门,里面完全没反应。

“老公,别把门敲坏了嘛,这里有钥匙~”

张翠翠把早就准备好的钥匙递过去,濮胜平接过来赶紧将门打开。

在他身后,严芸已经悄悄打开了手机摄像......

“哎哟这孩子是不是还在睡懒觉啊?”张翠翠径直就的推开卧室的门。

床上空无一人。

张翠翠一惊,怎么会没人呢?

门窗都已经被锁死,这不可能!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二话不说就直接推开门,“原来你们在这里......”

“啊!”

里面传来尖叫。

濮月站在莲蓬头下面,慌得赶紧扯过浴巾围住自己。

“怎么了?”濮胜平追过来,赶紧闭上眼睛:“哎哟!你洗澡怎么也不说一声啊?”

濮月顿时冷笑:“是啊,我在洗澡,你们怎么进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来捉奸的呢!”

张翠翠一惊,“怎么会呢?”

说是这样说,眼睛还是四处看。

但浴室就这么大,有没有藏人一目了然。

张翠翠扭头看女儿,严芸还在卧室里到处查看,装作不经意地打开衣柜,或者看看床下。

濮月裹着浴巾赤脚站在浴室门口,看到母女二人的模样,她冷笑:“难不成,真是来捉奸的?”

“哎哟,小月你可别乱说啊!怎么会呢?这不是担心你会出意外嘛,才会上来看一看。否则,你又怎么会不参加自家举办的宴会呢?难不成,还是故意让你爸爸丢面子?”

濮胜平随即也跟着瞪起眼睛,胸口那股火又蹭地冒出来。

濮月抿下唇,冷笑一声,“所以,你们就一堆人冲进我房间,甚至,冲进浴室里?”

张翠翠一时语塞,严芸小声道:“姐姐,你还是说清楚得好,不要转移话题......”

濮月突然扭头看她:“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严芸委屈得马上就要落泪。

张翠翠过来抱住女儿,“小芸,你跟着妈受委屈了......既然,这里容不下我们母女,那我们还留在这干嘛?我们走!”

“慢走不送。”

濮月这会全身都难受着呢,巴不得他们赶紧消失。

张翠翠扭头就找濮胜平哭诉,濮胜平不胜其烦,只想息事宁人,“快给你妈道歉。”

“我妈?呵呵,我妈早死了!”濮月盯着他,一字一句:“被你们这对狗男女给逼死了!”

啪——

一记耳光狠狠打在她脸上。

“好啊!我就知道你今天是故意触我霉头的!”

濮月猛地抬起头,“是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们逼死我妈,霸占了她的家业!”

“你......你给我滚!现在就滚!”

 


至那日起,濮月已经搬出来整一个月了。

她身上的钱不多,全都用来缴了房租,信用卡又都被濮胜平停掉了,眼下只有找份工作先养活自己,还好学姐介绍了份化妆品柜姐的兼职。

“你看你看,那个男人好帅啊!”

“而且他看起来好有钱的样子!到到他戴的手表没有?全球发行不到二十枚,市价小三千万!那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是拥有VVVIP资格的才可以!”

濮月在填写客户资料,旁边小姑娘们的议论声,不停钻进耳中。

有钱人她见过不少,大抵就那样。

“小姐?”有人在叫她。

濮月抬头,马上摆出职业微笑:“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对面是位长相温婉秀美的姑娘,说话轻声细语的挺博人好感。

“你好,我想......”

丙人在说话时,旁边一道阴冷的视线,毒舌一般,如影随行。

楚烈始终都盯紧柜台里的人。

是她!

他不确定在这里遇到,是不是巧合,又或者是濮胜平的又一伎俩。

为达目的,不惜把女儿送到他的床上!

还真是恬不知耻啊!

濮月在介绍化妆品时,也感觉到了这道不礼貌的视线。偶尔掀眸看向对方,是个长得特帅的男人,身材高大,相貌俊美。

女孩挑了套心仪的化妆品,再杂七杂八选了些单品,差不多十几万,男人二话不说便结帐。

这样的男朋友,若得专柜其它姑娘都羡慕不已。

与对濮月的冷脸不同,男人对女朋友则是特别呵护。

濮月将两人送到门外,兴许是错觉,男人偏过头朝她这边瞥了一眼,她竟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敌意......

由于与上课时间冲突,濮月又辞了专柜的工作,重新找了份夜场兼职。

谁知,老天好像故意跟她开玩笑,上班第一天她就被濮胜平发现了!

“......你给老子回去!”

“我不要!”

“不回去还要在这丢人现眼吗?”

“我在这里打工,丢的哪门子人!”

濮胜平抓住她的手腕就往外扯,濮月力气没他大,差点摔倒,幸亏有人托住她的腰。

“谢”字还没来及说出口,她就对上一道阴恻恻的视线。

楚烈狐疑地看着她,再看她向她的紧身上衣和迷你裙,眉头渐渐拢眉。

有句话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一点也不假。

他知道濮月跟他那次是第一次,尽管他从未正视过,但潜意识里还是会将她视作“所有物”。

既然是他的东西,岂能有让别人都看光的道理?

所以,他在认出她后,未经深思,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穿成这样?”

濮月:“......”

她低头看自己,她该穿成什么样?在这的服务员不都穿成这样?

与她的茫然不同,濮胜平在看清是楚烈后,也忘记抓女儿回去了,惊喜道:“原来是楚总啊!没想到会在这碰到!”

楚烈总算撩起眼皮,朝他瞥了瞥,“是很巧。”

至于,这次是不是他再次制造的偶遇,那就不得而知了。

趁着两人寒暄,濮月甩开濮胜平的手就跑。

“你——”

臭丫头!

濮胜平心里气够戗,但他更不想错过眼前这位江城大佬。

“楚总,有空吗?一起聊聊?”

他要请楚烈进去聊,楚烈则朝濮月消失的方向瞥一眼,“刚才跑掉的是......”

“啊,是小女濮月。”

同为男人,濮胜平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对女儿的兴趣?

如果真是这样,那合作的事就好办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