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温柔老公快宠我

温柔老公快宠我

锦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狗男女联手算计,五年的真心付出,成了嘲讽她愚蠢的最佳证据。遇到渣男贱女怎么办,绝地反击,把属于她的双倍的夺回来!虐渣有什么的,没有家世背景,她还有强大的靠山——司骁。本是因为利益合作结婚,可后来怎么就认真起来了。

主角:苏莱,司骁   更新:2022-07-15 21: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莱,司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温柔老公快宠我》,由网络作家“锦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狗男女联手算计,五年的真心付出,成了嘲讽她愚蠢的最佳证据。遇到渣男贱女怎么办,绝地反击,把属于她的双倍的夺回来!虐渣有什么的,没有家世背景,她还有强大的靠山——司骁。本是因为利益合作结婚,可后来怎么就认真起来了。

《温柔老公快宠我》精彩片段

半夜,苏莱醒来时头痛口干。

今夜的她特别开心。

调制很久的香水“初恋”终于成功,明晚的比赛拿了奖以后,她跟洛远航的婚事就会提上日程了。

从大学到现在,相识五年相恋三年。

自己抛下一切,潜心研究香水,总算是帮他将公司做大起来,眼看着美好的未来在朝她招手,晚上就多喝了几杯。

她揉了一下眉心,想要找点水喝,结果却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

这间租来的小公寓她一人独住,洛远航偶尔会留下来,但也都住隔间。

听到声音,不免有些担心是不是他不舒服。

结果稍稍靠近却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远航,我们这样会不会被苏莱听到?”

“这样不是才刺激吗?宝贝,放心,我给她酒里加了东西,保证她能睡到明天。”

男人的声音虽然夹杂着粗喘,但她绝对听得出那是洛远航的声音没错。

心内一阵寒,这些年为了做研究她经常失眠需要药物帮助,所以安眠药对她而言已经有了免疫力。

“等到明天的新品拿了奖,我就是高级调香师,在这个圈子的地位就稳了。到时候大把的投资等你挑,招多少人都没问题,区区一个苏莱算什么?”

站在门口的苏莱握紧了掌心,她已经听出那是江时薇的声音。

她大学的好友,跟她的未婚夫暧昧不清。

她不是没听到些风言风语,只是执拗的选择了信任,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小浪货,我连公司都用你的名字,就知道我有多……爱你了!苏莱不过是块跳板罢了,当初的新秀赛,要不是为了你,我会在她的配方里动手脚吗?”

“我不许你提她的名字。你说,你到底爱我,还是爱她?”

江时薇的声音本就娇软,此刻黏腻腻的拖长了尾音,听着就撩人,但落在苏莱的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

她咬着牙根,睁大了眼睛,仿佛想穿透门板看清这对狗男女。

“当然是……爱你了!……”

接下来的声音,简直让人想吐,苏莱的掌心都抠出血了,才按捺住要冲进去的念头。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全心的付出换来是这样的结果。

三年前她在省级的调香大赛一举成名,当时邀约无数,甚至包括环亚这样的大公司,但为了洛远航刚刚起步创业的事业,她都拒绝了,专心一意帮衬扶持。

而两年前她再次参加大型比赛的时候,香水却出了问题,被人嘲笑是“没有鼻子的调香师”。她当时百思不得其解哪里出了错,而洛远航一直在身边“不离不弃”,还体贴的让她转做幕后,所有的比赛和公开露面都让江时薇去。

她以为他们相互扶持,历经风雨,结果自己根本就是别人手上一颗棋子。

当初他给公司命名“微澜”,英文名V·L。他解释说什么微澜动水面,是逆势而上的意思,自己竟然信以为真。结果,根本是江时薇和他洛远航的名字缩写。

人家暗搓搓秀了一波恩爱,她还满怀热血斗志满满,想想真是蠢的可笑!

满腔怒火最后化为了冷静,苏莱失眠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才听到渣男贱女离开的声音。

她立刻起身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那张烫金的名片。

三年前,环亚的总裁司骁亲自给过她一张名片,也不知道电话号码有没有变化。

握紧手机,电话接通后她有些紧张,“司总,我是苏莱。”

顿了顿,听着没被挂断,便很快的接着说,“三年前省里的调香大赛我们见过,您当时还给了我一张您的……”

“我记得。”

低沉的男中音,简单的三个字,倒是出奇缓解了她紧张的情绪。

“是这样,我有一桩生意,或许您会有兴趣。”

短暂的沉默后,司骁沉声开口,“明早九点,到我办公室来谈。”

听着似乎要挂电话,苏莱急忙阻拦,“等一下……司总,明天可能来不及了。能不能今天?还有,办公室不太方便,可以换个地方吗?”

她很着急,语速也很快,说完之后也忍不住替自己汗了一把。

环亚是什么样的公司,在整个国内的化妆品护肤品行业内占到三分之二的份额,更不要说经营范围之广,资本后台之大。

而司骁作为环亚的总裁,简直是商界的传奇人物。他能拨出时间肯见自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她还敢讨价还价时间和地点,也是胆大包天了。

但,实在是没办法。

新品发布会暨香水大赛今晚就要开始了,如果明天再谈,就太晚了。而且去公司的话,很容易招人耳目,这将影响她的计划。

握紧了手机,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她孤注一掷的要赌一把。

那边足足有三分钟没声音,就在苏莱以为自己要被拒绝的时候,听到司骁说,“可以。三十分钟以后,花园路咖啡厅。”

“谢……”

苏莱的谢字还没说完整,又听他补充了一句,“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

“啊?”

那边的回应是直接挂了。

缓了缓神,苏莱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但时间不允许她多想。

迅速换了衣服,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就出门了。

好在花园路离得并不是很远,她准时赶到。正要进咖啡厅时,却被人拦了下来。

“苏莱小姐?”

对方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而她却不认识,“?”

“我家先生请您移步一叙。”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苏莱顺着方向看过去,一辆黑色加长林肯静静的停在路边。

她瞬间了然。

毫不犹豫的朝着车子走过去,司机从外面拉开车门,从外往内看不太清,只见两条修长的腿,脚上是铮亮的皮鞋。

苏莱猫腰上车,车内的冷气很足,她不自觉打了个激灵,这才抬眸看向对方,“司总您好,我……”

“说重点。”

依旧是三个字,依旧格外冷清,苏莱戛然而止,方看清他的脸。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果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苏莱直接切入主题,“我知道贵公司今晚也参加了本季度的香水大赛,我手上有一款新研发的香水,希望可以加入环亚的队伍中。”

“环亚已经选定了参赛的作品。”司骁不紧不慢的说。

这个她当然知道,“但是参赛作品可以不仅限一款,我只是想加入一款,并不是要替代……”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打断了她的话,他问得无比直接。

苏莱动作迅速的打开小包,从里面掏出一叠资料,“这些是我研发初恋的数据以及配方,这代表了我的诚意。至于品质……”

“三年前司总曾向我发出邀约,相信也是认可我的能力的,而事实上,我今天也带来了样本。”

“样本?”

说话到现在,他总算面部表情有所变化,眉梢挑动了下,似乎挺感兴趣。

苏莱点头,突然朝他伸出手来。

一股淡然甜美的幽香随着她的动作飘过来,气味芬芳而不浓烈。

司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那只手,白皙素净,指节分明。

甜美的味道萦绕在鼻端,撩得人心酥软。

“我有信心,初恋至少能拿下前三,这对环亚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的。”

说完,她自然而然的收回手,却没想到被他一把握住。

握着她的手腕,司骁力度拿捏的刚好,她挣脱不得,但也不至感到不适疼痛。

“你觉得环亚在乎这样的锦上添花吗?”

“这只是见面礼,如果司总觉得不够,未来两年我调制的香水版权都归环亚如何?”

她想过了,司骁肯定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但只要还能谈,就有周旋的余地。

实在是时间紧迫,除了他,她找不到更合适的合作伙伴了。

“的确不够。”

松开手放她自由,指端还残留着淡淡的余香。

司骁垂下眼眸,掩去眸中的精光,“除非……再加上一个你。”

“我?!”苏莱没明白什么意思。

“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了吗?”他突然问。

“带,带了。”

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临出门前还是把东西都带上了。

“跟我结婚,你的麻烦,我帮你解决。”

此刻苏莱的下巴几乎掉在地上。

他他他,他说什么?结婚?!跟他?!

到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车子停着的对面就是民政局,他把地方约在这里,又让她带上那些东西,是奔着领证来的?认真的?

“不愿意,你可以走了。”

随手打开车门,示意她速下抉择。

“我没说不愿意。”

生怕被撵下车,她一把按住门把,急急的说。

“那就是愿意了。”

勾起唇角,司骁起身,“走吧,把手续办了。十点半我还有个会。”

苏莱:“……”

合着人还赶时间的。

她的手把着车门,双眸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呼吸略急促,“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是谈生意吗?你需要人帮忙整V·L,我需要一个妻子。我觉得,很公平。”

他语调轻松,听上去似乎也极为自然,只是目光中的戏谑让苏莱多了几分熟悉,但她想不起来。

和洛远航那个渣男不会有以后了,嫁给他,无论如何,以司骁的身份和地位,不管他图的是什么,自己都算不上吃亏。

苏莱目光变得坚定,“成交!”

她想要的,无非是一个因果报应罢了。

手续不复杂,两人的证件都是齐全的,很快就搞定了。

出了民政局,司骁小心翼翼收起两个本本,戴上墨镜,掩饰了眼角的笑意,苏莱小跑两步追上他,气喘吁吁,“司总,合作的事……”

陡然停下步子,司骁扭过头来。

即便隔着墨镜,她也能感觉到那骤降的温度,抓着他衣服的手下意识的松了松。

“从今天起,你应该习惯你的新身份,司太太。”

揽住她的腰身,他的呼吸近在咫尺。

苏莱有一瞬的失神。

“把香水的资料和样本给徐峰,他会安排的。”

松开手,他重新坐进车里,苏莱紧跟上,却没有上车。

“司太太,还有什么问题?”

扭头看向她,司骁手中握着的电话嗡嗡作响,在等他按下接听键。

“老……公……我们结婚的事,能不能先不对外公布?”她的脸颊红红的,但又怕耽误他的时间,语速很快的说,“我还有点私事,会很快处理好的。”

隔着墨镜,她看不清司骁的眼神,从神情上也分辨不出喜怒。

“下午五点前,到环亚等我。”

说完,他按下电话接听,将手机放在耳侧,“是我。”

苏莱点了点头,替他关上车门,目送着车子离去,却不能松口气,接下来,她还有一场硬战要打。

她先去吃了点东西,又去买了套新衣服,然后才不紧不慢的开车前往V·L公司,这期间洛远航给她打了几十个电话,她都没有接。

车子刚停稳,洛远航的秘书周成就迎了上来,一脸的焦急,“苏技术员,你可算来了,洛总找您都找疯了。”

没错,她在洛远航这里劳心劳力三年,职位只是个技术员。

苏莱步调平稳的往公司里走,一边问,“怎么了?”

“不太清楚,只是很急。”周成摇了摇头。

事实上公司里,除了洛远航和江时薇,还有她身边最亲密的助理,没人知道让V·L销量屡创新高的香水都是出自她的手。

人人都以为,江时薇是公司的大功臣,是V·L的中流砥柱。

以前苏莱从不在乎这些虚名,现在……更不在乎了。

刚走到总裁办的门口,就听到洛远航咆哮的声音,“你天天跟她在一起,你告诉我不知道人去哪了?!你什么态度?武尔妍我告诉你,不要仗着有苏莱给你撑腰,信不信我明天就炒了你!”

紧接着是惊天动地的挂断电话声,苏莱蹙了蹙眉心。

洛远航这是找不到她,把气都撒到她的助理尔妍的头上了。

伸手敲了下门,接着推门而入,周成很识趣的没进去,从外面把门给带上了。

“啪!”一个杯子直接砸到她的脚前,碎裂的瓷片甚至拂过她的脚面,洛远航怒气冲冲,“一整个上午,你跑哪去了!”

 


苏莱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面,平静的抬起头,“怎么了?”

“初恋的资料呢?实验室找遍了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好好在实验室待着,你乱跑什么?”

顺着她的视线,洛远航也看到了她脚面上被划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一阵心虚,但是很快就想到关于今晚参赛的事更重要。

“新品展示和比赛不是晚上才开始?我想时间还来得及,就去买了身衣服做下准备。”

洛远航还没开口,一旁的江时薇笑了,“怎么,你还打算出席吗?”

“不行吗?”她转眸看向曾经的好友,反问道。

江时薇笑意更深了,“不是不行,只是担心你到时候会难受。而且以往的这类活动,你不是都不参加的吗?”

“是啊,你从来都不喜欢这些追名逐利的地方。你就安心在家,等我们的好消息!资料呢?”

朝着她走过来,洛远航伸手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可苏莱却巧妙的侧了侧身,刚好避开。

洛远航手指凝了下,接着就看到她掏出一个牛皮纸袋,注意力瞬间被转移。

“资料都全的吧?”

他接过来,大概不太放心,打开仔细查看了下,又顺手递给了江时薇。

动作那么自然,而江时薇接过来随意的扫了几眼,唇角勾起满意的笑容。

她也不是完全不懂调香,但是相较于苏莱,就缺了些天分。

再加上勾搭了洛远航以后,就更加放弃了后天的努力,这些年,她的那点知识估计都快忘的差不多了,一直躺在苏莱创造的功劳簿上坐享其成。

握着那叠资料,她几乎已经看见大赛的奖杯在朝她招手了。

“样品呢?”江时薇追问道。

“你们出发之前来实验室取。”

苏莱见两人极为兴奋,竟然当着她的面就交换眼神,胃里一阵恶心,“远航,今晚的活动,我真的不能参加吗?”

洛远航愣了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苏莱,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说过了,都是为了你好。难道你忘了两年前的新秀大赛,你……”

“当然我不是说一定会失败,但是,你想想凡事总有万一,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那……”

后面的话掐了没说,那模样仿佛真的是一心一意为她着想。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苏莱几乎要被二人感动哭了。

字字句句都是为她考虑,多么体贴,多么善良,多么……让人恶心!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只能祝你们,今晚精彩绝伦!”

说完她转过身,“我先回实验室了。”

洛远航忙不迭点头,“对对,你赶紧去把样品准备好,确保不能出一点岔子,明白吗?!”

苏莱勾唇冷笑,她当然会,不出一点岔子。

在路上她给尔妍打了个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关切,“苏莱你没事吧?对了,洛总找了你大半天了。”

“我知道。”苏莱专注看路,一边说道,“尔妍,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可是……初恋已经调试过很多次,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在里面加一味吗?”尔妍有些担心的问道。

跟在她身边做了这么久的助理,对于苏莱的能力和鉴赏水平,她毫不怀疑。

可是初恋这款香水调试了好几个月,大功告成的时候苏莱也是很满意的,眼看着今晚就要参赛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做调试?

“你相信我吗?”

“说的什么话?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但是你真的还是不亲自参赛吗?”

明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可武尔妍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一句。

作为助理,她知道每款新的香水调试出来要花费多少的心力和精神,而苏莱明明调试出多款畅销的香水,却没人知道是她。

光环和荣誉都被江时薇那女人领去了,想想就觉得憋屈。

苏莱笑了笑,尔妍是向着她的,这她知道。

“该是我的,就会是我的。”她意味深长的说,“尔妍,等下他们会去取样品,你把我交代的办好就行,辛苦你了。”

“我办事,你放心!”

挂了电话,她拐个弯就直接进了环亚的地下停车场。

环亚的公司规模大,占地面积更大,整栋楼都是环亚的,就连地下停车场都大的骇人。

幸好司骁做了准备,跟着导航开到定位好的停车位,徐峰已经等在那里。

“苏小姐请跟我来。”

从专属的直梯上去,徐峰语速很快的把目前的情况告诉她。

“资料和样品都已经给了项目部,这款香水将会在今晚,和环亚的另外两款一起参赛。”

“谢谢。”苏莱点头。

司骁能做成这样,已经是很给情面了。就拿V·L做例子,从选定主题到策划方案,早在大赛开始前三个月就做准备定下来了。

现在临时加进来一个,且不论会不会顶掉别人的,就是风险性也得好好估量的。

徐峰几句话就带过了,但她猜测,环亚的人未必会这么轻易接纳,怕也是动用了点权力压下来的。

今晚这一场,她必须要赢,还得赢得漂漂亮亮!

苏莱进门就看到司骁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左右手边各有厚厚的一摞文件,正在批阅。

或许是听到动静,他抬头看过来,那一瞬苏莱有点儿紧张。

“过来。”他放下笔。

苏莱乖巧的走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眼眸眯起,“你受伤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苏莱才想起脚面被碎瓷片划伤的事,刚要说没关系,身体陡然一轻,人已经被他打横抱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