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他是遥不可及

他是遥不可及

鲁四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搭救未婚夫,程潼恩只好低三下四的求了那权势滔天的大人物;一年之后,两人竟巧合的成为隐婚夫妻。嫁给商隽起之后,程潼恩被关怀备至,一点点的呵护之下,她的心逐渐沦陷,入戏的代价便是结局遍体鳞伤,不得不提早结束这各取所需的婚姻。

主角:程潼恩,商隽起   更新:2022-07-15 21: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潼恩,商隽起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是遥不可及》,由网络作家“鲁四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搭救未婚夫,程潼恩只好低三下四的求了那权势滔天的大人物;一年之后,两人竟巧合的成为隐婚夫妻。嫁给商隽起之后,程潼恩被关怀备至,一点点的呵护之下,她的心逐渐沦陷,入戏的代价便是结局遍体鳞伤,不得不提早结束这各取所需的婚姻。

《他是遥不可及》精彩片段

“商先生,您拒绝将商二少爷的心脏移植给我未婚夫,可以问下,为什么?”

“因为,你未婚夫不配得救。”

气氛骤然陷入死气沉沉中。

入了夜的深秋,海风吹久了颇觉寒凉。

海面上停泊的结婚游轮灯火阑珊,热闹之中流转绵绵暖意。

然而,顶层上此时却像从深秋进入寒冬。

啪嗒。

打火机的声音响起。

火苗照亮男人隐在黑暗中深邃迷人的五官,连夹个烟的动作都优雅得致命。

程潼恩看到都有一瞬呆了下,但转瞬便回过神来。

“商二少爷签了器官无偿捐赠书,就是给需要救命的人。我未婚夫符合,连匹配度都配上了,怎么就不配得救?除非,商先生跟我未婚夫有私人恩怨,公报私仇!”

面对彼此云泥之别的身份差距,她想据理力争拿到商二少爷的心脏,却没控制好情绪,导致用力过度,话里话外都透着浓烈的质疑味道。

一不小心激怒了商隽起。

“就算有私人恩怨,公报私仇又如何?难不成告我见死不救?”

程潼恩被连嘲带讽怒斥得心惊胆颤,似闯了祸的孩子接受教训般,低垂着半张脸冷僵在原地。

昏淡的灯光,加重了她五官轮廓的不清明,唯独海风的起舞撩动她的长裙,看清她衣料下的曼妙。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成功人士说话都给人这种感觉,起码现在商隽起说话给了她极具穿透力的威压感。

虽然看不清他本人,但在强烈感受着他怒目的注视下,程潼恩已经紧张到听不见海浪声,只有心脏的怦怦狂跳声。

她努力稳住心慌,终于抬起头望向几步之遥的黑暗,俏脸暴露完全。

暗与明,猝不及防的视线隔空相遇。

她化着淡妆的精致五官落入商隽起眼中,染着怒色的幽暗眸子掠过抹惊艳。

他呼吸顿了顿。

而她感受到刹那的滚烫包围,心跳停了停,脑子里酝酿好的说词空白一片。

“还不滚,就下海喂鱼!”商隽起撇开视线,冷酷地下逐客令。

音量并不大,可程潼恩还是被这语气及气势,吓得身子抖了抖,踉跄地后退两步。

走了,她要如何摆脱婚约的枷锁?

不,不能走!

深吸口气,程潼恩强忍此时此刻的难堪与卑微,把姿态放低到尘埃里去。

请求道:“刚刚是我冲撞了商先生,我道歉,对不起。可我未婚夫真的很需要心脏救命,不然也不会找商先生,只要商先生点头,任何条件,只要能办得到,我都答应!”

今夜,她只要把商二少爷的心脏求回去,靳宸西就可以得救。

而她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放下心里的包袱,以一命换一命,解除他们之间这窒息的婚约。

看着她为了未婚夫强迫自己抛下自尊的样子,商隽起冷酷的心肠因为她肉眼能见的深情厚意,竟生出丝动容。

烟圈自他薄唇缓缓吐出,黝黑如枯井的眼眸隔着烟雾微眯,眸光掠向遥遥海岸线间,一丝不易察觉的松动自怒色未消的眼底滑过。

他倒要看看,为了那个该死千万遍的男人,她能卑微到什么程度。

“虽然他不配,但也不是不可以救。”

程潼恩没来由的背脊生寒,屏气之下听见他缓缓说:

“求我。”

海浪猛烈撞击礁石后粉身碎骨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

持续了好一阵才恢复夜的平静。

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单膝下跪的声音倏忽响起!

“商先生,我求您,救救我的未婚夫。”

商隽起看向她,心房因她的举止轻震了下!

但很快,嘴角淡扯了丝嘲讽。

连自己未婚夫是人是鬼都看不清,净来这里丢人现眼!

靳宸西又何德何能,有这样盲目的女人爱得死心蹋地!

“这样就想拿走我弟弟的心脏,你觉得有可能吗?”

程潼恩原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没想到并不能。

那他想要什么?

嘴巴跟着想法走,脱口而问:“商先生想要我怎么做,请明示。”

下一秒,四个字轻飘飘响起:“陪我七天。”

程潼恩惊愕地望着暗色中看不清的脸庞良久,然后才看向被夹在手指间操控的腥红烟头。

空气中海海漫漫扑鼻的烟味,循环着被海风吹得烟飞云散。

陪他七天!

商隽起是商人,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可她一个女医生在他眼里,难道也是那种女人?

程潼恩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内心激烈挣扎之后知道个事实——

用今日的代价,才能偿还昨日的救命之恩。

所以,七天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的手摸向后背,缓缓拉下拉链的手指,因为这莫大的屈辱而轻颤着。

“扑”一声衣服落地,她蹭掉高跟鞋,忍着蚀骨寒意,穿着贴身衣物缓步从光明走向黑暗。

几步路,格外远,格外沉重。

咬着烟头的商隽起愣了下,隔着烟雾重新打量已近在咫尺的女人。

程潼恩踮起脚尖,双臂环住他脖子,仰头小心翼翼亲向他。

可在吻上的一瞬间,商隽起偏开了头,轻吻只落在他冰凉的脸颊上。

他冷沉道:“给你一次后悔的机会。”

而程潼恩已然豁出自己,这一刻化身御姐,抽走他嘴角的烟用力甩入海里,冰凉的素手摁住他坚硬的下颚。

反讽他一句:“商先生的意思是,愿意无偿把心脏给我未婚夫了?”

话落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狠狠强亲他烟味浓重的唇!

心跳瞬间如雷,吻过他的唇滚烫不已!

她一直觉得烟味很窒息,可他身上独有的味道与烟草味混合在一起,意外的令人沉醉。

商隽起轻眯眼,垂眸看佯装老练霸道的女人。

不清楚怎样炙热的感情,才能让一个人甘愿飞蛾扑火自焚。

但他清楚,这女人敢这么讽完他又亲他,是报复,也是豁出矜持挑衅他。

就是这吻技,啧…属实生涩。

却也偏就是这份生涩点燃了商隽起的心火,把随口一说的七天,变成一亲芳泽的渴望。

下一秒他便反客为主,将她抵向玻璃钢墙面,薄唇吮吻着她的粉唇,滚烫呢喃:“我来教教你什么才叫接吻!”

话落,抬起两条莹白细腿缠在他腰间……

 


一年后。

初冬。

“程潼恩,我快死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靳宸西突然愤怒地把手机丢到程潼恩怀里,屏幕恰好对着她。

她竟把他一直不舍得破坏,想留到新婚夜的美好给了别的男人玷污。

还偏偏是商隽起!

彼时程潼恩顶着冷风从仁和医院出来,坐上他停在路边的车。

她几乎不坐他的车。

但今天,是因为有句不想再憋着的话要告诉他。

手机屏幕上的相片是一男一女的般配背影,男的搂着女的细腰,女的半偎在男的怀里。

这个场景程潼恩再熟悉不过。

女的是她自己,男的是……

程潼恩不想提那个拆开是字,连起来是某个陌生人名字的名字。

也宁愿将视线转向车窗外看街边采风的男摄影师,也不愿意看靳宸西的脸一眼。

面对他的每一秒,于她而言都充满了自我强忍。

一年前他的心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半年不到就出院回家休养了,但因为车祸留下了病根。

她想不明白,但身为医生能理解。

车祸可能会导致各种各样的后遗症,只是他这种失去生育能力的例子比较稀少,偏偏撞到那个部位只能说倒霉。

封死在记忆匣子里的七日七夜在今天被扒开,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说明今天适宜心想事成。

“靳宸西,我把你的命救回来了,分手吧。”

她冷淡的回应,与他的质问风马牛不相及。

而话一经说出口,程潼恩如释重负。

早知道说出口心情如此轻松,她应该在半年前他出院时就说出口。

往事被揭穿,她竟没有惊慌失措的心虚。

只有冷静到让人感到无情的冷漠,还若无其事提分手!

她到底有没有看见他的一点委屈?

这样的程潼恩,让靳宸西愈发暴躁。

“你端着这张脸几年了,到底还要我怎样做?明明错的就是你!”

望着车窗外的程潼恩,回忆起熬过来的这几年,声线终于有了些起伏,“对,错的是我!所以分手后不必再联系!”

没有过多的辩白,她说完推开车门下车,随便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冷风瑟瑟,程潼恩融入人群里的黑色长大衣背影孤冷傲挺!

程潼恩直接去了闺蜜江迷店里。

她们是从高中一直玩到现在的同学兼闺蜜。

江迷是个低调名媛,什么名媛茶会舞会趴体之类的极少参加,只热衷开店当老板,如今已经靠着哥哥江屿让成了十几家店铺的老板,经营范围颇广。

程潼恩却是一心扑在医学研究上,学海无涯,任劳任怨。

进门时看见江迷在接待客人,程潼恩自行拿了瓶酒,一个人小酌着等她。

“渴死了,口水都说干。”

江迷送走客人,坐下来伸手拿走程潼恩手里的酒杯,“咕噜”一声喝下。

“祝我分手快乐。”程潼恩支着下颚看她,嘴角的弧度渐渐放大。

乍听之下江迷懵了下,秒懂后激动万分。

“你摆脱靳宸西了!?”

程潼恩情难自禁开怀大笑起来,眼里闪烁着江迷久违的星辰大海。

江迷等这一天等了好久,现在听见高兴到想哭!

“这天大的喜事怎能一杯酒就算庆祝了,晚上必须办场分手趴体闹一闹!”

初冬的华灯初上,似盛夏的晚上。

趴体开在“纸醉金迷”酒吧,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嘶吼着疯狂。

开阔的一角已经坐了好些人,有男有女,江迷和程潼恩压轴现身。

“祝我闺蜜终于脱离苦海,往后海阔凭她跃,天高任她飞!干杯!”

“干杯!”

庆祝之时,两个相貌出色的男人姗姗而来。

 


商隽起本就不情愿被江屿让拖来凑数,躲到暗角的空座,用手机处理工作。

江屿让很快被江迷喊了过去,哥长哥短地叫着。

一张从邮箱调出来的相片,出现在商隽起的手机屏幕上。

他定定看着穿着黑色长大衣走在初冬街头的女人背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又该死满意的感觉。

他清楚,一眼看中,除了心悦没有别的。

点开对方发的语音——

“有没有种简直就是你们要的海报主题的感觉?我跟你说,我也是无意间抓拍到的,除了缘分就是缘分啊……”

“程潼恩,你开心吗?”喝高了的江迷拿着话筒大喊。

程潼恩摇摇晃晃抢走她的话筒大喊回应:“江迷,我开心得不得了!”

商隽起的注意力被发酒疯的两个女人拉走,看向程潼恩时,她正好背过身去抱住江迷又唱又跳,像是醉了的样子。

这背影……?

他低头看回手机上的相片,莫名觉得,还挺像?

“阿起,看着她,她醉了,我妹也醉了,两个都成了疯子。”

商隽起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个酒气熏鼻的女人,等他拧眉抬头,江屿让已经架着江迷离开,怀里动来动去的女人让他黑了脸色。

尤其还把他刚刚看的那张相片弄不见了!

“咦?你好像是……”程潼恩趴在他胸前,眼神迷离,认真脸看他的帅帅黑脸。

商隽起想将这女人丢一边去,不悦低头,却因为猝不及防看到她的脸而顿住思绪和动作,微讶之后沉默地看着她。

不是因为她脸蛋有多漂亮。

而是因为,她是江迷喊的“程潼恩”,也是那个曾与他共度七天的程潼恩。

眉峰方轻拢,就听到程潼恩吐出个字来,“爸?”

接着竟然哭了起来:“爸,我好想你,死了就别板着脸了……”

商隽起听见她的疯言疯语,黑脸变绿脸。

“谁是你爸。”

酒品不好还喝酒!

还没来得及表示更多,折回来的江屿让看见程潼恩在他怀里哭成泪人儿,以为他把人家怎么了,当场被吓退。

“才多大会儿就把小潼恩给弄哭了!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送回去,不许见色起意欺负她,不然我揍你!”

商隽起才想揍他一顿,可江屿让说完就跑了。

程潼恩刚刚听见商隽起的声音,埋葬在记忆里的机关被轰然触动。

像是被施了魔法,又像是意识穿梭回被刻意遗忘的某个时间点。

她手指轻点触他鼻尖,星眸灿亮:“商先生,我们要回去了吗?我可不可以申请睡个全觉?”

商隽起微愣,回忆露头又被按下去,他深邃黝黑的眸子盯着她美丽依旧的容貌,不言不语。

“商先生,走不走?”她晕乎乎的脑袋往他胸前窝。

商隽起依旧什么回应也没有,但已经抱起她。

走出酒吧,却迎面遇上刚来的靳宸西。

靳宸西看见程潼恩竟然在男人怀里,当场变了脸,上前去拉她,“程潼恩,你给我下来!”

她竟然明目张胆跟商隽起出双入对,当他是死的吗?!

程潼恩眯起醉眼看他,晕头转向的看他,对他根本没印象,双手死死搂住商隽起脖子,语出惊人警告他,“再碰一下我,我男人揍趴你!”

靳宸西惊愕地看向商隽起。

商隽起仅以冷冰冰的眼神睥睨一眼他。

那眼神杀气太重,刹那间靳宸西如寒芒在背,下意识松手让开,满脑子都是一年前不敢回想的往事。

程潼恩往商隽起怀里缩,直嚷着“回家睡觉”。

商隽起抱着她大步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