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

安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卫黎,为了助所谓的真爱实现心中的鸿鹄之志,可谓是呕心沥血,倾尽了所有,可谁知到最后,男人承诺给她的尊贵后位,最后竟落入了妹妹的囊中。而她,却被人押下高台,落得一个冒充皇后、叛臣贼子的罪名!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害的腹中胎儿惨死,侯府全府一百零八口人无人辛免,被做人彘,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还好老天有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主角:卫黎,南宫宴   更新:2022-07-15 21: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卫黎,南宫宴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我当了皇后》,由网络作家“安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卫黎,为了助所谓的真爱实现心中的鸿鹄之志,可谓是呕心沥血,倾尽了所有,可谁知到最后,男人承诺给她的尊贵后位,最后竟落入了妹妹的囊中。而她,却被人押下高台,落得一个冒充皇后、叛臣贼子的罪名!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害的腹中胎儿惨死,侯府全府一百零八口人无人辛免,被做人彘,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还好老天有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精彩片段

乾定元年,北戎国。

“怎么,我这笑话好看么?”卫黎眼中淬着冷意,眼神却不看人,只是直愣愣地看着那张残破的窗纸,说完止不住地咳起来。

屋子经年不用,潮湿腐败的味道格外浓郁,与皇城其他宫殿格格不入。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皇城里里外外全部做了大清扫,唯独这方宫殿例外,想来是一早便想好了要留给她。

明明今日的她应当成为这座皇城的女主人,嫁给南宫宴,做他唯一的皇后。

可封后典礼上,她就差最后一部台阶了,却当众被人押下,一朝跌落泥潭,落得个冒充皇后的罪名。

而她的妹妹卫沫则接替她,一步步靠近那把龙椅,与南宫宴一同受了百官朝拜,成了真正的皇后。

她不傻,这么浅显的局当即便能想通,只是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南宫宴分明说过他爱她的!

卫黎心尖泛冷,咳得更剧烈。

她面前那女子一身赤黄色凤袍,头上是一顶极尽华贵的九龙四凤冠,玉手轻轻搭在宫人腕上,姿态妍丽又极具凤仪。

女子唇畔勾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卫黎那身已不成型的火红嫁衣,叹惋般摇头,“姐姐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觊觎陛下,更不该假冒皇后。”

“我假冒?呵。”卫黎猛地抬眼看去,一双眼里满是恨意,又带了丝通透,“现在何必继续演戏?你不过想名正言顺除了我罢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果然是下贱玩意儿肚里出来的,这些手段这般上不得台面,和你娘简直......呃!”

她话没说完,便被人一脚踹上胸口。

卫黎吃痛,下意识捂住胸口抬眸。

“放肆!”南宫宴身着明黄龙袍,冕琉冠的珠帘猛地晃动,“再敢多说,朕要了你的命!”

见到来人,卫沫娇笑着靠去,极依赖地半靠着他,“没事的,别忘了我们的来意。”

闻言,南宫宴视线一寸寸下挪,最终停在卫黎小腹的位置。

他们想干什么?!

卫黎往后缩了缩,下意识护住小腹,“你们什么意思?”

“卫黎,你不会真的觉得怀着别人的孽种,还能做朕的皇后吧?”南宫宴看着她下意识的动作,讥讽一笑。

卫沫配合着掩唇娇笑,笑声里是掩不住的得意,“姐姐没事,本宫今日来就是为了帮你,只要你把这个孩子剜下送给本宫做药引,本宫就替你求求陛下,让你留在宫中做个小宫女,也好亲眼看着本宫和陛下有多恩爱。”

“你做梦!”卫黎面色沉下。

若非她委身南宫承,做了太子妃,替南宫宴前前后后谋划,与他里应外合扳倒南宫承,他南宫宴怎么会有机会坐上那个位子!

事到如今竟是狡兔死,走狗烹。

眼瞧她不肯配合,卫沫神色冷下,偎在男人怀中,撒娇道,“陛下,姐姐不肯救我呢。”

南宫宴安抚地将人揽住,下令道,“动手!”

宫人听令上前,强硬摁住卫黎,掰开她的嘴灌下催生药。

那药见效极快,小腹如刀绞般疼痛,有东西隐隐下坠。

“南宫宴,你会遭报应的!”她凄声喊着,双眼阴毒地剜向二人,“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你们的孩子定会如我的一般,不得降世!”

她咒骂着,胎儿在堕胎药的作用下剥离,宛如剖腹般剧痛。

卫黎面色苍白如纸,眼瞳布满血丝,死死盯着二人,像是地狱爬回来的恶鬼一般,让人望而生寒。

“陛下,胎儿已取出。”宫女用锦布抱着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向南宫宴汇报。

后者点头,一眼没看便让人拿下去熬药。

卫黎满头虚汗,面色苍白到几乎透明,她看着因浓郁血腥味不断蹙眉的二人,突然笑出声,“满意了?”

她长久未进滴水,又因体内的剧痛,声音难听至极,“南宫宴,你的皇位是怎么来的?没有我,没有这个孩子,你以为你能走到哪一步?好一个兔死狗烹,我告诉你,你必遭天谴,这皇位你坐不稳,你要付出代价!”

“闭嘴!”南宫宴面上一阵青白交替,羞恼之下猛地踢去一脚。

见人如断线风筝一样撞上墙,他心底仿佛松了口气,又找回自信一般,倨傲看着卫黎,“希望你看到这个东西之后还有力气胡说八道。”

南宫宴说着使了个眼色,侍卫上前,将木盒放到卫黎面前。

木盒封盒并不严实,一股血腥味猛地撞上鼻端,随即与屋内气息融为一体。

卫黎眼皮猛跳,手指颤抖着探上木盒边缘,将盖子揭开。

盖子一离开,木盒直接四分五裂,露出其中物件。

一颗头颅正对卫黎摆放,那人似乎死时极不安生,竟不肯闭眼,污血染了满脸,脏的不忍多看。

卫黎双手死死捂住嘴,而后像濒临窒息后重获呼吸一般大口吸着气。

她颤着手将人头的乱发拨开,眼泪淌过面上血迹,竟像血泪般通红。

“你杀了我外公?”卫黎声线颤抖得过分,双眼如刀剑一样直射南宫宴,“畜生,你不得好死!”

她说着拼着最后一丝气力,拔下挽发的银簪,奋力刺向男人。

只是还不及靠近,她便被侍卫一脚踹翻。

卫黎趴在地上,嘴角涌出血沫,狼狈至极。

“敢刺杀朕?来人,将她做成人彘!”南宫宴看着地上那支泛冷光的银簪,冷呵一声便转身离开。

卫黎木然被人拉起施刑。

人彘,四肢皆削,置于木盆,形如人形的猪。

“姐姐,可不好受吧?”伴随着卫黎的惨叫声,卫沫笑得有些癫狂,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兴奋。

卫黎貌美,博学多识,又是相府大小姐,她自小就被压了一头,每次在外遇到人都只道“卫黎那个妹妹”。

她在卫黎的阴影下活了太久,如今终于扳回一城!

“北戎第一才女也不过如此嘛,狼狈得还不如本宫脚边的一条狗,美人?呵,笑话。”卫沫捏住她下巴,左右端详,眼底笑意愈发浓,得意之色遮掩不住。

“卫黎,你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有今天吧?名动北戎又如何?不还是本宫的垫脚石?”

卫黎眸子有些涣散,被她一唤,这才又清醒半分。

“卫沫,替我给外公上香,我就告诉你卫府宝藏所在。”卫黎声音虚浮,轻的让人听不真切。

卫家宝藏?

卫沫面上有一瞬犹疑,父亲平日对她们母女俩疼爱有加,但是她也从没有没听父亲说过此事。

父亲虽贵为丞相,但世人都知不过是卫府的赘婿罢了,真正掌权的是侯府的卫慎,而卫黎一直都是那老不死的心尖宠,是以只有卫黎知道相府有宝藏,也不是不可能。

“行,本宫答应你。”她神色有些激动。

卫黎闭了闭眼,掩住那丝恨意,“你靠近些,我说话费力。”

靠近?

卫沫皱眉,可一想到卫黎现在的状况,不过是吊着最后一口气,是以没什么好担心。

她轻哼一声,果真贴近。

“宝藏就在......”卫黎说着,眸光乍现狠意,偏头狠狠撕咬上卫沫耳朵,然后向下猛地一扯。

她动作突然,卫沫没反应过来,还反射性直起身,二人动作一上一下间,卫沫耳朵便只剩一点粘连的血肉。

“啊!我的耳朵!”卫沫疼得大叫。

她耳朵粘连着,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剧痛折磨下,她表情狰狞,形如罗刹。

她怨毒看着面上带笑的卫黎。

她是故意的!

身体有残缺的人做不了皇后!

卫沫气得双眼腥红,一手拖着将掉未掉的耳朵,凄声喊着,“杀了她,给我杀了她!我的耳朵,我好疼,快宣太医!”

“你敢!你今日这般对我,父亲知道了,定不会放过你!”

此话一出,卫沫似是想到什么,突然放声大笑。

“我若是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父亲默许的呢?”

卫黎不敢置信,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嘴巴一张一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只见两行血泪从她的脸上滑下......

“父亲平日里就一直受卫慎打压,整个卫府都唯你是从,父亲一直活在你和你那个短命鬼的娘的阴影下,父亲早就受够了!”

卫沫看着木盆里的人儿痛苦不堪的样子,更是不打算停下,“姐姐可能还不知吧,陛下下旨,侯府全府上下一百三十八口,就连府里的牲畜都无一幸免,父亲也丝毫没有求情的意思。”

卫黎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彻底击溃,“若上天开眼,我定将我今日之痛,千倍百倍加倍奉还!”已为人彘的她已痛得快没了知觉,也越发虚弱,卫黎咬牙,用尽全身最后一丝气力,锐声道,“我诅咒你们江山动荡,终生流亡,我要你们眼睁睁看着你们在乎的一切被人夺走,我诅咒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世世都活在噩梦之中!”

宫人被惊动,一阵兵荒马乱地来回跑动。

卫黎看着这幕画面,脱力地陷入一片黑暗......


“小姐,你快醒醒吧......”秋霜伏在床畔,呜咽着小声哭着,“您都睡了三日了,再不醒来,秋霜就要以死谢罪了!”

谁在说话,死了都不让她安生吗?

卫黎眉头皱了皱,奋力想要睁眼,却觉得浑身乏软,连眼睛都睁不开。

“小姐?!”秋霜眼尖,瞧见她眼睛转动,忙惊喜抹干泪,高声呼着什么往外跑。

卫黎真正意识回笼,睁开眼时,卫家众人皆围在床边。

她怎么在卫家?

秋霜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为了护自己而被南宫宴砍了头吗?

“咳咳。”她正要发问,嗓子却泛痒,忍不住咳嗽。

听见声音,秋霜连忙上前将她扶着坐起来,又端来茶水让她润喉。

“姐姐,你终于醒了......”卫沫红着眼睛凑上前来,一副哭狠了地模样,“若不是为了我,姐姐怎么会落水,受这样的苦头,都是妹妹的错!”

卫沫说着眼睛又转着泪。

落水?

卫黎张了张口,思绪突然拉回到十年前,那时候她和卫沫一同出游,卫沫不会水又非要跑到河边玩。

河边多青苔,卫沫一脚踩上去,人便滑进了水里,她顾及卫沫名声,跳入水中救人,可卫沫被她推上岸时,她自己却不知被什么一推,直接沉入水底。

她想着,浑身打了个寒颤。

面前卫沫还在哭着自责,卫黎被吵得头疼,移开眼,这才看到一边还站着继母梁英,父亲卫阳夫以及南宫宴。

这是上天开眼,让她重活一次来报仇?

好得很!

卫黎目光沉沉地落在南宫宴身上,似笑非笑地打量他那一脸的担忧,又挪目看向嘤嘤哭泣的卫沫,眼中带着一股看穿所有的洞明。

“黎儿,你感觉怎么样?三皇子得知你落水,特意过府来探望,快谢过三皇子。”卫阳夫眼带关切,朝卫黎投去眼神提醒道。

闻言,卫黎挣扎着要起身,却还是跌回床上,“三皇子殿下见谅,臣女实在身体有恙。”

她一脸歉意地看着南宫宴,眼底却没有半分歉疚。

后者面上依旧一片温润,温声道,“卫黎妹妹既然醒了,就先喝药吧,方才本皇子带了太医来,眼下正好煎了药来。”

他说着还亲手将药碗从秋霜手中接过,作势要亲自喂她。

卫黎眉头皱了皱,却没拒绝。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卫黎心尖一片冷意。

上辈子她死后化作怨魂徘徊在皇城之上,见到的最后一个画面竟是南宫泽举刀造反,要跟南宫宴争夺天下。

她没来得及看到结局,但凭当时的情景,必定是南宫泽胜了。

这一世,她既然要报复南宫宴,亲手摧毁他登大典的希望就是第一步。

若是这样,南宫泽或许能成为她最好的盟友。

正想着,卫黎视线划过一边,正好瞥见卫沫眼底那一抹不悦。

按照前世的发展,还有两年她就会入宫。

她嫁给太子是前世她做出的选择,可同时也是被南宫宴卫沫二人诓骗着做的选择!

她慢慢整理好思绪,与此同时,下人来报说侯爵到。

闻声,卫黎杂乱的思绪突然打断,紧接着双眼一亮。

外公来了!

她急不可耐地夺过碗,将汤药一饮而尽,这才让南宫宴站得远了些,空出视线来。

门外一个健硕老人疾步而来,边走还大声喊道,“本侯倒要看看是谁欺负了我的宝贝孙女!”

看到记忆中那张熟悉的脸又出现在面前,卫黎眼眶一热,鼻尖酸楚。

上一辈子若不是因为她错信了南宫宴,又怎会害的外公这样的忠臣被害的割了头?

“外公......”卫黎颤声唤道,眼底热热的,“没人欺负我,黎儿是为了救妹妹。”

卫慎闻言皱眉,有些疑惑地上前,“不是说打滑落水?”

他说完这才注意到南宫宴,补了一礼后看向卫阳夫,“怎么回事?”

南宫宴察觉气氛有变,心知不该继续留了,便寻了个由头离开。

卫阳夫面色有些难看,顶着卫慎充满威压的视线,慢慢把事情说了出来。

卫慎一向偏爱卫黎这个嫡大小姐,对于卫沫这个继室所出的女儿多有忽视,为了不让卫慎对她的印象更差,梁英怂恿他,让他告诉卫慎,卫黎只是脚打滑不小心落水。

他一时鬼迷心窍,就给应了。

“混账!”卫慎怒喝一声,伸手直指卫阳夫鼻尖,“你简直枉为人父!我们黎儿那是正经的嫡大小姐,真正的千金之躯,怎么容得这么折腾,枉我扶你直上贵为丞相,莫非尊卑有别这几个字还不识得?”

尊卑有别,卫黎占了尊字,留给卫沫母女的自然只有卑。

梁英面色有些挂不住。

尽管她如今贵为丞相府继室夫人,可在卫慎眼里永远都只是卫黎生母的陪嫁丫鬟,这辈子都只是个下人。

在卫慎眼中,她不算正经主子,她的女儿自然也不算。

卫黎不动声色地欣赏着二人恼怒却不敢多言的模样,心中暗爽,面上却勾起笑,和善道,“都是一家人,我没事,外公也别生气了。”

听见她求情,卫慎这才勉强妥协,只警告不许再有下次。

傍晚。

卫黎用晚膳回房,才坐下斟了盏茶,卫沫便上门来了。

“姐姐,我给你炖了燕窝。”卫沫捧着一个小盅,笑着上前来。

前世她的确有日日服用燕窝的习惯,且每日燕窝都出于卫沫之手。

上一辈子她直到死前才看清卫沫真面目,所以从未对燕窝生疑。

可如今重活一世,对上卫沫眼中的殷殷期盼,她心底骤然浮上怀疑。

“我今日晚膳用得多了些,又是处于病中,不宜多食,这燕窝我就不用了。”卫黎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为浪费她的心意而歉疚。

卫沫眼底晦暗,很快又笑起来,有些心疼地看着那盅燕窝,“姐姐吃不下,那我倒了便是,只是可惜了这燕窝。”

“倒掉作甚?”卫黎仿佛听不懂暗示一般,诧异地看着卫沫,“这燕窝可是好东西,妹妹一向节俭,怎么今日如此浪费,快趁热喝了吧,姐姐看着你喝。”

她喝?

怎么行,这可是特地准备给卫黎的“好东西”!

卫沫有些僵硬地笑笑,“我不爱喝燕窝......”

“是吗?”卫黎若有所思地笑笑,“可我记得妹妹以前说过爱吃的,怎么了这是?莫不是这盅燕窝......”

她说着,眼神落在卫沫手中的小盅,视线带着些揣测意味。

后者心中突然一慌,忙打断卫黎话茬,猛地端起小盅一口喝完,“这燕窝没问题。”

卫沫说完发现她依旧要笑不笑地盯着自己,反应过来自己行为太激动了,她沉下气,“这燕窝可是妹妹亲手做的......”

“我没说这燕窝有什么问题,我还以为是妹妹口味与我不同,正想说妹妹实在不愿喝就赏了下人也行,现在看来,妹妹与我的口味还是相近的。”卫黎笑得无害。

见状,卫沫这才松口气。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


“我有些累了,妹妹没事的话就回去吧。”卫黎暗暗赶人。

这话落在卫沫耳中简直就是福音,她忙应着往外走,步子凌乱急促,像是赶着要做什么。

卫黎冷眼看着她离开,又悄悄跟上去。

如她所想一般,卫沫刚出去,便跑到一旁,猛地扣自己嗓子眼,随后大吐起来。

“果然......”卫黎看着她离开,眼神更冷。

她就知道,卫沫天天雷打不动给她炖的燕窝真的有问题。

卫沫敢如此大胆地动手脚,只怕卫府早已经出问题了。

她既然有机会重活,这些爪牙当然要一个个拔出,要动卫沫母女,首先就得让她们在卫府的耳目“失聪失明”。

次日,卫黎猛地从床上坐起,将正要进屋的秋霜吓了一跳。

“秋霜,赶紧替我梳洗,我要去见父亲。”卫黎面带急色,仿佛有什么天大的急事。

秋霜见此不敢耽误,飞快整理好仪容便陪着她前往前厅。

卫阳夫此时正和梁英一同用膳。

卫黎见状,却半点拘谨都没有,落落大方地笑着迎上去,“梁夫人也在,那真是刚好了。”

“怎么了?”梁英突然眉心一跳,有些拿不准卫黎突然出现的目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卫黎说着,有些纠结地笑笑,“女儿昨日夜里梦见母亲了,她跟女儿说,府中有邪祟作怪,所以女儿才会昏迷三天不醒,女儿今日醒来思虑良久,还是想问问父亲的意思,是否需要请个大师过府做法?”

扯上她自己的安危,卫阳夫当即重视起来,更不敢拒绝,便应了此事。

那法师卫黎提前打点过,一番做法后便要换了相府大半下人。

府中之事不过卫阳夫的手,他自是无所谓换不换,只是梁英有苦难言。

这些年她废了极大力气才把相府的下人收买的收买,换的换,用了大心力才在相府内有了那么多可用之人,如今竟要全部换了!

她狠狠咬牙,心尖疼得打颤,偏又连抱怨都不能多说。

卫慎一向看不惯她,若知道她不满卫黎行事,必然又是一个难缠事。

“梁夫人怎么了,面色这般难看。”卫黎笑得关切,似乎一点没察觉梁英难受的原因,“难不成这些下人里头有梁夫人用惯了的?”

“没有,我昨日没睡好,大小姐不必忧心。”梁英说着扶额,一副累极的样子。

卫黎挑眉,面上不疑有他,语意深长道,“没事就好。”

随后几日,南宫宴为了彰显对她的关心,日日前来探病。

卫黎虽然心烦,却也按捺不发,反而还叫上卫沫,非要当着卫沫的面,和南宫宴亲近地交谈。

次数一多,饶是知道接近卫黎是计划之一,卫沫也还是有些忍不下去了。

眼看着卫沫的脸色一日比一日更差,卫黎心知刺激已经够了。

卫沫迟早会唆使南宫宴,让后者促成她与太子的婚事。

只是本着礼尚往来的美德,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着也得先给卫沫安排一个“好姻缘”。

她正筹划着,宫里便来了消息,要让她进宫面圣。

“瞌睡来了都有人送枕头。”卫黎忍不住轻笑,眼中划过暗芒。

因着侯爵外公以及丞相父亲的原因,卫黎自小就极得皇帝关注,时常入宫。

这次意外落水,皇上亦是第一时间派了太医问诊,对其宠爱可见一斑。

如今卫黎醒过来,养好身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入宫面圣谢恩。

也许是想给卫沫觅夫婿的心思太急切,她的病倒是好得极快。

身子大好她便立刻随卫慎一同入了宫。

“卫黎,你可有中意的男子啊?朕替你把把关,若是看上了哪个皇子也尽管告诉朕,朕做主给你安排。”皇帝笑得祥和,确定卫黎身子果真无恙之后便全无顾忌地打笑道。

卫慎面上一僵,有些别扭道,“黎儿还小呢。”

“那又如何,先定下来,待卫黎及笄再成婚就是。”皇帝看着卫慎强忍的舍不得,笑得更爽朗,“卫黎,你自己说,有没有中意的皇子,你喜欢谁朕都可以给你做主!”

“谢陛下。”卫黎笑着躬身道谢,面上浮起一抹郝色。

上一辈子她被南宫宴和卫沫哄得团团转,在皇帝问这话时便按着他们的意思示意中意太子。

皇帝当即大手一挥下了圣旨,只等她一及笄便嫁做太子妃,入住东宫。

既然她的好妹妹这般关切她的婚嫁,她这个做姐姐的没理由不好好回报这份情意。

“当真有你看中的?”皇帝见她面有羞色,眼睛骤地一亮,带着几分好奇道,“朕的哪个儿子这么有出息让我们小卫黎看上了?”

卫黎面色更红,仿若真的是个不谙人事的小姑娘,单纯又羞涩,“不是臣女,臣女是另有一事相求。”

“另有一事?说来听听。”皇帝心情极好地向后靠去。

卫黎面色严肃了些,眼中带着怜惜,“是为了臣女的妹妹卫沫,妹妹身子不好,父亲与继母日日忧心,都说长姐如母,臣女这个做姐姐实在忧心得很,思来想去,也许为妹妹寻个好归宿方才可以让继母放心。”

“好一个长姐如母!”皇帝笑两声,眼中露出些赞赏,更慈祥地看向她,“你既然这么说了,想必是有中意的人家,不妨说来让朕听听。”

闻言,卫黎知道自己这步棋是走得八九不离十了。

她笑着抬眸,思虑片刻道,“妹妹虽出身不高,但臣女私心盼望妹妹好,也不敢奢求王妃之位,但臣女想,皇子殿下们各个皆是人中之龙,妹妹若有福气嫁做侧妃就好了。”

她说着,暗自打量着皇帝神色,见后者面上并无不喜,这才继续道,“可若是殿下未有正妃而先娶侧妃,难免委屈未来的正妃娘娘,如此说来,定王倒是与妹妹最般配,若妹妹往后能嫁入王府,想必也没人敢轻视妹妹。”

卫黎神色认真,完全是一心为了妹妹的好姐姐形象。

“你倒是个心肠好的,自己都没考虑,倒是将妹妹考虑得头头是道。”皇帝笑骂一句,眼中却多了些柔色,“也罢,看在你一心为了妹妹着想,朕就准了。”

卫黎闻言,面上迸出喜色,仿佛真的一心为了卫沫着想,“臣女替妹妹谢皇上隆恩。”

侧妃名头倒是好听,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个妾,何况卫沫出身低贱,和那些嫡出小姐嫁做侧妃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定王的第九个妾,她那好妹妹知道了定会开心得睡不着觉吧?

光是想想,卫黎都忍不住觉得浑身畅快。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