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全能娇妻总裁你别过来

全能娇妻总裁你别过来

离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看似人畜无害的童颜,实际上内心住着一个全能大佬。无论是互联网行业,亦或是珠宝界,就连医学界她都有所涉猎,各个拿出来都是精英级别的人物。而隐藏着如此多的重要身份的童颜,实际上是为了她的复仇大计;这些马甲加身,她害怕会没资本和仇人斗嘛!

主角:童颜,司衍   更新:2022-07-15 2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颜,司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能娇妻总裁你别过来》,由网络作家“离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似人畜无害的童颜,实际上内心住着一个全能大佬。无论是互联网行业,亦或是珠宝界,就连医学界她都有所涉猎,各个拿出来都是精英级别的人物。而隐藏着如此多的重要身份的童颜,实际上是为了她的复仇大计;这些马甲加身,她害怕会没资本和仇人斗嘛!

《全能娇妻总裁你别过来》精彩片段

“美男,长得不错,开个价吧。”

童颜满意地打量起了自己的猎物,端了杯酒,一个转身坐在了他身上,勾住他的脖颈,媚眼如丝。

筹光交错,灯光迷醉,红绿灯盘刚好打在他的侧颜上。

这男人,好看得过分。

极致完美的下颌线,高.挺贵气的鼻梁,薄唇紧闭,神色闲散又淡,只是那样随意地坐在吧台边,就已经是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今天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破坏家里的商业联姻,她就要嫁给一个四十多岁又老又丑的秃头男!

与其妥协,还不如找个顺眼地把自己嫁掉。

而身边这个男人,是酒店里最极品的一个,就算是买回去当个花瓶赏心悦目,也绝对不亏!

男人眼眸微垂,若有似无地瞥了她一眼。

夸张的烟熏妆,烈焰大红唇,以及勾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语气冷幽:“好好上你的学去。”

上学?!

这是在嘲笑她长得像小孩儿吗!

很好,男人,还学会欲拒还迎了。

你成功勾引了我的兴趣。

童颜勾住他脖颈的手更紧了几分,对上他漠然的双眼,挑了挑眉:“小姐我有的是钱,只要你跟了我,就能拿到你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男人若有似无地瞥了她一眼,似乎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

察觉到对方明显的不信任,童颜的语气真挚了几分:“我只是需要个结婚对象,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然而下一秒,男人竟是一把将她勾着脖颈的手臂拽了起来。

童颜猛地一惊,没等她站稳,腰身已经被他抵在了吧台上。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男人,此时竟然已经反客为主,欺身压在了她的面前。

童颜还没从慌乱中反应过来,便已经撞上了又尖锐又难以捉摸的目光。

“你很有钱?”

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童颜有些心惊。

“你不愿意就算了......”

童颜立刻打了退堂鼓,这个男人有些可怕,看样子不是她能吃得下的。

说完,她便猫着身子,低下头,就要从男人手臂间的空隙钻出去。

“这就放弃了?”

铺天盖地的凌厉气息从身后传来,一只冰凉的大手猛地拉住了她成功出逃的手臂。

那双似乎要将她看穿的眼神死死锁住了她,让她不能移动半分。

童颜愣愣地看着男人三两步走到了自己前面,方才那种骇人的气势像是自己的错觉一般,已经消失殆尽了。

淡淡的冰凉的嗓音从他的口中传来:“走吧。”

“去......去哪儿?”

“民政局。”

欣喜若狂的眼神从童颜的眼底慢慢渗出,她终于可以反抗了!

民政局办事处的等候厅。

“知不知道结婚的法定年龄?”男人皱了皱眉,打量的目光转向了她。

是在瞧不起谁?

童颜微怒,从包包中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一脸傲娇:“我前天二十岁的生日!”

她清楚地看到了男人嘴角那抹不易察觉的哂笑!

算了,看在即将是结婚队友的面子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走到填写表格的窗口,童颜一时有些失神,没想到她人生第一次来民政局,竟然是和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人,她甚至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小妹妹,你真的想好了要结婚?”工作人员将两张申请表递给他们,担忧的眼神停留在童颜身上。

一个装扮夸张,肉眼可见的稚嫩,像是青春期的叛逆少女。

另一个虽然长相极品,但气质却矜贵疏离,处处透露着成熟稳重。

这样一对,怎么看怎么不不靠谱。

“后悔了?”旁边清冷的嗓音也传了过来。

童颜立刻回了神,秃老头的样子立刻浮现在她脑海中,她几乎脱口而出:“怎么会。”

旋即,转过头对工作人员一脸微笑:“当然想好了,我只是在想等会儿去什么地方庆祝。”

“请填写好表格,照相后来窗口进行办理证件。”工作人员迟疑了片刻,忍不住开口道:“小妹妹,你这个妆容恐怕不能通过审核。”

结个婚还那么麻烦!

童颜只得一边吐槽,一边去了洗手间。

几分钟后,祛除了烟熏妆和大红唇的童颜走了过来。

精致小巧的鹅蛋脸上,嫩到可以掐出水。无可挑剔的五官,处处娇俏可人。

更绝的是那一双灵动的双眸,清澈中又带了几分狡黠,忽闪忽闪的长睫像是能扇到人的心里。

和之前故作老成的妆容相比,根本就是换了一个头!

童颜一抬眸,便撞上一双审视的目光,幽冷深邃,正是她即将结婚的队友。

“是不是觉得自己赚到了?”童颜忍不住调侃。

那双审视目光已经收敛了起来,薄唇紧闭,一副不再继续理会她的意思。

“两人笑一笑,有感情一点。”

不管工作人员怎么劝说,两人还是面无表情地拍完了结婚照。

开玩笑,他们相处不过才几个小时,能有感情就有鬼了。

终于到了领证的柜台,接下来是验证户口本的最后一步。

童颜淡定地从包中掏出了户口本,还好她未雨绸缪地先偷了出来,不然她就错过今天这个绝佳的机会了。

转向一旁的结婚队友,童颜多了几分催促的眼神,那模样就是在说,本小姐我可是认真的。

一双修长的手臂不紧不慢地也将户口本拿了出来,递给了工作人员。

“恭喜两位,新婚快乐。”

直到拿到手中那个大红的本本,她才终于有些真实。

她,童颜,竟然真的嫁给了一个刚认识的男人。

打开本子,入眼赫然是两人僵硬的结婚照。

信息栏中,持证人,童颜,下面是她的身份信息,再下面,司衍。

她终于知道了结婚队友的名字。

没等她继续探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人的备注,父亲,她的心骤然冷了下来。

摁下了接通,还没等她开口,那边威胁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死丫头,你野哪里去了?”

“家里有很重要的事,你要是一个小时内不回来,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啪,挂断音传到了耳边,童颜仿若被扔进了冰窖,一抹自嘲的浅笑勾勒了出来。

想要将她当做交易的筹码?

娇俏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绝。

就让她看看这个梦是怎么被粉碎的!


拉回神志,童颜才察觉到一旁被忽视的司衍。

猛然想到了什么,童颜连忙从包包中将准备好的银行卡递了过去:“不好意思啊,美男,这是你的劳务费。”

“里面有一百万,关于假结婚的细则改天我们再谈。”

美男?听到她的称呼,司衍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紧皱在了一起,这样轻佻的称呼,任哪个正常男人都不会舒服。

“觉得少了是吗?”童颜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毕竟自己曾经豪气地说了不差钱。

这个男人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刚才民政局工作人员问婚史时,这好像还是他的初婚。

嗯,她拿出的这些钱似乎确实少了点。

“这样吧,这些算是定金,改天我们商量个价格,其余的分期付款怎么样?”

“你不是有的是钱么?”司衍眸光微闪。

她略微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竟是不由分说地将银行卡直接塞到了他的手中。

还没等司衍反应过来,她已经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便跳了上去。

后座的窗户被摇下了一半,那双灵动的眼眸此时尽是狡黠。

“最近手头有点紧,美男宽宥一下咯~”

竟然就这样逃走了。

看向手中的结婚证,司衍的眼神一时间变得有些讳莫如深。

与此同时,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停在了他面前,显然是一直在附近待命。

“总裁,您这是......”林助理瞠目结舌地盯着那个小红本。

他没看错的话,那是结婚证?

“我结婚了。”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立刻证实了林助理的猜想。

之前让他把户口本送到民政局的时候,他都没敢想的事情,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发生!

如果他没有记错,当时总裁身边的,是个打扮妖艳,衣着品味俗不可耐到了极致的女人。

总裁什么时候好这口了!

司衍是什么人,那可是京市最具价值单身汉。

无数上流名媛打破了头都要争着嫁的完美男人。

竟然就这样随随便便结婚了!

林助理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那个小红本已经飞到了他的怀中。

“我要她的全部资料。”司衍的语气淡漠至极。

这个契约婚姻,不只是她需要,他同样也是。

他对女人和婚姻没有丝毫兴趣,但爷爷已经催了他无数次,更是指着他的鼻子骂不孝,也是时候给他一个所谓的交代了。

“总裁,就算沈小姐已经......您也不能就这样随便将就啊。”林助理微微叹了口气。

自从总裁的初恋沈小姐因病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得到总裁的关注。

这个能将总裁拐了结婚的女人,还真是不一般。

司衍眸光微沉,语气让人捉摸不透:“爷爷需要个孙媳妇。”

童家别墅前。

童颜下了出租车,看着面前的“家”,觉得无比讽刺。

十年前,妈妈去世不过几天的时间,爸爸就将继母林舒和她的女儿童娅带回了这里。

只要她敢和林舒顶嘴或者和童娅争吵,那一定是她被揍得半死。

她后来才知道,爸爸和林舒早就勾搭在了一起,童娅也不是她的继妹,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自从上了大学,她便搬了出去,如果这次不是公司的资金周转不过来,恐怕也不会想到她这个女儿吧!

童颜的脸色已经沉到了极致,既然想要卖女求荣,也别怪她不留情面!

听到脚步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几人齐齐将目光转了过来。

看到的,就是重新画了夜店风妆容的童颜。

几人顿时愣住了。

“哎呦,颜颜回来了。”林舒反应迅速,热情地迎了上来,那虚假的笑容让童颜看到就想吐!

她这个继母惯会在人前装模作样。

一旁脸色阴沉的童业成也开了口:“让我们长辈等你一个人,还打扮成这样,你还有没有教养?”

“教养?那也要有人教不是。”童颜的语气满是讥讽:“再说了,这是我的日常打扮,有什么问题吗?”

童业成怒极,抬手就想要教训。

这个女儿一向听话,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林舒阻止了童业成,对着童颜笑的一脸虚伪:“害,这都是小事,主要是你周叔叔今天来见你,你要好好招待人家。”

就知道这个小蹄子会趁机捣乱,还好她早就将童颜的照片交给了周总。

说完,不由分说地将童颜拉向笑得脸上横肉乱颤,让人一看就恶心的秃头男周总。

猥琐的目光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童颜,像是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最后色眯眯的停留在了她的胸口。

“颜颜都长开了啊,不过这化了妆可不怎么好看。”

秃头男恶心的口水都要流了下来,还伸出了一只肥硕的猪蹄。

童颜躲了过去,语气冷漠:“刚去酒吧玩了通宵,我恐怕不适合招待客人。”

“颜颜,这可是你爸爸的重要客人,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林舒一脸不赞同地走上前来,将杯子递给到童颜面前:“快喝了这杯酒,向周叔叔赔罪。”

她早有准备,喝了这杯下了药的酒,生米煮成熟饭,也就不怕这个死丫头再倔了。

“快点!”童业成也不耐烦地催促道。

童颜的眼眸深处,浮现出一抹凄凉。

她原本以为,爸爸对她,总归还会有几分亲情在,就是这声催促,让她内心最后一丝幻想破灭!

他不会不知道这杯子中有什么!

童颜接过了杯子,内心波涛,表面却平静地无以复加。

林舒面色一喜,成了。

童颜还是那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蠢货。

她的张牙舞爪,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次了,然而只要童业成开口,她从来都是乖乖听话的。

想到将她送出去后,童家就再也没有这个碍眼的,林舒心里别提多舒坦。

然而下一秒,啪——

杯子猛地被摔在地上,四处飞溅。

“你做什么!”童业成拍桌而起。

十年时间,足够让她看清面前这个所谓的爸爸,他的亲情,从来都只给了童娅。

对她,从来都只有打骂,如今,更是可以随便利用。

“如果想要让我嫁人,那你们可是打错算盘了。”童颜语气带了几分冷意,又转向一旁的秃头男:“周总,他们怎么介绍我的?”

“不管他们怎么介绍我的,我现在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童颜,已婚。”


已婚两个字像是定时炸弹,原本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氛围,顿时一片死寂。

“你胡说什么!”童业成怒到极致,瞬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童颜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就是你们听到的那样,我结婚了。”

童娅也从楼上走了下来,刚好听到童颜说到已婚那两个字,也愣在了当场,口中忍不住喃喃道:“怎么可能......”

要知道,童颜一直喜欢的人是温初年,怎么可能和别人结婚?

秃头男也反应了过来,怒火中烧地冲向童业成:“童业成,你敢耍我?”

林舒一脸陪笑地走了过来:“周总息怒,小丫头不懂事,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她前几天才刚过了二十岁生日,怎么可能会结婚。”

童娅忍不住攥紧了手,连忙快步走到了童颜身边,故意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姐姐,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还不赶快向爸爸认错。”

“玩笑?”童颜嘴角闪过一丝讥讽。

一个小红本被扔在了沙发上,结婚证三个字分外刺目。

“真是晦气,童业成,我告诉你,我们的合作玩完了。”秃头男已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童业成的鼻子怒骂了起来,原本说好了童颜是个冰清玉洁的少女,没想到竟然变成了一个结过婚的女人。

童业成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眼看他要发作,童颜接着开了口:

“周总别着急啊,虽然我结过婚了,但是我妹妹可是名媛圈有名的淑女,比白莲花还要高洁呢,不是更适合您么?”

秃头男,色眯眯的眼神又转向了一旁的童娅。

同样是化了妆,童娅确实是比造型另类的童颜好看多了,一副温婉柔和的模样,那副呆滞住的楚楚可怜模样也让人的心都化开了。

“不错不错。”秃头男满意地直点头,转身对向童业成:“把你这二女儿嫁给我也行。”

林舒和童娅脸色顿时一白。

童业成气得张口就骂:“你妹妹才十八岁,你这当姐姐的怎么这么歹毒,竟然要害她!”

同样是女儿,她童颜能嫁,童娅就不行?

童颜眨了眨眼,脸上满布讥诮的神色:“嫁给周总就是害了妹妹?”

果然,有了童颜的浇火,秃头男一点就着:“姓童的,你怎么说话的,今天你这二女儿你如果不嫁,看我不搞垮你们童氏!”

但很快,林舒便反应过来,连忙讨好地笑道:“周总,这恐怕不行,我家娅娅已经许给了温氏集团的小少爷,那边我们可得罪不起啊。”

温氏集团是商圈上层的存在,秃头男周总也不敢轻易得罪。

但都搞成这样了,他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

“温氏你们得罪不起,我你们就能得罪得起了?”

“这笔账我记下了,我们走着瞧。”秃头男恶狠狠地警告了句,肥硕的肚皮也气得上下颠动,一脸愤恨地拉着脸离开了。

原本一场卖女求荣的大戏,竟然就这样被搅黄了,真是可笑至极。

“都是你干的好事!”童业成整个人都在喷火,巴掌眼看就要落在童颜的脸上。

按照以往的惯例,她会被打个半死,然而这次,她竟然一个侧身,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以前我听你的话,只是敬你是我爸爸,但现在看来,我在你心中一文不值。”童颜眼眸冷冷撇向他,顺手拿起一旁桌子上的酒杯:“既然如此,那就全都毁了吧。”

杯子被狠狠摔在地上,玻璃渣在林舒和童娅面前飞溅,林舒和童娅连忙尖叫着抬手去挡,手臂上扎了好几片碎片!

看到她们狼狈的样子,童颜的心中升起一丝快意。

从小到大,这对母女一直都是副圣母白莲花的样子,还从来没见过她们这样惊慌失措。

而这个回礼,只是开始。

童颜已经转过了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只留下童业成愤怒的叫嚣:“小畜生,你翅膀硬了,敢和你老子这样说话!”

童颜的的心境已经完全变了。

要知道,当年童业成白手起家,一路都是靠着妈妈那边的资金扶持和人脉。

可以说,没有她妈妈,就没有童家的一切。

而现在的童家,全都被那对母女霸占着。

以往她从来都不在乎身外之物,只想要奢求一分亲情,但现在,她要拿回属于她和妈妈的一切!

林舒和童娅的手臂都被玻璃碎片划伤,保姆在一旁帮她们处理着伤口。

“我怎么养了这样一个不知好歹的畜生!”童业成气得狠狠一拳砸上沙发。

“爸,消消气。”童娅连忙劝慰道:“姐姐这次确实是太不懂事了。”

童颜这次就像是变了个人,原本她在童业成面前还算乖顺,今天竟然这么嚣张,真是太诡异了!

还有她竟然两次摔了杯子,该不会真的察觉到什么了吧?童娅暗暗皱了皱眉。

但很快就释然了,以她那脑子,还真能知道不成。

就算知道了,她还真的敢报复不成。

林舒也叹息一声,趁机吹风:“养了她这么大,爸爸出了事,她不愿意帮忙,还闹了这么一出。”

“爸爸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我会请温哥哥帮忙的。”童娅连忙善解人意地开口。

童业成慈爱地看向童娅:“爸爸果然没疼错人,还是娅娅乖。”

林舒装模作样地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可怜我们娅娅这么懂事,差竟点就被毁了容。”

“放心吧,我们家的一切以后都是留给娅娅的,那个不孝女,别想拿走半毛。”想到童颜今天的乖戾,童业成心中就像是被扎了根刺,立刻义正严词地保证道。

林舒和童娅面色一喜,要知道童颜那个短命的妈可是留了不少财产,这些年她们母女虽然混得不错,但总还是有些人拿当初小三上位的事情在背后指指点点。

要是有了这么财产,看谁还敢说闲话!

果然,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除了童颜那个眼中钉。

林舒精光一闪:“对了,她那结婚的对象是什么人,我们童家这种门第,想要高攀的人不少,我们还是要好好把关的。”

提到童颜结婚的事情,童业成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火又骤然升起来:“她以为随便找个不三.不四的男人结婚就能离开童家,做梦!”

“敢联合那个死丫头耍我,看我不先打断他的腿再押着他们离婚!”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童家的一举一动,全都在监控之中,他们的谈话,也都一字不落地被童颜听着。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