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我有七个绝色师姐

神医下山我有七个绝色师姐

黑丝包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听说林云有七个美女师姐,一个比一个优秀,就是有着七个女人罩着,他才能如此豪横。可那七个了不得的女人,却以林云为中心,只因为她们的身份神秘,能力超群,技能无敌,七个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林云无敌。

主角:林云,陈小玉   更新:2022-07-15 21: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云,陈小玉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我有七个绝色师姐》,由网络作家“黑丝包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林云有七个美女师姐,一个比一个优秀,就是有着七个女人罩着,他才能如此豪横。可那七个了不得的女人,却以林云为中心,只因为她们的身份神秘,能力超群,技能无敌,七个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林云无敌。

《神医下山我有七个绝色师姐》精彩片段

桃花村。

青山环抱,绿水掩映。

袅袅青烟升腾,一片宁静祥和。

“嗡嗡嗡......”

倏地,阵阵雷鸣般的轰鸣声遥遥传来。

苍穹之上,三十多架武装直升飞机划破碧空,盘旋而至。

村子的机耕道上,十多辆坦克,数百辆战地武装车,直端端地开往村东头的一间简陋青石砖瓦房。

数千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将整个桃花村包围得严严实实,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村民都不明所以站在自家门口,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一幕。

“卧槽!这么大的阵仗,这是要干啥子哦?”

“你们快看,有飞机下来了!”

这时,有村民看到天空中一架喷着一条金龙彩绘的直升飞机降落在了村东头的一个农家小院里。

“那好像是林云的院子吧?”

“这小子是不是犯什么事儿了?”

“这得犯多大事儿才能值得这么多飞机坦克来啊?”

......

桃花村,林云家。

“按的用力点儿!”

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令人心神荡漾。

屋里,柔软的大床上,一名肌肤赛雪的妖娆美女正露着玉背趴在上面。

旁边,一个看上去约么二十岁出头的帅气青年正涨红着脸给她按摩。

“嘶,小云子,按摩手法挺专业啊,好舒服。”

陈小玉抬起头,俏眼含情,默默地看着青年说道。

“小玉姐,你快趴下吧!”

林云脸色通红,但手下的动作可一点也不含糊。

陈小玉掩着小嘴“咯咯”娇笑起来。

“嘻嘻,好看么?”

陈小玉冲林云眨了眨眼,抿唇浅笑。

一双莹润的桃花眼,勾人心魄,撩得林云心痒难耐。

“好看!小玉姐比仙女儿还好看。”

“呸,你小子就知道油嘴滑舌讨姐欢心。”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陈小玉俏脸上喜意却掩饰不住,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显然,林云的话非常受用。

就在这时,一架绘着金龙彩绘的直升飞机降落在院子里。

强烈的风压,扬起阵阵尘沙,草垛上的枯草被吹得漫天飞舞。

听到动静,林云手中动作微微一顿,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直升飞机的舱门打开。

一个肩抗三星,星眉剑目的硬朗男子从飞机上跳下来。

他乃龙国三星战将,萧北!

随后,又有两个人小心翼翼抬着一副担架下来。

担架上,躺着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

男人面容刚毅,眉宇微拧,不怒自威。

不过此刻却脸色铁青,气若游丝,仿佛冷风中的孱弱烛火,稍有不慎,便会彻底熄灭。

萧北来到门口,敲了敲门,说道:“林神医在家吗?请您出手,救林战上峰!”

小院沉寂片刻后,房里传来林云的声音:“林战,他怎么了?”

“上峰昨夜遇到敌袭,身中剧毒,已经......已经快要不行了!”

萧北心如火焚,恨不得立马把林云从房间里拉出来给林战治病。

但昏迷前,林战有令,万不可鲁莽无礼,冲撞林云。

可就在他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时,却听见屋内传出平静的嗓音。

“让林战那家伙等会儿,我先办点儿正事再帮他治疗!”

“这......”

声音入耳,萧北呆立当场。

讶然片刻,胸腔一股热血上涌,直冲颅顶。

上峰剧毒缠身,迫在眉睫,结果你一句话就打发了,转过头去跟女人腻歪?

萧北差点没忍住拔枪闯进去质问。

院子里的两人同样没好到哪里去,表情愤懑,目中怒火喷薄。

要知道,林战可是“通天战神”!

在北疆立下赫赫战功,击退狼敌八千里,只身一人深入敌军,斩杀数十敌将。

如今镇守北疆,拒敌于外,身份尊贵,在军中地位超然。

岂是一个小小村医能够侮辱的?!

若非战神有令,他们早就冲进去了!

三人忍着怒火,冷眼肃容。

约么二十分钟过去,房门终于打开了。

一个风韵十足、美艳绝伦的少妇,款款离去。

等陈小玉离开后,林云这才慢悠悠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到他,萧北忙上前敬了个军礼。

“林神医,请您救救上峰!”

堂堂三星战将,神情恳切。

林云招招手,“把人抬进来吧!”

说完便又回了屋。

闻言,三人哪里还顾得上林云的态度,赶紧小心翼翼抬着担架进屋。


让三人给林战脱掉上衣抬上床,林云就把人赶了出去。

随后,从一旁取出一个泛黄的牛皮包,摊开。

108根龙纹金针,整整齐齐。

林云一手扶着林战坐起身,一手抽出一根金针,扎在林战背部的穴位上。

接着,林云屈指,在针尾轻轻一弹。

“嗡!”

金针立马发出如蜜蜂振翅的“嗡嗡”声。

林云动作不停,行云流水般又在林战背上扎了十多针。

十六根金针震颤呼应,林战脸上的青黑之色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迅速红润起来。

“吟”

当所有金针的翁鸣融合归一的时候,林云一掌拍在林战背心。

“哇!”

林战身子一颤,吐出一大口黑血,缓缓睁开眼。

“师兄,见到你真好!”

看到林云,林战扯了扯嘴角,刚毅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太谢谢你了!我就知道,天下没有你解不了的毒。”

他中的毒乃绝世奇毒,若不是林云,必死无疑。

“谢个锤子!”

林云撇撇嘴,收回金针,“行了把衣服穿上吧,北疆那边还需要你回去镇场子呢!”

林战丝毫不在意,咧开嘴,笑得更灿烂了。

门外,萧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林战那有些憨实的笑声,让他差点怀疑人生。

这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通天战神吗?

独身睥睨万敌的战神,原来也有这么随和的一面!

“这个林神医,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是上峰的师兄?”

萧北失神喃喃,之前那点怨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只剩浓浓的好奇。

“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明天就满24岁了吧,当年师傅说你满了二十四岁就要面临命劫,必须去找咱七个师姐才有可能化解,你怎么打算的?”

林战此刻早已没了通天战神那盛气凌人的傲然,在林云面前,他就是个小弟。

两人虽然师承一人。

但若是论本事,林云不管是医术还是武学那都能甩林战十几条街。

就算是十个林战也不是林云的对手,除此之外,林云还精通玄门秘术,道家八卦,鉴宝神通等等神奇的手段。

如果当初是林云去了北疆,哪还有自己什么事情。

林战的话让林云微微一怔。

师傅的话他自然不会忘记。

“师傅昨天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七师姐现在就在江北市,让我明天先去江北给一富贵人家的家主瞧病,然后再去找七师姐,说七师姐那里有当年害死我林家那些凶手的消息。”

十八年前,江北市林家被人陷害。

林家上上下下三十八口人全部葬身火海之中!

唯有林云恰巧被经过的青衣道人所救,并带回了桃花村,收其为徒。

后来青衣道人又收养了孤儿林战。

虽然林战年纪比林云稍大,但因为林云先拜青衣道人为师,所以林战叫他师兄。

“师兄,我听说七师姐现在可是江北市的商业女皇,人美钱多,你可要抓住机会啊,毕竟以前小的时候,七师姐一直嚷嚷着要嫁给你。”

林云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行了行了,赶紧回你的北疆吧,我收拾收拾也要去江北市了。”

......

次日。

“小玉嫂,桃花村的大姑娘小姑娘们,我林云走了,你们可别太想我。”

看着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林云眼神深邃。

他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上路了。

三个小时之后,他抵达江北市。

一身道袍,背着一个老旧的帆布包,这幅格格不入的打扮,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林云浑不在意,泰然自若。

这时,不远处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超级跑车驶来,停在了林云的面前。

接着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笔直的黑丝玉腿首先映入眼帘。

俗话说腿长的女人矮不了,这一点儿的确没乱说。

从跑车上下来的美女,身高少说得有一米七五,比起林云也只矮了半个头。

她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黑色百褶裙。

乌黑的头发扎成高马尾,显得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你就是林神医?”

叶灵儿看到林云这幅打扮后,不由蹙了蹙眉。

林云看到叶灵儿之后,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惊艳。

这美女,长得也太带劲儿了吧。

比起小玉嫂也不彷徨多让啊。

只是对方俏脸寒霜,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不屑之色,稍稍有些破坏美感。

叶灵儿没想到,自己家族动用所有人脉关系才好不容易请来的神医,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毛头小子。

而且对方这幅打扮简直就跟乞讨的差不多。

太寒酸了。

那青灰色的道袍都已经洗的泛白,而且到处都是补丁。

他这幅打扮不太像是神医,反倒像是一个江湖骗子。

要不是林云本身长得还算可以的话,叶灵儿甚至都不屑和他搭话。

她俏脸上的表情自然是没有逃过林云的眼睛。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给叶家主治病吧。”

林云一边说着,直接打开车门一屁股坐了上去。

叶灵儿气鼓鼓地跺了跺脚,她打心眼里不相信林云就是神医。

但是没办法,老爸下了死命令,必须要把林云接回去给爷爷治病。

虽然心中万般不愿,但叶灵儿也只能发动汽车。

林云坐上车之后就好奇的东摸西摸,尤其是一双眼睛看到有穿短裙丝袜的漂亮美女时,更是一眨不眨。

旁边,叶灵儿将他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气得直撇嘴,暗自愤然。

“土鳖!你最好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否则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很快,法拉利跑车就停在了一栋豪华独栋别墅外面。

下了车,林云跟着叶灵儿走进别墅,随后来到了别墅一楼的一间屋子里。

此刻屋子里还站着两人,一个是身穿西装,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他是叶灵儿的老爸叶鼎天。

另外一个男子大约五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白大褂,背着个药箱,应该是个医生。

此刻,白大褂正在给躺在床上的白发老人治疗。

白发老人正是叶家家主叶鸿!

林云这次来叶家,也正是要替他治病。

叶鼎天见到林云之后立马就迎了上来,语态放得很低。

“您就是林神医吧?”

虽然林云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叶鼎天却不敢对他有丝毫小瞧之心。

他们叶家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联系到的林云。

林云微微颔首,刚准备说话,结果穿白大褂的那个男子突然脸色一变。

“不好,叶老爷子病情恶化了!”

与此同时,床头的医疗仪器也突然发出了阵阵刺耳的警报声。

上面,叶老爷子的身体各项指标正在急速下降!


“李院长,这是怎么回事?我爸的病情怎么会突然间恶化了?”

叶鼎天两条眉毛皱成一团,看向那名白大褂医生。

白大褂没有立马答复,先是看了看仪表数据,又给叶老爷子诊了一脉。

“应该是脏器功能失调,我先控制住老爷子的情况。”

李雄头也没回,神色凝重地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十几根银针。

随后,掀开叶老爷子的衣服,扎了下去。

叶老爷子的病太罕见了,他一直都没有头绪。

不过不管怎么说,先救叶老爷子才是正经事。

他扎的这几处地方都是刺激性穴位,能让叶老爷子体内分泌肾上腺素。

可他的这一切动作落在林云眼中,却看得直摇脑袋。

“错了!你这样只会加重他的病情!不出五针,老爷子就该咳血了!”

听到林云的话,李雄眉头拧了起来,然后面带怒意的瞪着他。

“你闭嘴!治病救人我比你精通。”

李雄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他继续施针,丝毫没有把林云的话放在心上。

可是当他刚给叶老爷子扎了五针,正准备扎第六针的时候,叶老爷子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并且从嘴里吐出许多鲜血。

这一幕,可把李雄给吓得不轻。

“让我来!”

林云已经走到跟前,一把将李雄给推开,站在床前。

“小子,你想干什么?”

李雄竖眉瞪眼,冷声质问。眼下正在紧要关头,要是害得叶老爷子出了意外,他也难逃责任。

“庸医,说了你也不懂。”

林云声音平淡,说完迅速俯身给叶老爷子把了把脉。

“你说什么?”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李雄勃然大怒。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居然说他是庸医?!

他怎么说好歹也是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医术超绝,曾给江北市不少达官显贵都看过病,不少人都称他为“李神医”!

没想到眼前这土里土气,一副乡下人打扮的家伙,竟敢说自己是庸医,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

“你有什么资格说李神医?”

叶灵儿早就看林云不爽了。

此刻见林云竟出口侮辱李雄,连忙站出来,“我爷爷自从一个月前突发疾病到现在,一直都是李神医亲力亲为的替我爷爷治病,要不是李神医,我爷爷可能早就......”

说到这里,叶灵儿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哼,你这个小辈简直太狂妄了,我李雄虽然不敢说医术冠绝天下,但也在医道一途浸淫了几十年,你居然说我是庸医!谁给你的胆子,你配吗?”

李雄气得面红耳赤,猛地一拍桌子,手指指着林云,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不过面对怒气冲冲的李雄,林云却是冷冷一笑。

“就这水平,你还敢称自己是神医?叶老爷子根本就不是患了重病,而是中了毒,你治疗了一个多月都没看出来,不是庸医又是什么?”

“中毒?”

李雄眉头微微一挑,凝眉沉思。

叶老爷子的病确实罕见,纵使他行医几十年也没见过这种病。

如今林云却说叶老爷子没得病,而是中毒了......他心中暗自思忖:“难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他真有几分本事?”

“林神医,您说我爸是中毒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鼎天在旁边站了半天,一直没表态,听到这句话瞳孔一缩,神色变换。

林云也不废话,从随身背着的帆布包里取出金针,然后照着叶老爷子的“天池穴”“中枢穴”以及“神庭穴”扎去。

疾插慢捻,三根银针相继落位。

随即,林云轻轻挥出一掌,灵气迸发,灌入金针。

“嗡!”

金针尾部迅速剧烈地颤动起来。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当李雄看到林云扎针的手法之后,脸上的轻慢之色就少了大半。

等到林云挥手间就让金针震颤之后,李雄的脸色再也绷不住了,张大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对古医术了解很多,但大多古医术因为各种原因几乎都失传了。

其中就有林云施展的这套针法龙吟金针。

据说龙吟金针总共108针,当完全施展出来时,可以活死人,生白骨。

没想到看上去一副乡下人打扮的林云竟然会使用龙吟金针,这如何不让李雄吃惊。

此刻李雄已经明白,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恐怕来头不小。

既然对方会使用龙吟金针,那就说明叶老爷子的确是中了毒,之前也是自己错了。

这样看来,那一声“庸医”挨的不冤呐!

三针下去,叶老爷子的情况明显就有了好转,原本已经昏迷了半个多月的叶老爷子幽幽然睁开眼,醒了过来。

只不过,林云却依旧是一脸凝重的表情。

叶鼎天见状,让叶灵儿去照顾自己老爸,然后连忙来到林云面前轻声问道:“林神医,我爸的病......”

“你爸的病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待会儿再写个药方,你按照药方抓药,给老爷子吃一个月,我保证能让他延寿20年!”

听闻林云的话,叶鼎天几乎都快要激动的跪下来了。

而此时李雄也凑了过来。

此时他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气,姿态放得很低,一副学生的态势。

“林神医,刚刚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个庸医计较。”

“如此看来,我之前对林神医的评价,怕是还低了!”

见状,叶鼎天心中一动,一定要交好林云。

面对李雄的诚恳道歉,林云只是挥了挥手,没太在意。

“林神医,不知道刚刚您施展的可是龙吟金针?”

“哦?你还知道龙吟金针?看来你也不算太瞎。”

确定林云刚刚施展的就是龙吟金针之后,李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他冲着林云抱了抱拳,姿态恭敬的小心询问:“林神医,不知道您能不能将那龙吟金针传授于我?我愿意拜您为师!”

说着李雄就要跪下给林云磕头,行拜师礼了。

不过林云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不好意思,这龙吟金针我不能传授给你。”

其实李雄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大概率猜到林云不会将这种针法传授给自己。

不过他也不强求,而是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递到了林云的手中说道:“林神医,我是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李雄,今天是我唐突了,改天我一定亲自设宴款待林神医,为今天的事情给您道歉!”

李雄姿态都这么低了,林云倒也不好拒绝,便收了李雄的名片。

接着李雄又厚着脸皮要了林云的联系方式,这才提出告辞。

刚才林云明明已经治好了叶老爷子的病,却依旧一脸凝重,而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是有事情要询问叶鼎天。

他在医院这么多年,这点眼色自然不差。

反正已经要到了林云的电话。

“林神医连龙吟金针都会,说不定也能治好那位的怪病!”

李雄心中想着,快速离开了叶家。

......

“叶老板,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客厅,林云开门见山地问道。

叶鼎天给林云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听到这句话,疑惑地皱了皱眉。

“林神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叶老爷子中的毒非常罕见,是人为的!”

林云一语道破天机。

更重要的是,叶老爷子所中的毒,和当年师傅救自己时,自己所中的毒一模一样!

而当年给自己下毒的,就是后来覆灭林家的人。

林云眼神深邃。

原本林云就是来完成师傅云游前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发现仇人的蛛丝马迹。

叶鼎天瞳孔微缩,脸色瞬间就变得无比阴沉了起来。

顿了片刻,叶鼎天咬牙,吐出两个字。

“黄家!”

“黄家?”

林云有些疑惑。

叶鼎天连忙解释道:“林神医,您刚来恐怕对江北市的格局还不太了解。”

“我们江家和黄家都是世家,难免在各个领域存在竞争,两家已经明争暗斗多年了。而你刚刚说我爸是被人为下的毒,一下子就让我回忆起来了。”

说到这里,叶鼎天顿了顿,喝了口茶然后继续说道:“大约一个月前,我爸和黄家家主黄龙相约一起吃了个饭,商议了一下北郊那边儿一块地的规划,后来两人不欢而散,而回到家没两天我爸就病了!”

林云笑容敛去,微微眯眼。

黄家么?

不过这只是叶鼎天的推测,要想确定,还需要调查。

等找到师姐之后,看来自己得好好会会这个黄家。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