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90903730

90903730

林晏殊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宁抬头望去,就见两排骑兵踏着滚滚烟尘,气势雄伟,不一会儿就到了她面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们齐刷刷下马,动作一致跪下,喊道——“恭迎郡主回府!”

主角:江宁林晏殊   更新:2022-09-10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宁林晏殊的其他类型小说《90903730》,由网络作家“林晏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宁抬头望去,就见两排骑兵踏着滚滚烟尘,气势雄伟,不一会儿就到了她面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们齐刷刷下马,动作一致跪下,喊道——“恭迎郡主回府!”

《90903730》精彩片段

话如惊雷,将江宁震在原地。

还不等她回过神来,侯夫人又投来警告的一撇,扭头对着身侧的女子却慈眉善目。

“云清,等你过了门,若看她不顺眼,发卖她了便是。”

江宁的尊严,在这一刻被践踏彻底。

她白着脸望向林晏殊,可他却转身,径直带着宋小姐离开。

江宁看着他们并肩的背影,仿佛周身空气都被抽干,一双大手狠狠扼住了她的喉咙。

直到侯夫人再次嘲讽:“刚才你也听到了,晏殊马上就要娶那江家小姐为妻了,你也该识趣点,腾出位置了。”

尊严一再被践踏。

江宁忍着痛苦质问:“你们凭什么贬妻为妾?”

“一年前,你们明明在老太君病床前承诺过,会好好照顾我!”

侯夫人冷笑一声警告:“江宁,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侯府容忍你到现在已经仁至义尽!”

“若不是老太君当年荒唐,就凭你这一介村姑连进侯府当丫鬟的资格都没有!刚刚那可是太守府的嫡女,只有他这样的身份才能配得上做我儿的正妻!”

侯夫人上下打量着江宁,犹如在看一条丧家之犬。

江宁终于明白,他们看不起自己这个人,所以连带着自己所付出的一切也全部被否决。

浑浑噩噩回了房,关上房门后,江宁瘫坐在了地上。

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这三年来在林府所受的一切。

她当初忤逆父亲,不顾哥哥们的劝阻,放弃了汝南王郡主所有的一切,只为了嫁给林晏殊。

结果呢?

换来的却是林晏殊将她贬为妾室,另娶他人。

她捧上的真心,被他们理所当然的撕扯,践踏。

自己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宁抹了把眼泪,决定去找林晏殊。

她想要最后努力一次,也权当让自己死心。

江宁来到书房,林晏殊见来人是她,眉头皱紧。

她依然穿着那破落满是血痕的衣裳,看起来又狼狈又可怜。

“晏殊,你当真要娶那太守府的嫡女为妻?”

林晏殊停下手中的笔,眼里又蒙上了一层厌恶:“我要娶谁,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留你做妾室,已经是对你顾及情面了,江宁,你别不识好歹。”

话如重锤,敲碎了江宁心中最后一点希望。

泪水止不住地滑落下来,她脸上却嘲讽笑着:“真是可笑,什么时候贬妻为妾还要感恩戴德?”

“枉我三年事事以你为先,到头来原来是一场笑话……”

林晏殊愣住,江宁一直唯唯诺诺,伏低做小,身上的气派连丫鬟都不如,她今天居然敢反驳他?

可还不等他细看,江宁已经转身出了书房。

江宁朝自己房间走去,一路上,下人们来来往往,纷纷议论着那太守府的嫡女宋云清。

“听说啊,那太守大人对咱们家世子十分中意,咱们世子和宋小姐不日就要成婚呢!”

“那咱们后院那位呢?是休了还是打发去庄子上?”

“江宁哪还有资格做世子夫人,留她一命,已经是侯府的仁慈!若是世子妃看她不顺眼,将江宁发卖,那也是她活该!”

江宁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肆无忌惮贬低自己。

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林晏殊不爱她。

倘若他对她有一丝情意,下人又怎敢当着她的面羞辱她?

江宁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最后为林晏殊留下一行泪。

这一场荒唐的坚持,持续三年也是时候结束了。

夜深。

江宁写下一纸休书,便悄然离开了林府。

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来时空空,走时亦是空空。

出了林府后,江宁走在清冷的大街上,心头一阵荒凉。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林府回不去了,她也没有脸面再回家了。

夜里风大,江宁连件避寒的衣服都没有,只能瑟缩着搓着手抱着自己取暖。

就在这时,前方大路的尽头忽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且又快又急。

江宁抬头望去,就见两排骑兵踏着滚滚烟尘,气势雄伟,不一会儿就到了她面前。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们齐刷刷下马,动作一致跪下,喊道——

“恭迎郡主回府!”



江宁愣住。

这时,又见月色下,两匹汗血宝马拉着一辆华丽富贵的马车,来到了她的身边。

江宁抬头望去,马车内恰好有人掀开车帘,跳了出来。

来人,竟然是三年未见的四位哥哥!

“小妹,我们来接你回家。”

江宁看着哥哥们熟悉的脸,一时间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伴随着热泪夺眶而出。

大哥江宴庭连忙上前,伸出手擦拭着江宁的眼泪,轻声安慰道:“别哭,有大哥在,谁欺负了你我一定帮你欺负回去。”

江宁摇着头,扑进大哥的怀里,哽咽着说道:“我已经没脸再回去了……”

“傻丫头,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暗卫回报说林晏殊那小子要娶妻,你深夜独自出门的时候我们有多着急!”

四哥江凌秋的语气中带着气愤和着急。

“爹听了以后气得把最喜欢的青瓷茶盏都摔了,说什么也要接你回去。”江宴庭摸着江宁的头说道。

江宁闻言,眼泪也顾不上流了,颤抖着问道:“爹也来了?”

话音刚落,马车上就下来一位两鬓花白的老者,一身风骨却也止不住地乱了脚步。

“爹!”江宁扑进了江父的怀里。

江父见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眼眶微红着将身上的裘皮袄子脱下披在了江宁的身上。

“跟爹回家,你娘做了你最爱吃的腊梅糕等着你……”

江宁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半响才又哭又笑挤出一个字:“……好。”

几人迎着江宁上了马车,消失在了冬夜里。

……

翌日,林府内院。

林府喜事将近,府里热闹非凡,侯夫人又怕那江宁跑出来再生事端,命下人去将她锁起来,好生看管着。

“夫人,世子!江……江夫人跑了!”

说着,下人将江宁留下的休书递给了林晏殊。

“放肆!她也配写休书?”

林晏殊捏着手里薄薄的一张纸,越看越怒。

那上面字字珠玑,句句写满了对他的怨怼和悔恨。

侯夫人将茶盏放在桌上:“急什么?不过是一介村妇,还是个逃妾,没有户籍和路引,连城门都不出去。”

侯夫人语气中尽是讥讽。

林晏殊皱紧了眉头:“母亲说的是,不过是她江宁耍的把戏罢了,过不了几日便自己回来了。”

侯夫人点了点头,摆弄着衣袖说道:“怎么处置江宁,等她吃了苦头回来再说。”

“现在要紧的是三日后与太守大人的定亲宴,你好好准备,可别失了礼数。”

……

三日后,竹里馆。

乐工们弹奏着古琴琵琶,高悬于顶的灯笼上都刻写着清雅诗词。

林声阵阵,月色映入帘风,上面现着的水墨丹青隐约生动,仿佛身处山迹,竟见来烟,无不刻画着‘风雅’二字。

天字号雅间内。

江晏庭一边倒茶一便说话:“这竹里馆,是京城最具风雅之地,多少达官显贵,文人才子聚集的地方,普通人挤破了头也进不来。”

江宁点头接过茶,却并没有多少兴趣。

见状,江晏庭放下茶盏,用手指了指坐在一旁的三兄弟。

“他们三个惯爱舞刀弄枪,没那个风雅骨性,听说你愿意来,也都厚着脸皮跟了过来。”

江宁看着一旁坐如针毡的三个哥哥,这才终于笑了。

这几个哥哥中,只有大哥江晏庭这个养子自小文武双全。

其他三个哥哥,包括她自己,从小最怕的人就是夫子,哪有文人墨客那个心性?

见她开怀,几个哥哥的脸色也都有了笑意。

听了两曲,江宁起身如厕。

回来时,江宁经过拐角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江宁的手腕,狠狠拉扯。

江宁回头,却见是林晏殊!

“留休书出走,又跟踪我至此,你的把戏到底要耍到什么时候?”



江宁也没有想到,会正巧遇上林晏殊。

她蹙眉将自己的手从林晏殊的手中抽了出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这竹里馆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这样的村姑能进来的?若不是跟踪我,竹里馆的人怎么会放你进来?”

林晏殊一脸笃定地看着江宁。

江宁看着林晏殊,一时之间被气到说不出话。

林晏殊见她说不出话,又拉着她说:“跟我回去!”

江宁冷脸甩开他:“休书上写的清清楚楚,你我二人以后再无瓜葛,我也决不会给你做妾。”

“江宁!”

两人对峙着,林晏殊眼里染上了一层愠色。

这女人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竟敢这样忤逆他!

僵持间,两人身后忽然传来宋云清的声音:“晏殊?你怎么还在这?”

宋云清看到江宁,神情微微一变,上前一步挽住了林晏殊的手。

“晏殊,这位不是你的妾室吗?今日是你我两家的定亲宴,这种场合带她过来,未免有些不太好。”

说话间,宋云清的眼睛却直直地看着江宁。

江宁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只是垂了垂眼。

林晏殊看着江宁这副模样,眼里闪过了然。

江宁嘴里说着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如今还不是吃醋了?

他从前怎么没发现她小心思这么多?

可不知为何,江宁有意破坏他的定亲晏,照理说他应该生气,但现在他却莫名觉得江宁从前更吸引人。

“你自己回去,不要再耍什么把戏跟踪我,老老实实待在林府,哪也不许去!”

江宁看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下着命令的男人,一时间竟觉得可笑。

“林公子放心,往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于你,也祝二位婚后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江宁,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林晏殊蹙眉,他已经给了她台阶下,她也该知足了。

江宁却也不再多看两人一眼,转身便走进了竹里馆。

林晏殊见状,正想跟了上去,宋云清一把拉住了林晏殊的手臂:“晏殊,太守府的人还在等着你呢。”

就这一会儿,江宁的身影消失在了竹里馆内,此时再追上去也无济于事。

林晏殊皱紧了眉头,却也只能先跟宋云清回去。

竹里馆内,江宁沿着路回了雅间,还未上楼便看到江宴亭正带着几个哥哥找她,脸上还带着急色。

“大哥。”江宁开口唤了一声。

几人见江宁回来,连忙上前迎了上去。

“你去哪了?找不到你都要急死我们了,刚才我还看见林晏殊那小子也在这,怎么样,你看到他了没有?”

江凌秋紧张地看着江宁,生怕她受了刺激。

江宁不想叫哥哥们担心,便撒谎摇头。

“放心吧,我以后都不会再为他伤心难过了。”

江宴庭松了口气,抬手轻轻抚了抚江宁的头,柔情安慰:“想通了就好,就算想不通也没有关系,反正大哥会一直陪着你。”

说着,江宴庭揽着江宁回了雅间。

而此刻,不远处的拐角。

宋云清正站在那里,虽未听清几人说了什么,却将男人搂着江宁的亲密模样看了个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