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真千金她如珠似宝

真千金她如珠似宝

西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豪门大佬孟桀,机缘巧合之下魂穿到了一个刚被豪门找回来的真千金身上,原主在众人的眼中,实际上就是一个移动的血包而已,在家里处处不受人待见。对此,她颇为原主感到悲哀。为此,她决定一改原主作风,活出王者女王的样子!

主角:孟桀,御迟   更新:2022-07-15 21: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桀,御迟 的女频言情小说《真千金她如珠似宝》,由网络作家“西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豪门大佬孟桀,机缘巧合之下魂穿到了一个刚被豪门找回来的真千金身上,原主在众人的眼中,实际上就是一个移动的血包而已,在家里处处不受人待见。对此,她颇为原主感到悲哀。为此,她决定一改原主作风,活出王者女王的样子!

《真千金她如珠似宝》精彩片段

孟桀魂穿了。

魂穿到了一个刚被豪门找回来的真千金身上。

因为性情懦弱被当成了移动血包,抽血过多而导致休克死亡。

原主跟她同名同姓,不过她从来都不会活的这么窝囊。

她的鼻尖萦绕着不太好闻的消毒水味,她向来讨厌医院这种地方。

二人交谈的声音近在耳畔。

“这算是医疗事故了吧?明明她都快不行了,小青还抽,这下好了,出事了,这好像还是个千金小姐,万一她家里人追究小青责任怎么办?”

“就是她家里人让抽的,豪门那点事你还不懂?刚被找回来,假千金能让她好过?咱们做好分内的事就行了,走吧。”

她想醒过来,可是眼皮好似有千斤重,她睁开的很费力。

意识清醒过来,第一时间抬手去抓即将离开的那个护士的手。

“啊!!”

冰冷的触感让护士一个哆嗦尖叫出来,她回头去看,孟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因为刚醒过来没什么力气,护士很容易就挣脱。

“手机。”孟桀开口。

护士心有余悸,有些烦孟桀吓了自己一跳,随即不耐烦的说,“我们工作不带手机。”

孟桀缓缓抬眸,黑漆漆的盯着她,冰冷的语气透着不容置喙,“那就去拿给我。”

护士冷哼一声,“求人应该要有一个求人的态度。”

“我是郑家的千金。”

一句话孟桀说的轻飘飘的,像是善意的提醒。

可是护士丝毫不领情,“千金怎么了?还不是说死就死?有人权吗你?”

旁边的护士听不下去,赶紧去拿了手机递给孟桀,并且示意自己的同事别说了。

孟桀打了一个电话,直奔主题,“奶奶,我是孟桀。”

……

二十分钟,整个楼层被清的空无一人,原先空荡荡的病房此刻满满当当,保镖统一黑色正装,无形的肃杀之气弥漫整个病房。

再看孟桀,跟老太太坐在沙发上。

她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身上宽大的病号服衬的她身形越发瘦弱,不过眉眼间无意间透出的凌厉有些骇人。

刚刚那个跟孟桀顶嘴的护士此刻站在她的面前不敢抬头。

“打。”

孟桀薄唇轻启,云淡风轻的一点都不把人当回事。

保镖听命上前,手劲很大的给了护士一巴掌,带了掌风,刮的人生疼。

还要继续第二巴掌的时候护士尖叫,“你们凭什么打我!”

孟桀笑了,那轻蔑的眼神仿佛在笑她的蠢,“就凭我是郑家的千金。”

郑家在帝都是权利的代言词。

明明是护士嘴不干净,可她就要娇纵跋扈的以权压人。

她很喜欢别人带着恨还无能为力的眼神。

有人说过她是个变态。

或许她就是。

护士被两个保镖抓着,挣扎不开,目眦尽裂,“你不得好死!!”

“谢谢。”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

巴掌声一个接着一个,护士的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趁这期间,老太太跟孟桀交流,“我刚回国就听见你在医院的消息,怎么回事?”

孟桀眸子低敛,面色晦暗不明,只是玩世不恭的笑了笑,“害我的一个都逃不掉。”

老太太看着挨打的护士,有些生气的说,“你是我找回来的,如果他们再欺负你,你第一时间告诉我,奶奶给你找回公道。”

孟桀微微颔首,“这边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奶奶刚回来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老太太沉思了下,最后妥协点头,“好,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老太太给孟桀留了二十个保镖离开了。

孟桀抬手,保镖停了动作,护士要死不活的一下跌坐在地上,呆呆愣愣的,嘴角见了血。

此刻,门从外面被猛的推开,郑染衣从外面走进来。


郑家风水养人,这些年郑染衣长的很好,身形高挑,眸子澄澈,一眼看过去可让人以为是什么好东西。

身上的穿着少说也在三十万。

小日子过的很滋润。

“孟桀?你什么意思啊?奶奶回来你就开始耀武扬威?”

郑染衣先发制人,咄咄逼人的质问。

然而孟桀没理她,指尖轻叩沙发,在等东西。

郑染衣见她这幅目中无人的模样有些诧异,怎么感觉醒过来后换了个人?

随即又不屑哼笑,渣子就是渣子,再换能换到哪儿去?

她能让她死一次,也能死第二次。

不一会儿,病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一个保镖跟拎小鸡一样提溜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眼神闪躲的厉害,是小青。

人到齐了。

孟桀那轻叩沙发的手停了,整个人站了起来。

松松垮垮的病号服耷拉在身上,袖子都不知道要长多少。

她优雅从容的轻挽袖口,没有人知道她要干什么。

小青心跳加快,她不是心中有愧,而是在害怕在场的保镖。

孟桀单膝蹲下,身,狭长的眸子盯着她,“献血最高不超过400cc,你抽了多少?”

小青瞪了她一眼闭口不谈。

孟桀嗤笑一声,重新站了起来,面色掠过一抹狠戾,一脚踹翻小青,“老子跟你说话呢。”

小青面色错愕,反应过来后直接站起来要还手,没成想孟桀直接一巴掌甩了上去。

“啪!”

小青被打的偏过了头。

“啊!!我杀了你!!”

孟桀又是一巴掌上去,打完了还甩了下手,活动了活动手腕。

一个保镖瞬间压制乱动的小青。

孟桀握手成拳,朝着她的脸就给了一拳头。

小青闷哼一声,牙混着血碎在嘴里。

“拖出去,走法律程序。”孟桀下了命令。

小青被拖出去,孟桀视线落在郑染衣身上。

郑染衣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孟桀什么都还没问,她就自己都说了。

“姑姑那时候危在旦夕,整个家里就只有你的血型匹配,多抽点没什么问题吧?”

孟桀长腿迈了两步到了她的面前,身高跟她所差无几,但那与生俱来的肃杀跟威压确实吓到了郑染衣。

孟桀扣住郑染衣的后脖颈,眼睛动都不动的问,“我劫后余生心情不好,多扇你两巴掌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等郑染衣说话,孟桀另外一只手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巴掌声清脆,郑染衣那白皙的小脸上刹那间出现了一个偌大的巴掌印。

脸一下就肿的天高。

郑染衣被打的发麻,脑子更是嗡嗡的。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一下就气的发懵,一动不动的瞪着孟桀。

孟桀开口,“一个没背景的护士敢做这种昧良心的事吗?在郑家二十几年让你迷失自我了是吧?真以为自己就是郑家的亲生女儿了?”

郑染衣眼眶含泪,“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那今后千万也别这么想,如果让我察觉,就不是简简单单给你一巴掌的事了。”孟桀恶狠狠的擒着她的下巴说道。

语罢,她撒了手。

自己从桌面上抽了一张湿巾出来,擦手的力气很大,就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擦完了随手扔在地上。

孟桀看都没看的说,“出院,回郑家。”

老太太留下来的保镖办事很利落,仅二十分钟就把车子停在了郑家的门口。

三月的天气还有些凉,保镖给孟桀披上了一件大衣。

孟桀抬腿直接就往里面走,门口的护卫才刚抬起手想阻拦,孟桀身边的一个保镖直接抬手卸了他的胳膊。

孟桀进主楼可谓是畅通无阻,一路上就跟黑老大出街一样猖狂。

路上几个女佣看见了连忙闪开,不是都说孟桀死了吗?

现在怎么回事?

主楼的大门被保镖打开,里面的一个老女佣迎了出来,手上还提着一双拖鞋,低声说,“染衣小姐跟我提前打了招呼说孟小姐要回来了,孟小姐先换鞋吧,毕竟跟乡下还是有区别的,您可一直记不住换鞋的习惯。”

本以为孟桀会跟以前一样抱歉的笑笑换鞋,没想到下一秒孟桀的行为让她瞠目结舌。

拖鞋在地面上躺着,孟桀看都没看直接踩着过去。


女佣看她没停下来,赶紧追上去,“孟小姐!!你的房间在一楼!”

她挡在孟桀面前,不让她上楼。

孟桀看她一眼,一般一楼都是客房跟女佣的休息房间。

“谁安排的房间。”

老女佣看她的眼神带了疑惑,从医院出来怎么还失忆了?

尽管心中疑虑,不过面上还是没表现出什么,“染衣小姐亲自收拾出来的,她说您还很喜欢。”

“郑染衣房间在几楼。”

老女佣不明所以的回话,“在三楼拐弯左手边。”

孟桀一把扒拉开她,跟保镖进了电梯,直奔三楼而去。

老女佣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太对,赶紧找了几个看家护院的走楼梯上了三楼。

孟桀很有目的性的去了郑染衣房间,门被推开,里面的装修,陈设,还有处处可见的细节无一不在让人感叹之主人装扮之用心。

不过在孟桀眼里,屁也不是。

“搬。”

一声令下,身后的保镖洋洋洒洒的都进了房间,陆陆续续搬了家具往外走。

上来的老女佣看见这一场面吓的差点昏厥。

“孟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别趁着老爷夫人不在就乱来!!!”

孟桀侧眸看她,“不是说我房间是郑染衣用心布置的吗?我思来想去,还是不能辜负她一片好意,那就让她自己住,我委屈下自己,睡楼上。”

她着重咬着委屈下自己几个字。

保镖动作很快,一下就把里面搬空了,期间因为磕磕碰碰碎了不少东西。

“您不是很喜欢染衣小姐布置的房间吗?!现在何必麻烦的搬呢!”

老女佣着急了,她不能看着孟桀把家里搞的一团糟。

孟桀舌尖抵了抵后槽牙,眼睛眯了眯,语气重了一些,透着危险,“喜不喜欢由我自己说了算,别人是什么东西妄图猜测我的意思?”

老女佣被噎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东西都被搬了下去,同时不少新家具被人从外面搬进来。

她这是早有预谋吧?

老女佣一直待在孟桀身边,无力的看着她指挥保镖做事。

保镖进进出出,她跟其中一个说着,“拿把椅子过来,还有吃的。”

她有些累了,因为抽了血,她只是站了这么一小会儿就眼前发黑。

身体被抽亏了,不是那么快就能补回来的。

然后女佣生无可恋的看着孟桀舒舒坦坦的坐在椅子上吃着东西看着他们往里面搬东西。

无法无天,以后谁能管住?

半个小时,主楼恢复一片安静。

厨师按照孟桀的要求炖了汤出来,于是郑染衣拉着姑姑到了的时候就看见脸色苍白的孟桀坐在餐厅淡然从容的喝着汤。

餐厅外面站的都是保镖。

这女人真是无法无天,走哪儿把保镖带哪儿?

不过她不怕,因为姑姑郑美珍就在自己旁边。

郑美珍是郑家出了名的不讲理,只要有人不让她好过或者欺负了她的人,她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这么想着,郑染衣收敛了自己无意间露出的笑意,严肃的叫孟桀,“孟桀,姑姑来了!赶紧起来。”

餐厅的孟桀全心全意的喝着汤。

汤的味道差点,不过勉强也能喝。

郑美珍看看委曲求全的郑染衣,再看看目中无人没教养的孟桀,想想郑染衣路上跟她说的,她火一下就上来了。

三两步就走到孟桀面前,抓住了孟桀拿着勺子的手,制止住她正要喝汤的动作,“姑姑来了你这么没礼貌不好吧?”

郑染衣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餐厅门外的保镖,他们怎么没动呢?

如果动了郑美珍还能更生气一点。

殊不知是孟桀授意。

不过她可不是因为怂。

孟桀扔了勺子,温热的汤溅了郑美珍一手。

郑美珍脸色难看,不过依旧没撒手。

孟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整个过程郑美珍都没有撒手,这正合她的意。

孟桀左手握着刀片,动作极快的朝着郑美珍的手腕割了下去。

郑美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一阵刺痛,刺眼的猩红慢慢从静脉外的伤口渗了出来。

她下意识的想抽回手,没想到孟桀直接反握住她的手腕,她抽也抽不回去。

另外一只手想推她挣脱开,孟桀眼疾手快的摁了下来,而后一气呵成的捏住她的肩胛骨,逼迫她跪了下去。

手腕的刺痛跟肩处的钝痛让郑美珍倒吸一口冷气。

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砸出一朵朵血花。

郑美珍最害怕的就是血液流失的感觉,这让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走。

“你给我松开!!”郑美珍挣扎无果,害怕的歇斯底里的吼叫出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