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一眼万年

一眼万年

曲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吟秋才是陆皓的结发妻子,可到最后,她却被其降为了妾,只因为他要迎娶身份地位尊贵无比的昭乐公主。不愿卑微存活,她最终选择了逃,本以为自己会获得自由,可谁知现实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他到底还是找到了她,而且毫不留情地将她囚禁了起来……

主角:顾吟秋,陆皓   更新:2022-07-15 2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吟秋,陆皓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眼万年》,由网络作家“曲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吟秋才是陆皓的结发妻子,可到最后,她却被其降为了妾,只因为他要迎娶身份地位尊贵无比的昭乐公主。不愿卑微存活,她最终选择了逃,本以为自己会获得自由,可谁知现实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他到底还是找到了她,而且毫不留情地将她囚禁了起来……

《一眼万年》精彩片段

冰天雪地里,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顾婉云震惊又下意识地往后退。

逃了半个月,还是被找到了。

“过来。”陆衍声音嘶哑,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一双眸子通红,下巴上带着胡茬,眼神凌厉似乎带着刀锋,像是恨不得吞吃了她。

顾婉云被他猛地一拽,直接拽到了怀里,强硬抱上了车。

而后马车便开始转动车轮,哒哒哒地往前走。

男人的双手如同牢固的钳子,死死地,紧紧地钳住了她。

顾婉云牙齿轻轻颤抖,终是哀求出声,“陆衍,我不想做妾,不想低人一等,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与旁人做夫妻。”

“我求你,放我走行吗?”

陆衍的手指轻轻地擦掉她的眼泪,把她的身子抱起来,而后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他冰冷的唇吻了吻她的眼睛。

“不能。”

顾婉云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三个月前,昭乐公主和新科状元陆衍大婚,他成了驸马爷,文牒上明媒正娶的妻子变成了当今最得宠的公主。

而她这个当年也是陆衍正经娶的妻子,在一个月前被接到京城,却被安排在一个偏院子里。

迎接她的是降妻为妾。

那夜,点着油灯与蜡烛的屋内,亮堂堂的,顾婉云把陆衍的神情看得很清楚。

“你要让我做妾?”她盯着他问,眼睛灼热,浑身冰冷。

陆衍波澜不惊,声音平稳,“名分不代表一切。昭乐她愿意接受你,而且她也不是难相处的人,你以后安心过日子就是。”

纵然猜到了结果,明白他后院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且那是金贵无比的公主,是自己这个低微的商户之女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

听到他那样亲口说出来,顾婉云还是难受得眼睛一酸,眼泪就要往下掉。

一直以来,自己背后隐隐的不安是什么,其实许多事情都早已有苗头,只是她不愿意去想。

灯下男人眉目依旧清俊不羁,那是顾婉云看了十几年的熟悉样子,也是她深爱了十几年,从未想过离开的人啊。

可是在那一刻,她终于相信,自己深爱他,可他却是真的不爱她。

可他不爱她,却也不愿放她走。

马车一路回到顾府,绝望之际,顾婉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陆衍非要留下她。

陆衍直接把她扛下了马车,一路到了后院,直接把人扔到了床上。

覆身压了上去。

无论顾婉云如何哭求,他都依旧残暴地在她身上肆虐流连。

宛如一头暴怒的狼,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

事后,他到她耳边低声,“婉云,我们要个孩子。”

顾婉云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打了过去。

陆衍的脸偏过去,忽然捏住身下她的下巴,咬着牙,“当日你要休书,要走。离开我你想去哪里?你一个女子,出去外面要怎么生活?”

“你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除了我,你还能依靠谁?”

“想想你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你能受得了什么苦?”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我说过,除了名分之外,其他的无论什么我都不会委屈你。”

“你在这里,依然住大宅子,依然可以有很多你喜欢的漂亮衣衫和首饰。”

陆衍的话,像是刀子,一刀一刀割着顾婉云的肉。

阿爹去世后,她原以为她在世上还有自己的夫君。

可她的夫君原来也从不属于她。

这时听着陆衍这些可笑的话,顾婉云笑得凄楚。

“陆衍,我知道你当年娶我,是阿爹逼你的。”

“你不肯放我走,是要报复当年阿爹当年逼你吗?”

一直以来,顾婉云都以为陆衍只是性子冷,所以成婚这么多年,两人的关系才只是她一头热。

可直到半年前,阿爹去世时,顾婉云才无意得知,当年陆衍娶她不是心甘情愿的。

他是被阿爹挟恩逼迫的。

那时,顾婉云才知道,原来那么多年,她的真心相许,一腔热枕,真的只是一厢情愿。


陆衍半响没有再说话。

良久之后他起身穿好衣裳,他走之前只留下了一句话:“你好好养着身子,放你走不可能。”

顾婉云呆呆望着帐子,滑落的眼泪片刻把枕巾湿透了。

当年阿爹的强求,求来的是陆衍的怨和不甘。

陆衍要把她困在这里,像养一只锦衣玉食的金丝雀。

他不知道,只要一想到他陆衍每日睡在旁的女人身边,想到他与旁人白头偕老,将来死了都要合葬,她都觉得要呼吸不过来。

她不愿意做什么陆府的妾氏,日日被关在小院子里;

见到公主便要低声下气,听着她如何与陆衍恩爱;

她更不愿意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陆衍与公主伉俪情深的模样。

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一年,两年,或者十年,二十年。

她等了陆衍那么久,几乎付出了整个人生,等到的便是这样被人践踏在脚底的滋味。

*

那夜之后,接连数日,顾婉云都没再见过陆衍。

她也没有机会再出门,院子外面都被死死看牢了。

出不去的唯一好处,就是托病不用过去公主那边请安。

之前陆衍不放她走,顾婉云为降低他的戒心,甚至同意他的要求,以妾氏的身份去给公主敬茶。

公主没有为难她,却比为难她更让她痛苦。

公主让她看见陆衍和公主在一处,是如何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的。

那是她顾婉云和陆衍在一起时,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温柔款意、体贴周到。

也是,他一个昔年因家道中落而不得不寄居她家的寒门子弟,当年还屈辱被迫娶她,又怎么比得上新科显贵状元郎和天之娇女公主的男才女貌、天造地设。

顾婉云以为这回托病,可以有一段日子不用再见这样的画面;她以为公主已经知道怎么对她诛心,就不会再用别的手段为难她。

直到有一日,她身边的丫头兰儿被公主那边来人叫去帮忙打络子。

兰儿手巧,擅长打络子。

顾婉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时常感到恍惚,也没有想太多。

而且以她的身份,不要说公主传唤她身边一个丫头,就是传唤她,她也得乖乖过去。

可等兰儿再回来,人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送回来,身下血淋淋一片。

“这个眼皮子浅的贱婢,竟敢偷我们公主贵客季小姐的镯子。顾氏你不会管教丫头,我们公主代你管教了。”

来人居高临下说了这几句话后,就直接把兰儿扔在地上走了。

顾婉云看到兰儿浑身是血的模样,已经顾不得问清是怎么回事,急急叫人,“快去请大夫。”

却一个大夫都没能请来。

府上平日惯请的大夫请不来,其他医馆的大夫也一样请不来。

顾婉云心痛不已,失控大叫,“叫陆衍回来,让他去请大夫。”

可陆衍直到晚间才回来。

期间,顾婉云只能靠自己给兰儿处理伤口,希望她能熬到大夫到。

同时也问清发生了什么事,公主今天邀了好友季小姐上门,商量打络子。

叫了兰儿过去帮忙,没想到兰儿暗中偷藏了季小姐的手镯。

顾婉云心里就清楚了,不是兰儿偷手镯,而是公主不好明面上折辱她,于是借她身边的丫头作文章。

顾婉云痛苦又难堪,却毫无办法。

等晚间一听到陆衍回来,她立即亲自跑去找他。

她走得极快,下人们都还没来得及禀报,顾婉云便听到了屋子里陆衍和另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我听闻你那妾氏生得貌美如花,竟把我皇妹都给比了下去。”

正是昭云公主的皇兄,当朝二皇子。

陆衍说:“她不过是个商户女,上不得台面,也没什么内涵。我之所以留着她也是看她可怜,孤身一人。”

“若说知心,哪里比得上公主知书达理、德才兼备。”

二皇子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是个痴情种,这才不远千里地把她接了过来。”

陆衍笑得随意,“妾氏而已,空闲时候打发时间。”

顾婉云站在柱子后面,浑身的血都似倒流了一般,发冷发抖。


从数月前知晓陆衍把她困在偏院、不让她知道他已经和公主大婚;

从他亲口承认她日后在陆府只能是一个妾,她终于相信她多年的一厢情愿,原来也是黄粱一梦。

可不管她如何死心绝望,每次听见他那些诛心的话,她心上千疮百孔的伤口仍是会汩汩流血。

顾婉云悲凉生硬地扯出一个笑,眼泪仍然是猝不及防地掉落。

可是如今,她还是要求他的。

等那个男人走了好一会儿,顾婉云这才擦了眼泪,上前扣门。

“你怎么来了?”陆衍没想到顾婉云会主动找他,眼里有一点亮。

顾婉云直接扑通跪下去,“兰儿受伤了,公主冤枉她偷东西,把她打了个半死。”

“陆衍,我求你找个大夫来给她看看成吗?”

陆衍恼顾婉云出逃,这几天,一直等着顾婉云低头认错。

可他等来的却是她为了她那个丫头向他下跪。

陆衍退后两步,面色冷淡了起来:“丫头偷贵人东西,打死都不为过。”

顾婉云心头一颤,她看着眼前笔直站着的人,用一种非常陌生、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陆衍。

“兰儿没有。”

他可以对她绝情,但怎么能是非不分、颠倒黑白?

陆衍冷沉眸子里藏着一抹暗意,冷哼,“没有?前些日子敢私下帮主人家妾室出逃,这样吃里扒外的奴仆,我怀疑她还包藏其他祸心。”

“是还不能让她死,还得好好审审。”

顾婉云震惊地瞪大眼,同时心中又恍惚,胸腔里一阵阵的疼。

原来,他还在为兰儿帮她出逃的事恼着,他在借机发难。

他要她低头。

见她愣怔又复杂的神色,陌生又疏远的眼神,陆衍捏住她下巴,声音染上冷意:“婉云,你说过,一辈子都会陪在我身边的。”

“往后别再想着走,也不要再为其人落泪,否则我会处置了那个丫头。”

陆衍眼神渐渐聚起阴霾,指腹轻轻擦着顾婉云的唇瓣。

她是商户之女,顾家又只得她一个女儿,从小锦衣玉食,受尽宠爱,最吃不得苦。

却为了那个名分要离开他。

是,他是给了她委屈,要她做妾,可除了妾氏的名分,在其他地方,他又什么时候给过她委屈?

多年前他被她爹挟恩而报娶他,他很不是滋味,但这么多年,他都没想过和她分开。

陆衍当日想过顾婉云的反应,他想或许她会大哭大闹,可他没有想到,她竟然提出要和离,或者休书。

她要走。

她是这样令他失望,甚至让他怀疑她并不是如她一直所说的那般在意他,爱他,所以才会这样轻易地想走。

他娶了公主是无奈之举,更兼皇上赐婚。

他暂时没有办法告诉她,也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

可她若是真正爱她,不该是不在乎那些名分的么?她说过为他付出性命也愿意的。

绝望忽然就如潮水一般漫上心头,顾婉云唇边勾出了一丝凄凉的笑,喉咙哽咽,“我不会再走……”

她明白,她如今是毫无反抗余地的。

他要困住她,偿还当年他被她困住的苦楚。

兰儿最终捡回了一条小命,可日后她的身体也不能再如以前了。

顾婉云歇了逃走的心思,每日连屋子都不出,不反抗不说话,如一块木头。

直到公主生辰这一日,府上大办宴席,许多达官贵人来贺。

顾婉云心中很是抵触,但也不得不穿戴好,强颜欢笑出席。

宴席上男客女眷都非常地多,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

陆衍和昭乐公主亲密并肩坐在上座,男的俊朗无双,女的眉目如画,看起来无比登对,羡煞众人。

顾婉云垂着眸子,很安静,面上什么神色都没有。

她发现自己很奇怪,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可却已经不会流泪了。

好似在这些日子里,眼泪早在深夜流干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