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大明皇太孙

大明皇太孙

关河万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朱允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大明,成了一个白痴王爷。偶得咸鱼系统,他开始每天低调积累咸鱼值,然而他却不知朱元璋竟然有偷听心声的本事。为此,在不知不觉间,他的那些小九九全部被他的皇爷爷知道了……

主角:朱允熥   更新:2022-07-15 2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允熥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皇太孙》,由网络作家“关河万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朱允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大明,成了一个白痴王爷。偶得咸鱼系统,他开始每天低调积累咸鱼值,然而他却不知朱元璋竟然有偷听心声的本事。为此,在不知不觉间,他的那些小九九全部被他的皇爷爷知道了……

《大明皇太孙》精彩片段

大明,应天,文华殿。

皇孙们正在方孝孺的带领下高声诵读。

洪武大帝朱元璋在殿外听了一会儿,信步入内。

读书声戛然而止。

“皇爷爷!”

“皇爷爷!”

众多皇孙连声问好,方孝孺急忙上前,撩袍下跪:

“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朱元璋大手一挥:“咱在外边听了,你教得很好!”

方孝孺:“并非臣教得好,而是皇子们聪明颖悟。”

朱元璋爽朗一笑道:“咱的皇孙里……”

忽然,一阵如雷的呼噜声响起,打断了朱元璋的兴致。

循声望去,一个人靠在角落里,歪在蒲团上。

口角的哈喇子往下直流。

形象极为不雅。

朱元璋脸上阴云密布,皇孙们却兴奋不已。

正在熟睡的是朱元璋嫡孙、太子朱标之嫡次子。

虽然有着尊贵的血脉,却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从小失去母亲,性格软弱,唯唯诺诺。

紧张之下,话都说不清楚。

与太子朱标的庶子朱允炆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年前,朱元璋已察觉到朱标的身体江河日下,未必能活过自己。

必须未雨绸缪,提前确定大明储君。

今天顺便来此,了解一下各位皇孙的学习情况。

哪知道,朱允熥更加不堪,居然在课堂上睡大觉!

其实,此时的朱允熥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一个现代人给占据了。

那时起,朱允熥得到了一个咸鱼系统,用咸鱼值来换取各种物品和技能。

系统特别强调,如果十年之内低调发育、不引人注意,10年之后就得到巨大资源并助他登顶大明。

就算系统不强调,朱允熥也不敢高调。

朱元璋在位之时,参与大明朝政,没什么好处!

当官的那是提着脑袋在干活!

作为朱元璋的嫡孙,倒不至于被杀头,但每天早上3点多上朝,简直要人亲命!

四年过去了,朱允熥早就精通了历史人文、山川地理、军事谋略等等。

这些皇孙们背几天都不会的古文,朱允熥一眼就会了。

正在熟睡的朱允熥感到了一丝异样,一睁眼,哦,老朱来了。

朱允熥立马跪下,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

“皇爷爷,我身子虚弱,一听这课就犯困。老师讲的,我都听不懂。”

朱元璋正要发怒,忽然脑海中钻进一个声音:

「嘿嘿,其实,方孝孺讲的我都会。我会的,方孝孺绝对不会。」

谁?

朱元璋一惊,四下巡视。

这殿里并无旁人!

也许是,年龄大了,耳朵出问题了。

朱元璋摇了摇头,决定一会儿让太医来把把脉。

“咱今儿来就是想考较一下皇孙们的学业,我就出几副对联吧。”

朱元璋在当皇帝之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酷爱钻研,特别擅长对联。

当上皇帝后经常与大臣切磋对联,被世人称为对联天子。

后出了几个对联,皇子们水平倒也不俗,特别是二皇孙朱允炆表现尤为突出。

再看看朱允熥,啥也不会,简直就是饭桶啊。

名字是朱元璋亲自起的,他翻了书,找出来这么一个字。

以为“熥”是通天彻地之意,哪知道这个字的真正意思是把熟食蒸热。

作为天子,哪有认错的道理?

再说了,第三子,注定不能坐江山,那就吃饱喝足,当个不管事的太平王爷即可。

朱允炆连续对上了好几个联,激动得满脸通红。

「唉,对联有个屁用?能退敌,还是能治国?以为朱元璋是个务实之人,哪知道也和方孝孺这些酸儒一样,净玩虚的!」

又是一句话,冲进了朱元璋的脑海。

又来了,耳朵又出问题了?

「看看二哥激动成那个样子了,老朱也敢把江山交给他?难怪,朱允炆当上皇帝才四年,就被朱棣给赶下台了。」

啊?!

朱元璋瞬间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三皇孙朱允熥。

但,明明,朱允熥没有张嘴,更没出声!

难道,自己能听到朱允熥的心里话?

嗯?

他居然直接呼叫自己的名字,没大没小!

不过,这个暂时顾不上了。

朱元璋决定再试一下:“允熥,对联不能治国,但可调节性情,怎么能轻看呢?”

朱允熥连忙点头:“皇爷爷说得,极是!我以后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怪了,老爷子居然能看出来我想啥?难道刚才我演得不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看来,啥事都瞒不住老爷子!」

「老爷子的眼力,恐怕就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难怪他创立的锦衣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对是特务界的天花板!」

朱元璋心中骇然,自己居然真的可以听到这个皇孙的心声!

这小子居然在自己面前演戏?

朱元璋当皇帝以来,高高在上,听到的从来都是奉承。

这下子听到孙子真实的心声,感到新鲜无比。

当真有趣!

不对,这孩子为什么说我把江山交给了允炆?

嗯,看出这一点倒也不足为奇,毕竟允炆一向聪明乖巧,自己关注的也最多。

但是他说,朱允炆当上皇帝才四年就被老四朱棣赶下台了?

怎么可能?简直是胡说八道!

但朱元璋又不好当面质问,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能够听到一个皇孙的心声。

「老爷子的头发又白了,皇帝这活真不是人干的呀。北边还在打仗,南面又不消停,两头打仗,军费不足,真够老爷子喝一壶的!」

朱元璋大惊,这孩子居然说“两头打仗”!

朱元璋接到密报:麓川思伦发入寇,号称三十万大军,结寨于摩沙勒寨,镇守云南的西平侯沐英严阵以待。

这个消息属于绝密,尚未对任何人公布,这孩子咋就知道了?

朱允熥一向废物,宫内宫外不可能有人向他靠拢,更不可能得到这么绝密的消息。

难道这孩子能通过去、知未来?

太不可思议了!

但事实让他不得不相信。

「其实啊,此事大可不必忧虑,甚至连军费都不必再筹集了。当然了,我绝不会把这些告诉别人的。」

嗯?此事不必忧虑?

蓝玉此时正在追击残元势力,没有军费和粮草,怎么支撑得下去?

难道他知道事情的结果?

朱元璋不好点出西南战事,那用北方战事对他进行旁敲侧击。

“允熥,你对北方战事怎么看?”

此话一出,皇孙们都很是诧异。

北方战事,举国关注的重大问题,皇爷爷不问大臣、不问苍天,居然问一个白痴皇孙!

朱允熥没想到朱元璋会直接点名。

虽然知道北方战事的过程和结果,但说出来,谁会相信?

再何况,10年之内的生存法则是:苟住,不要引人注意。

“皇,皇爷爷,这么大,大大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呢?二哥英,英明神武,他肯定知道。”朱允熥开始磕巴了。

朱元璋的脑海中却马上响起一个声音:

「嗯,我知道北方战事的结果,就是不告诉你!老爷子这么问,难道是我的表情管理出了问题?嗯,老爷子的眼睛岂是好骗的?那就心如止水,不起波澜,老僧入定!」

朱元璋的心此时就像是猫抓似的。

这个孙子,太孙子了!

关键时刻,他断了,连且听下回分解都没有!

再听,再也听不到这个皇孙的心声!

看来,这小子有所警觉!

此事倒也不急于一时,慢慢再套他的话。

再说了,今天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

太过震憾!得回到养心殿好好消化一番。

朱元璋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明日早朝,允熥一同参加廷议。”

 


朱允熥大惊,不会吧,朱元璋这是发哪门子神经?

“皇爷爷,参加廷议,这种事怎么能让我参加呢?还是二哥去吧?”

「老爷子啊,上早朝这么辛苦的事,你怎么能让我干呢?我在外面,晚上喝着小酒,搂着小妞,早上怎么起得来?真是,惨人无道!」

朱元璋心中有气,廷议,那是谁都能参加的?

让你参加廷议,这是多大的恩宠和荣誉?你居然说惨无人道?

什么?这小子在外面,晚上喝着小酒、搂着小妞?

太不像话了!

好好调查一下!

朱元璋越走越远,朱允熥的心声也渐渐小了下去,最后消失。

看来,要听到这个皇孙的心声,还得离他近一点!

朱允炆看着这个窝囊三弟,实在是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皇爷爷刚才来考较大家,明明是自己表现优秀来着?

怎么皇爷爷就只和朱允熥说话?

皇爷爷问话,朱允熥也没说出什么来。

并且还在一味地推托,同时让他参加廷议!

似乎皇爷爷今天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注意力全在朱允熥身上!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一时间,朱允炆心乱如麻。

听说这一段时间,皇爷爷要选储君。

从叔叔们中间选,最大的可能是四叔朱棣。

但是听说皇爷爷又改了主意,要从皇孙中选一个。

皇孙中间选一个的话,人选只有两个人:自己和三弟朱允熥。

从血脉上讲,朱允熥是嫡子,自己是庶出。

从人脉上讲,朱允熥只有淮西武将集团的支持,而自己则有文官集团的支持。

从能力上讲,朱允熥根本无法与自己相比。

更更重要的是,皇爷爷和父亲都喜欢自己。

朱允熥这个蠢货,天天闷着头,就不在皇爷爷和父亲面前出现。

这是他最大的优势。

然而,今天,好像皇爷爷忽然对白痴三弟的态度大变。

朱允炆快速到后宫找到母后吕氏。

吕氏听后,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安慰道:“我儿尽管放宽心就是。朱允熥这个白痴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或许,陛下让他参加廷议的目的,就是让他当众出丑,让支持他的那些武将们无话可说!”

朱允炆一听,还是母后厉害,一下子就分析到了点子上!

朱允熥的住处不在皇宫。

而是在宫外。

那是舅舅常升给他找的一个院子。

母亲是常遇春的女儿,二舅常升是开国公。

母亲死之后,朱允炆的母亲吕氏被封为太子妃。

朱允熥天天在宫中不得不喊吕氏为母妃。

在没旁人在场的时候,吕氏对朱允熥就没有好脸色。

二舅常升看不过去,就在宫外给他置办了一套宅院。

为此事,好脾气的太子朱标还和常升吵了一架。

最后还是暴脾气的常升占了上风。

朱标这才了解到自己这个平庸儿子的难处,默认他到宫外居住,但有一个要求:文华殿里的功课不能落下。

四年前,常升到辽东打仗,捡了几个高丽女孩。

几名女孩年纪太小,想到外甥朱允熥没有什么玩伴,就直接塞到了朱允熥的府上作丫头。

朱允熥走回院子:“梅儿、兰儿,我回来了!”

梅儿、兰儿快步走出来:“少爷回来了,火锅已经准备好了。”

朱允熥捏了一下两人的脸蛋:“梅儿、兰儿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能干了!”

炭火已经燃起,驱走了初春的寒意。

这些精美的鸳鸯火锅、辣椒牛肉底料、薄薄的羊肉卷、毛肚以及蔬菜,都是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

为了防止香味溢出,选择了在密封最好的房间就餐。

这些器材和食材都是朱允熥用咸鱼值来兑换的物品,存在了系统空间里。

每天吃的时候,从系统空间里取出一点放在后院里。

梅儿、兰儿到后面取出来即可。

两个女孩都是高丽人,以为这就是大明人普遍的状态。

后来两人出去逛街才发现,公子的宅院才是最富有的,大街上最高档的酒楼也无法与公子制作的食品相比。

公子说,这些都是他的秘密。

为公子保守秘密,是她们神圣的职责。

“吃火锅,再喝点酒,驱驱寒气。”朱允熥随手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一瓶上好的毛台。

几杯下肚,梅儿和兰儿都醉了,而后自觉褪下衣物,为朱允熥暖床。

能在这个时代,喝到顶级的毛台,幸福感爆棚啊。

不过,想到今天的朱元璋,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一切,洞察世间人心。

从一个和尚开局,得到整个天下,朱元璋果真不是简单人物。

以后,真的要小心把自己藏起来,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

让朱元璋立自己为皇太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都别想!

如果尽力表现自己,只会让朱元璋更加厌烦。

还有一个最深层的原因:自己身后有淮西武装集团的支持!

如果自己当了皇太孙,最后承继大统,朱元璋担心这些武将更加飞扬跋扈。

外戚掌权、夺权的教训太过深刻!

所以,朱元璋宁愿选择庶出的朱允炆!

这就不存在外戚掌权、夺权的问题。

所以,任自己怎么表现,也不可能成为皇太孙。

当然,历史的朱允熥,下场是悲惨的。

想要改变这种命运,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当咸鱼,积累咸鱼值。

10年期限一到,那个神秘的资源出现,他就可以登顶大明!

命运自然改变。

你永远可以相信系统!

有了系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又喝了一小杯毛台,咂摸咂摸嘴巴,心中却想着明天的事。

老爷子让自己参加廷议,到底是干什么?

自己今天的表现,怎么也算不上优秀吧?

又或许是朱允炆做错了什么事,老爷子借自己来敲打一下朱允炆。

第二天,朱允熥睡得正香,院门被拍得震天响。

一听粗嗓门就知道是二舅常升。

差一点忘了,还有上早朝这回事。

常升把马都准备好了,坐下之后,两人并排而行。

“我的好外甥啊,你这次可是给我们老常家争脸了!啧啧,都能上早朝了!允炆那小子就没参加过!”

常升的话说得异常大声,故意要让前后赶去上早朝的官员们听到。

官员中有骑马的,有坐轿的,也有不少是步行小跑的。

骑马的大多是武官,立马凑过来,对朱允熥好一顿表扬。

连朱允熥自己都怀疑起来,我有这么好吗?

坐轿的、步行的,好多都是不屑一顾,这事,是好是坏,还难说呢。

这些武人,太没素质,看不清形势!

说着说着,宫门到了。

下轿的下轿,下马的下马。

跟着常升走进去,不少人把目光扫过来。

刚开始朱允熥心平气和、泰然自若,常升更觉得脸上有光了。

忽然,朱允熥的脸色不安起来,说话又恢复了过去的常态:磕巴。

进入大殿,朱允熥找到最后一排的最角落,低头缩脖站着。

这地方,既不引人注意,也没有冷风吹着,如此,甚好。

听了一些春播、种子、耕牛等议题,一点都不刺激,朱允熥靠着墙角,昏昏欲睡。

正在迷迷乎乎间,一双大手把朱允熥给推醒了。

“醒醒,陛下叫你呢。”

 


“啊,叫我了?”

朱允熥醒了,看到常升那胡子拉碴的脸,写满焦急。

常升不由分说,拉着朱允熥往前走。

一帮子武将本来很兴奋,如此重大的事情,陛下居然问朱允熥来了没有!

这摆明了是要考较朱允熥啊。

如果朱允熥回答得当,表现突出,就为争夺皇太孙之位增加了大大的筹码。

哪知道,这小子居然睡着了!

走出来的时候,还不情不愿的。

就差他二舅常升拎着他的耳朵了。

难道常升没有告诉他外甥参加这次廷议的重大意义吗?

常升把朱允熥推到第一排,就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心中直打鼓,我的好外甥,亲外甥啊,可是得好好表现!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错过这个机会,你和我们常家,还有蓝玉家,恐怕就要遭罪了!

大殿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朱允熥身上。

好多大臣都是第一次见到朱允熥。

这些年,活跃在前台的皇孙是朱允炆,知书达礼,一致被大家看好。

而朱允熥如同消失了一样。

今天一看,朱允熥能比过朱允炆的,恐怕就只有相貌了。

谁又能想到,这副好看的皮囊之下,包的全是草。

朱元璋看着下面朱允熥像个呆头鹅一样站着,心中忽然生起一股怜悯。

这孩子明显是装的!

为什么这样呢?

还不是因为母亲死得早吗?

“允熥,来了就好。昨个咱问你北方战事,你推给你二哥。今天你二哥没来。你有啥就说啥。”

朱元璋说完,大臣们都吃惊了。

陛下一向是严厉、严酷,刚才居然是和颜悦色!

「老爷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北方战事,问朱允熥?」

听到朱允熥的心声,朱元璋有些凌乱,难道你不是朱允熥?

这小子,还没睡醒吗?

“皇爷爷,有蓝将军出马,一定会扫清北元残余、扬我大明国威!”

朱允熥的回答并不意外,因为蓝玉是常遇春的妻弟,也是朱允熥的舅祖父。

人家是一家人,当然得这么说。

刚才大家讨论的问题是,蓝玉率军北上已经两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北元的主力!

粮草基本没有了,朝廷还要不要为蓝玉筹集粮草。

如果蓝玉还是找不到敌人,怎么办?

是撤回来,还是继续寻敌?

“允熥,蓝玉现在是该撤回,还是该继续?”朱元璋也不费话,单刀直入。

刚才,朝堂上形成了两个阵营。

要求蓝玉撤军的,主要是文官集团。

要求继续寻敌的,主要是武官集团。

朱允熥“胆怯”地四处看了看,小心翼翼地说道:“皇,皇爷爷,撤与不撤,事关重大,一定要充分讨论、发扬民主、慎重决策。”

朱允熥说完就退后了一步。

就这样?说完了?

文官们心中暗笑,这话谁都能讲,这是无比正确的废话!

其实是啥也没说,这能把陛下给糊弄过去?

武官们心里也凉了。

你说不出个道道也就罢了,直接支持蓝玉继续寻敌!

这起码还有个观点!

常升摇了摇头,从昨天到到现在,自己对外甥寄予的厚望,果真是太厚了。

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弱啊。

朱元璋正要询问,脑海里就响起了朱允熥的心声:「嘿嘿,要是撤了才是真傻!都去了两个月了,还在乎多一个月吗?」

「这些文官真是一帮傻比,让蓝玉两手空空地回来,岂不是证明了老朱的愚蠢?」

朱元璋无语了,这孙子,居然把他喊老朱!

简直是没大没小!目无尊上!

不过,这孩子是自己孙子。

自己都是快入土的人了,何必跟孙子计较?

嗯?他后面这句话,说的倒是挺有道理!

让蓝玉北上击元,是自己的决策!

今天廷议之初,他就没有打算让蓝玉撤回来。

没想到,自己这一点心思,这个看起来傻傻的皇孙倒是猜出来了!

「就看老朱肯不肯下这个决心了!千万不要动摇啊!把北元从地图上抹去,在此一举!」

「蓝玉啊,你出发前应该跟我说一声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费劲了。」

「不过相信你也能最终找得到,元主脱古思帖木儿躲藏的地方,真的不难找。」

什么?

这个皇孙知道元主的藏身之处?!

朱元璋不动声色,决定听下去。

哪知道,这小子的心声到这里,又断了!

“陛下,”太常寺卿黄子澄出班奏道:“臣黄子澄以为,北元势力不足为惧,动用15万大军扫除残余,未免有些大题小作。”

黄子澄同时还是伴读东宫,是太子的属官,平时也难得发言。

今天终于抓到空档发表言论了,还专门说了名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

「原来,这个酸不拉叽的家伙就是黄子澄?」

「这家伙除了会点之乎者也,除了有点文人气节,其他的可就啥也没有了!」

「治国他不行,坏事头一名!」

朱元璋没想到朱允熥对黄子澄这样的评价!

但他现在急于想听到朱允熥关于元主藏身地点的心声。

要不是黄子澄插话,皇孙就把这个地点说出来了!

朱元璋看黄子澄还要说话,大声道:“黄子澄,你给咱闭嘴!”

黄子澄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真不明白,陛下怎么突然发火了!

黄子澄闭嘴了,大殿中一片寂静。

「老爷子果然威武!黄子澄,该怼!北元不足为惧?开玩笑!」

「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人,那么好灭的?残余?几十年后,他们又是大明的威胁!他们的后代,把大明皇帝都给俘虏了!」

啊,朱元璋又惊了!

难道是朱允熥这小子在危言耸听?

不应该!如果他想危言耸听,那也应该是大声说出来,不可能闷在心里。

也只有自己能听到他的心声。

这小子可能真的能够知晓未来!

朱元璋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元主脱古思帖木儿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不过,让老爷子运一些粮草过去也是对的。万一蓝玉粮草不济,就算找到了,那也成了强弩之末,北元是以逸待劳,蓝玉就危险了呀。」

「蓝玉毕竟是我的舅祖父,是不是找个什么渠道,给他说一说元主的藏身地点……」

听到,这里,朱元璋听不到了。

原来,是朱允熥往后面退了几步。

又到了关键时刻!

“允熥,你近前来说话,皇爷爷也不会吃了你!”朱元璋说道。

常升听出来了,陛下今天对自己的外甥格外不同!

还让他近前说话!

皇爷爷不会吃了你,这话,多亲切!

自己的外甥可算是等到了这一天!

我的老姐姐,你在九泉之下看到了吧!

“允熥,你说说,元主有可能藏在哪里?”

朱元璋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点题。

刚才皇孙的心声说得,太有道理了,其实也正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长时间找不到元主藏身之处,蓝玉的大军疲惫之时,就算他不找元主,元主也会找上门来。

到时,真的是灭顶之灾!

这可是十五万大军,整个大明的精锐!

必须问出元主藏在哪里!

“皇爷爷,北方草原那么大,藏在哪里都有可能。具体在哪里,孙儿我也说不好。”

朱允熥心想,千万不能说出来。

今天能够到朝堂就已经是被逼无奈,已经引起人们注意了。

「嘿嘿,我才不告诉你们元主藏在哪里。」

「这帮朝臣也真够可以的,就不会看看地图?难道这个时代,还没有地图?」

朱元璋还没从皇孙心声中得到答案,心里痒得像猫抓。

地图?

养心殿里挂着的正好有一张大地图!

那就把允熥这小子揪到地图前,不信找不出元主藏在哪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