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锦绣福妻有点田

锦绣福妻有点田

闲云野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锦绣福妻有点田》穿越古代小说,现已编写完结了,故事情感深刻真实,小说作者“闲云野鹤”原创经典文,主人公:唐初夏、陈堇年,拒绝沉默乏味腔调,本书生动活泼,原书名:《锦绣田园:山里汉的俏织娘》,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火灾,一抹异世界魂魄来到古代;英雄救美,刚穿越就遇上古代美男子。他们各有目的,却因为兴趣相投,被对方真挚善良所打动,渐渐的走到了一起。在唐初夏看来,陈堇年为了报恩,甘愿牺牲自己,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值得赞赏。

主角:唐初夏,陈堇年   更新:2022-07-15 2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初夏,陈堇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锦绣福妻有点田》,由网络作家“闲云野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锦绣福妻有点田》穿越古代小说,现已编写完结了,故事情感深刻真实,小说作者“闲云野鹤”原创经典文,主人公:唐初夏、陈堇年,拒绝沉默乏味腔调,本书生动活泼,原书名:《锦绣田园:山里汉的俏织娘》,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火灾,一抹异世界魂魄来到古代;英雄救美,刚穿越就遇上古代美男子。他们各有目的,却因为兴趣相投,被对方真挚善良所打动,渐渐的走到了一起。在唐初夏看来,陈堇年为了报恩,甘愿牺牲自己,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值得赞赏。

《锦绣福妻有点田》精彩片段

靠山村,初夏。

自己是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唐初夏有些疑惑?那么大的火,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头发和身体都烧着了,火苗舔着皮肉的焦糊味道,一层层的燎泡起来了,而且烟特别大,呛得她的肺部火烧火燎的,已经不能呼吸了。

唐初夏恨啊,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一直养着的竟然是一头白眼狼。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疼了二十年,护了二十年的妹妹,竟然会因为自己那间刺绣工作室而杀了自己。

可是现在唐初夏感觉不到了烟火,而是感觉自己在一艘颠簸的小船上,船板还特别的硬,硌的自己非常的难受,尤其是胸口的位置,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是的,唐初夏觉得自己的头特别的疼,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好像是一个姑娘的记忆,以一种强盗似的方式灌入自己的脑海。

唐初夏看到的是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姑娘的一生,不过这一生有些简短,只有十四年。

慈爱的祖父母,勤劳的爹娘,还有温柔的大姐,可爱的小弟,还有那个让她一直都觉得幸福和自豪的未婚夫......

“初夏啊,这是怎么弄的啊?初夏,你这是要疼死娘啊,陈家小兄弟,多谢你了,我家初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活不成了啊。”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抱着唐初夏,从唐初夏后脑浸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

“在山边树林,路过而已,她伤的不轻,请个大夫吧,告辞了。”陈堇年带着伤疤的脸看着有些吓人,加上高大壮硕像是半截铁塔一般,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这陈堇年在村子里也算是有一号,是陈家的老来子,不过出生的时候难产,好不容易生下来了,又不像是一般的婴儿出生的时候是红彤彤的,倒是古铜色,看着挺吓人的。

加上陈堇年出生在七月十五“鬼节”这一天,日子不好,要不是陈家的老祖母疼爱孙子,这孩子估计都被他娘给扔到山上喂狼去了。

“哎,陈家小兄弟,你......”还没等唐母的话说完呢,陈堇年瘸着一条右腿已经走远了。

“娘,快把二妹抱到屋里去,爹,快去请大夫啊,爷爷,奶奶,初夏受伤了。”唐秀禾心疼的直掉眼泪,赶紧跟着娘把妹妹抱进了屋里,唐家一阵人仰马翻。

唐初夏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就是一团浆糊,前世今生的事情在一块纠结着,分不清哪个是自己,也听不清谁在自己的耳边说话,想吐吐不出来,又被灌了满嘴的苦汁,实在是有苦难言。

“这可怎么办啊?初夏这孩子,从小就没病没灾的,怎么糟了这么大的罪,我的闺女哦。”只是三天的时间,唐母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眼睛都熬红了。

而大姐唐秀禾的眼睛更是肿的像是核桃一般,姐妹俩相差两岁,感情非常的好,小弟唐俊山小脸绷着,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手紧紧地被大姐抓着。

“娘,我一定要把害二姐的人给抓出来,给二姐报仇。”唐俊山的童音非常的清脆,让屋子里的人都跟着心里一惊。

“不管是哪个兔崽子敢这么对我的闺女,我非得把他碎尸万段了不可。”唐父蹲在地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旱烟,已经三天过去了,到底是谁伤害的自家二闺女,一点线索都没有。

“笃笃笃,笃笃笃,有人在家吗?亲家公,亲家母,你们在家吗?”大门外有人拍门喊话,一听这声音唐家人就知道了,是唐初夏未来的婆家来人了。

唐初夏刚刚受伤的那天动静闹得挺大,大半个村子的人都惊动了,陈家来人送了一些东西过来看看,没想到,怎么现在又来了。

唐父和唐母对视了一眼,难道是来退亲的?也不怪唐家人这么想,现在眼看着唐初夏生死未卜,多少的好药灌进去也无济于事,村里很多人都说,这门亲事怕是不成了。

陈家要是这个节骨眼来退亲的话,真是拿刀子往唐家人的心上戳了。

“我去看看,他们要是敢这个时候悔婚,拼了这条命不要,我跟他们陈家干到底。”唐父把手里的旱烟袋都扔了,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大姐儿,去看看你爹,别出事。”唐母还是保持着理智,要是还没怎么样呢,先跟未来的亲家打起来了,有理也要变成没理了。

唐秀禾赶紧追了出去,等到了院子的时候,自己爹的脸色缓和,没有打起了,唐秀禾松了一口气。


“亲家公,我们今天来啊,就是看看初夏,现在孩子怎么样了?这孩子是个可人疼的,糟了这么大的罪,可得好好的照顾,这不是嘛,我们买了点东西,来看看孩子。”

陈家两口子都来了,还带着儿子陈朝辉,作为唐初夏的未婚夫,他来看看也是理所应当的。

“爹,请陈伯父和陈伯母他们进来说话吧,外面太晒了。”唐秀禾见自己爹不说话,只好自己来了。

“那就进来吧,初夏还没醒,你们费心了。”唐父的声音带着嘶哑,想来着急上火的情绪不好也是常理。

“哎,哎,秀禾这孩子真懂事,等你出嫁的时候,伯母给你添妆啊。”陈母是个非常会说话的人,拉着唐秀禾的手。

“见过大姐。”陈朝辉冲着唐秀禾行了一礼。

要说起来这个陈朝辉啊,在村子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今年刚刚十六岁,已经是童生了,明年秋天就要考秀才。

今天陈朝辉穿了一身深蓝色的长衫,长得也不像是乡下男子那么黑,特别的白净,甚至比一般的女孩子都要更白。

当初要不是唐家爷爷对陈家爷爷有救命之恩,恐怕这亲事还轮不到唐初夏的头上呢。

“客气了,请进吧。”唐秀禾礼貌而又疏离,自己也是定了亲的大姑娘,要是跟未来的妹夫交从过密,实在是好说不好听,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是陈朝辉来唐秀禾都下意识地避讳。

陈朝辉起身的时候,唐秀禾已经走了,看着唐秀禾婀娜的背影,陈朝辉的眼神变了几变,他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还有个唐俊山呢。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唐俊山特别的不客气,不知道为什么,唐俊山就是不喜欢这个读书人的二姐夫,从来不叫人,更不会对他好好说话。

“俊山又长高了。”陈朝辉的脸色有一瞬间的裂痕,但是想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陈朝辉维持着自己脸上温和的笑容。

“哼,要你管。”唐俊山转身就跑,陈朝辉脸色有些阴郁。

他是村子里唯一的读书人,能够“贵步临贱地”已经是给他们唐家脸了,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这个小崽子,早晚收拾他。

陈家一家三口进了唐家的屋里,相对于陈家的高屋亮瓦,陈家的条件就相对差了不少,但是唐母是个勤快的,还有两个女儿帮忙,屋子里收拾的干净整洁,除了暗了一点,其实也没有其他的了。

寒暄了一阵,陈母轻咳了一声,步入了正题,“亲家公,亲家母,今天我们一家三口过来啊,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我家朝辉跟初夏的亲事。”

陈母还没说完话呢,唐父一下子就炸了,“你们想干什么?想退亲?告诉你,没门,我家初夏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你们现在就给定了醒不过来了是不是?”唐父双目赤红,像是要吃人。

把陈母吓坏了,连连往后退,要不是陈朝辉给扶住了的话,非得绊倒在地上不可。

看着这样的唐父,陈朝辉心中就两个字“粗鄙”,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岳父竟然是这么个货色。

但是,陈朝辉是什么人啊,是村子里唯一的读书人啊,哪能表现在脸上呢,赶紧扶住母亲说道,“岳父大人请息怒,我们不是来退亲的,而是想要娶亲的。”

“什么?娶亲?”唐父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公鸡,现在毛顺下去了一点,更多的是意外,毕竟初夏现在这种状态,不管是退亲还是娶亲都不太合适。

“亲家公,你别生气啊,你听我们把话说完啊,初夏跟我家朝辉是从小定的亲,哪能退亲呢,那我们陈家成了什么人了。”陈母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唐父,幸亏自己是想要娶亲,要是退亲啊,今天怕是出不了这个屋了。

“不是最好。”唐父一听,火气消了,说了一句之后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唐母赶紧赔笑脸,“亲家母,你被生气,我家当家的脾气急,你别怪他,来,吃点瓜子。”唐母一听心中还是挺热乎的,陈家到底是读书人家,没做出来那种戳人心窝子的事。

“亲家母,两个孩子呢从小定的娃娃亲,现在初夏这个样子,我们也不会做出那种背弃的事情来,我们是想抓紧把婚事给办了,孩子就到我们家养伤。”

“男子阳气重,加上他们本来也是要成婚的,这样也能冲一冲,说不定就好了呢,就看亲家公和亲家母舍的不舍的了?”陈母非常有信心地说道,她知道唐家在意的是什么。


“说一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初夏这个孩子真的有个万一的话,陈家的祖坟,也能有初夏的位置。”

陈母非常会说话,这可是要用自己儿子的气运来帮助初夏的,这一般的人家可舍不得,还有进陈家祖坟这件事,对现在的唐家和唐初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陈母此言一出,唐家人都惊呆了,“这,这,亲家母,让朝辉给我家初夏冲......”冲什么唐母没有说出来,毕竟还要顾及陈朝辉的脸面。

“岳母大人,这是小婿自愿的,只要初夏能够安好,做什么我都愿意。”陈朝辉把一个有情有义的未婚夫形象,维护的非常好。

唐母擦起了眼泪,唐父死死地盯着陈朝辉,仿佛要在陈朝辉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你真的这么想的?我家初夏要是一直都醒不过来呢?或者是......”唐父的话说到一半就哽咽住了,自己的闺女自己疼,就算是明知道希望渺茫,也不忍心说出那几个字来。

陈朝辉倒是知机,马上行礼道:“岳父大人,小婿绝不反悔。”陈超说的斩钉截铁。

于是乎,在初夏昏迷不醒的第七天里,被人抬到了陈家,与此同时,陈家还有另外一场婚礼,是陈家那个“万年老光棍”陈堇年娶妻,娶的还是里正家的闺女,不过陈堇年出门没在家,一只大红公鸡代替陈堇年拜的堂。

大家都挺奇怪的,以前也没听说陈堇年要成亲啊,怎么还赶着跟自己的侄子一天成亲,娶得还是里正家的闺女,这事情太诡异了。

不过里正家放出话来,说什么当年陈堇年的祖母对里正家有恩,两个孩子早就有婚约,只是这些年陈堇年不靠谱,里正家就一直没提。

现在看着陈堇年也踏实了,毕竟浪子回头金不换,里正家就决定履行那个没有人知道的婚约,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他了。

大家一听,这话就是骗鬼呢,谁也不信,不过那是里正,在村子里那就是土皇帝,谁敢问呢。

成亲的当天晚上,唐父和唐母一整夜都没有睡觉,唐家和陈家虽说是个两个村子,不过是隔了一条河而已,这消息他们也是知道的。

“他爹啊,你说,这婚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我这里心头,这么难受呢。”唐母觉得自己的心中十分的不安。

“我也觉得不对劲,但是今天确实是陈朝辉那小子亲自来迎亲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唐父也不太确定。

“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大夫都说了,咱们家初夏啊,八成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咱们能一直照顾她,那咱们没了呢?等初夏到了该走的时候,难道做个孤魂野鬼?”唐父眼圈红了。

这个时候的人是非常看重香火的,如果死了之后,连个祭扫的人都没有,下辈子是入不了轮回的。

尤其是一辈子没成婚的人,是没有资格入土的,只能是一卷席子草草扔了,唐家不忍心自己的闺女有这么一个下场,这也是唐家答应让初夏嫁到陈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而且,陈家两口子口碑都不错,陈朝辉还是个读书人,他们要是真的敢对初夏不好,我活劈了他们一家子。”唐父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唉。”唐母叹了口气,一夜难眠。

陈家张灯结彩,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色,陈朝辉喝了不少的酒,脚步有些虚浮,被人扶进了新房。

虽然是仓促成婚,但是陈家还是安排的非常尽心,该有的都有了,不过这些东西都不是为唐初夏准备的。

“陈家哥哥,我有点害怕。”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在喜床上响了起来。

“你怕什么,咱们儿子都有了,你还还什么羞啊,芝娘......”陈朝辉的声音带着一丝酒意,不过他可是相当清醒的,知道自己喜床上的新娘到底是谁。

“当家的,那个煞星真的走了是吧?别半道回来了。”是陈母的声音,她扶着陈父身上一个红色的人影,正是昏迷不醒的唐初夏。

“那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你儿子做的好事,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的话,我跟你说,陈家祖宗十八代的老脸都要丢尽了。”陈父咬牙切齿地说。

“是我儿子,我自己一个人能生出来啊,现在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说那些有什么用。赶紧的把人送过去,我跟大夫打听了,以后这个唐初夏就是个活死人了,不过,能做的事全都不耽误。”所以也就是说,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