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突变的美男子

突变的美男子

周羡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周羡总觉得我出门买瓶水的工夫都能跟男人抛媚眼,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一觉醒来,我居然回到七年前,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没有犹豫,我填了周羡所在的T大,打算给他一场完美的恋爱,消除他的疑虑。

主角:周羡陆语   更新:2022-09-11 08: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羡陆语的其他类型小说《突变的美男子》,由网络作家“周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羡总觉得我出门买瓶水的工夫都能跟男人抛媚眼,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一觉醒来,我居然回到七年前,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没有犹豫,我填了周羡所在的T大,打算给他一场完美的恋爱,消除他的疑虑。

《突变的美男子》精彩片段

周羡总觉得我出门买瓶水的工夫都能跟男人抛媚眼,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一觉醒来,我居然回到七年前,填高考志愿的时候。

没有犹豫,我填了周羡所在的 T 大,打算给他一场完美的恋爱,消除他的疑虑。

可直到开学,我看到一头蓝发,带着耳坠,纹着文身的周羡,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我的纯情男友?

我有点不信邪,扒着栏杆踮起脚朝里头看。

正巧周羡回防走到我旁边,看见我饶有兴味地挑了下眉:「找谁?」

凭我对他的了解,这是他对我感兴趣的信号。

我一下就确认这人真的是周羡。

「周羡。」我直勾勾地看着他笑。

篮球场的人都在注意着我们,气氛一下子被点燃。

「羡哥牛啊!」

但不知道怎么,周羡眼睛里的光散了一些,他扫了一眼我的行李箱,敷衍道:「新生不去报道?」

「那,留个联系方式?」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搭讪,尽管这个人是我的未来男友,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周羡随意地掀起球衣下摆擦了擦脸上的汗:「没带手机,下次给。」

他声音甚至带着笑意,让我走了很远才意识到,自己被拒绝了。

整理好一切也才过去两小时,我不信那个邪,又拐回篮球场打算重新和周羡要微信。

谁晓得,现在大概是下课高峰期。

很多女生围在篮球场看。

周羡大概是中场休息,被一群女生围着。

他漫不经心地笑,随手接过女生递给他的饮料拧开喝。

完全不觉得害羞,也不见高冷。

若即若离,让任何一个想接近的人都觉得可以得到他,又抓不住他。

我扶着篮球场进门处的栏杆,僵在原地。

周羡的大学生涯应该没有我的,所以……他会和别人在一起,或许不止一个。

我要眼睁睁看着本该属于我的周羡,和别人拥抱接吻甚至……

视线有些模糊。

「哎,周羡,那个漂亮学妹又来了,你真可以啊!」有人注意到了我,隔着一个篮球场冲女人堆里的周羡喊。

周羡放下水瓶抬头看过来,长眉微挑,神色无奈又颇有兴味。

不能让他和别人在一起。

确定自己这个想法之后,我小跑了过去:「周羡,你没带手机,我可以加一下你朋友,让他推给我。」

周羡眼皮子敛下一些,扫了我一眼,并不算友善:「等着。」

说完,他就朝那堆书包走去,拿起其中一个黑色的,打开掏出手机走过来:「扫。」

「所以就是想拒绝我才骗我?」我低头解锁手机,打开微信,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周羡通过了我的申请:「忘了。」

敷衍至极,毫不愧疚。

我给他备注好「未来男友」之后收拾好情绪,冲他甜甜地笑了起来:「周羡,第一天来学校,带我去食堂吃个饭呗,你没空也可以喊你朋友带带我。」

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这是不耐烦的征兆。

意外地,他答应了。

「行。」

我走在他旁边,好奇地问他:「你后腰那串摩斯电码的文身是什么意思?」

「不要靠近女人,会变得不幸。」

「真的?我看不出来啊?你刚刚扎在一群女人堆里,游刃有余得很呢。」我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酸。

「假的。」周羡嗤笑一声,「你这也信?其实我还挺花的,真要跟我玩?」

心扯了一下,还挺疼。

「要和你,不玩。」

听我这么说,他也只是无所谓地笑笑,轻轻推了一下我的肩膀:「到了,进去吧。」

周羡现在吃饭的样子还是和七年后一样斯文,我闷着头思考周羡为什么现在会这样,也没注意旁边多了个人。

「羡哥,刚刚在篮球场还说对人家妹妹没兴趣,现在连饭都吃起来了?」一个黑衣服白皮肤的男生冲着周羡挤眉弄眼。

「缠人。」周羡扫了我一眼,明明知道他在吐槽我,可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字眼,莫名缠绕,让我觉得是宠溺。

真是疯了……

「那妹妹要不要晚上和你的羡哥哥去酒吧一起玩玩?」

我抬头看向他,点头笑道:「当然,谢谢学长邀请。」

「不用叫我学长,我叫陈放。」陈放大概也很会玩,说话看着人,眼神带着点说不清的意味。

我点点头,没搭。

但显然,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我很不安分的周羡,七年前也这么想。

他半带嘲讽地笑了笑:「妹妹,我说我要去了?」

「你不去,我当然也不去,周羡,你怎么能怀疑我?」

「叫别人学长,叫我就没大没小,你行。」

「哥哥。」我毫不犹豫,也没觉得害羞,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喜欢我这么喊他,至少七年后在一起的时候是的。

果然,周羡眼睛眯了眯,身后那不存在的尾巴翘了起来,得意又傲慢地摇晃着。

「所以哥哥晚上去酒吧吗?」

我其实还挺想他去的,毕竟喝酒好办事。

「去。」

陈放听了一整个对话,相当猖狂地笑了起来。

周羡不爽地踹了一脚他的凳子腿。

所以,哥哥还是对我有兴趣吧?那为什么要拒绝呢?

欲拒还迎吗?



周羡这群人开了个包间,我非常自觉地坐在他旁边,和他们一起玩国王游戏。

没有号码的国王游戏。

「周羡,我是国王。」我拿着手中的牌直勾勾地看着他。

在刚刚抽牌的时候我就想一定要摸到鬼牌,连上帝都听到了我的心声。

周羡抿了一口酒笑了一下,没搭话。

「那,我想要你亲我一下。」我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整个包厢都发出了轰鸣的掌声:「学妹太牛了!」

「猛啊,学妹!」

果然,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明知道他不会同意,还要提这个要求,还要难过。

真是的,怎么办呢?

太久没见到他了啊,就是很想亲近他。

我给自己找了个不太漂亮的台阶,也是一次赌博:「你要实在不行,让你朋友替你也行。」

「朋友?」周羡的笑意完全拢去,挑着眉看我。

陈放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拍了拍周羡的肩,笑道:「说实话,这学妹挺野,你不行让我替你?」

周羡不轻不重地放下酒杯,勾起一边的唇角,笑得很坏:「替个屁,滚。」

说完他就把我捞到他的怀里,我狠狠地砸进了他的胸膛,被他捏着下巴,死死盯着:「什么都喊我朋友,你到底想泡我,还是泡别人,嗯?」

「你。」

这个字落下,吻也落下。

我看他这个架势,以为他会像记忆中一样,恨不得把我弄死,偏偏,只是一个轻飘飘的吻。

甚至叫人怀疑,他的薄唇到底有没有靠过来。

气氛被点燃。

国王轮到了陈放。

「周羡,让妹妹坐到你腿上玩一局呗。」陈放叼着烟,看着他笑。

我还没动作,周羡就拿起酒杯,饮尽,浅色液体顺着他的下巴滑落,勾人但更伤人。

他无声无息又倒了一杯喝完,我才开口:「可是我愿意坐你腿上,我不喝。」

不遵守国王的要求,要罚酒两杯。

「嗯,我替你。」周羡没看我,继续倒酒,声音懒懒散散的。

他一口气喝了四杯酒。

大家似乎都忘记他拒绝了我,鼓掌起哄。

我勉强撑起笑脸,迎合。

下一个人做了国王,提了和陈放一样的要求。

我看着倒酒的周羡,难堪地低下了头。

死死抓住裙摆,想要找个理由离开,却被身旁的学姐轻而易举地安慰了。

「学妹,别难过,这是周羡第一次玩游戏喝酒。」

那我可真荣幸,叫他这么为难。

学姐笑着搂了一下他的男友,那位学长特别懂事地补充道:「说明周羡他怂了懂不懂?

「他不是不想你坐,是不敢啊,学妹。

「可以啊,把我们万花丛中过的羡哥拿下了。」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感觉离拿下还挺远啊!」

「那可不,玩玩可以,真拿下,他就烦了,哈哈哈,我们还挺想看的,学妹加油!」

突然看周羡又顺眼了起来。

被灌了太多酒,虽然他面上不显,但眼尾却微微发红了。

这是周羡醉酒的征兆。

他眼睛长长的,眼皮内敛,只在眼尾处展开,现在半耷拉着头,看得我心扑通扑通地跳。

我的男朋友,真帅啊。

「要把我吃了?」周羡酒喝得太多了,声音都变了味,低哑又性感,不复往日清冽。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也不……」

不是不行还没说出来,就被他断章取义了。

「怕就早点回去,别缠人,宿舍要宵禁了。」周羡朝沙发里倚了倚,长臂自然地搭在了我身后的沙发上,好像把我揽进了怀里似的。

我摁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我的确有点累了,但是现在飞回去也来不及,你以前怎么办的?」

周羡挑了挑眉,下巴微扬:「对面。」

对面是酒店。

所以和过别人吗。

心好像哽住。

算了,之前他也不认识我,别想了,把握以后。

「没带身份证。」我拽着裙摆。

「嗯,所以呢?」周羡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香烟,却没有点。

「和你一间可以吗?」

周羡没忍住笑了出来:「妹妹,你当我吃素,还是当我脑残?」

「我只是单纯地想睡觉,但你要实在想,我觉得也没什么,是你就还好。」

「操。」周羡骂了一声,扔掉了手上的烟,拿过一旁的黑色外套罩在了我的头上,就把我搂走了。

我的心脏一直在跳。

不会吧,我还没准备好。

虽然以前有过,但那不是未满二十的小周羡,不是蓝头发的野周羡,是七年后西装革履银边眼镜,斯文败类的周羡啊。

被他推了进去,灯被啪地打开。

我扯掉头上的外套。

周羡靠在门口,睨着我,眼神并不友善:「以后别招我,好好睡。」

「你去哪?」

「回去,通宵。」

我真疯了,这人搞这么大阵仗带我来,被这么多人调侃,我都做好了心理建设,他居然,回去喝酒?



「你……我」我支吾了半天组织好了语言,「你难道对我没意思?」

周羡本来准备转身离开,这下停住,认真地看着我:「不太有,但漂亮的我也不太挑。」

撒谎。

手中的衣服被我越捏越紧。

尊严要我放弃他,这样的周羡不是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能打动的。

可是我一想到七年后,他对我那么好,又那么没安全感,我的心,就软了。

我赌气地埋怨:「周羡,你要是七年后看到我,你会对我一见钟情的。」

周羡听了嗤笑一声:「臆想症?」

「你现在也有,你就是不肯承认。」

「脑子不清醒就好好睡,乖。」周羡给我扯了一个很敷衍的笑,关上门,走了。

今天天气不太好,我们系在篮球场军训。

我整个人有些心不在焉,一直盯着旁边另一个篮球场看。

「来!那个女生,第三排第七个!在看什么?有什么东西那么好看?」教官果然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报告教官!我在看我的未来男朋友!」

周羡的三分投歪了。

我们系和他的兄弟都在笑。

「羡哥,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还这么牛的妹妹,你就从了吧。」

周羡把球传了过去:「打球,少废话。」

教官有些无语,又觉得我好笑。

「现在的小姑娘,很勇敢啊!」他笑得很和蔼,话音一转,变得严厉,「男朋友在对面就能不好好训练了?深蹲三十个!现在开始!」

老老实实做完深蹲,等候教官发落,他却冲我挥挥手让我入列。

「行了,大家休息吧。

「有没有人要表演才艺啊?

「那个看男朋友的小姑娘,要不要过来表演一下?」

说实话,我跳舞还挺好看的。

「要!谢谢教官!」

我跑上前去用手机连了教官的喇叭,放了一首歌。

音乐起的时候,周羡的兄弟特别懂事地停下了脚步,抱着篮球冲他挤眉弄眼:「羡哥,快看你妹妹跳舞。」

「我哪来的妹妹。」周羡靠着篮球框的柱子看着,随意敷衍。

「情妹妹就不是妹妹了?」

「呵。」

跳完舞,同学们很捧场地鼓掌,周羡的朋友也很捧场,周羡也就意思意思拍了两下手。

我借着拿水喝的名义跑到他面前:「跳得怎么样?」

「一般。」

「哪里一般了?」明明很好看。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感觉离拿下还挺远啊!」

「那可不,玩玩可以,真拿下,他就烦了,哈哈哈,我们还挺想看的,学妹加油!」

突然看周羡又顺眼了起来。

被灌了太多酒,虽然他面上不显,但眼尾却微微发红了。

这是周羡醉酒的征兆。

他眼睛长长的,眼皮内敛,只在眼尾处展开,现在半耷拉着头,看得我心扑通扑通地跳。

我的男朋友,真帅啊。

「要把我吃了?」周羡酒喝得太多了,声音都变了味,低哑又性感,不复往日清冽。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也不……」

不是不行还没说出来,就被他断章取义了。

「怕就早点回去,别缠人,宿舍要宵禁了。」周羡朝沙发里倚了倚,长臂自然地搭在了我身后的沙发上,好像把我揽进了怀里似的。

我摁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我的确有点累了,但是现在飞回去也来不及,你以前怎么办的?」

周羡挑了挑眉,下巴微扬:「对面。」

对面是酒店。

所以和过别人吗。

心好像哽住。

算了,之前他也不认识我,别想了,把握以后。

「没带身份证。」我拽着裙摆。

「嗯,所以呢?」周羡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香烟,却没有点。

「和你一间可以吗?」

周羡没忍住笑了出来:「妹妹,你当我吃素,还是当我脑残?」

「我只是单纯地想睡觉,但你要实在想,我觉得也没什么,是你就还好。」

「操。」周羡骂了一声,扔掉了手上的烟,拿过一旁的黑色外套罩在了我的头上,就把我搂走了。

我的心脏一直在跳。

不会吧,我还没准备好。

虽然以前有过,但那不是未满二十的小周羡,不是蓝头发的野周羡,是七年后西装革履银边眼镜,斯文败类的周羡啊。

被他推了进去,灯被啪地打开。

我扯掉头上的外套。

周羡靠在门口,睨着我,眼神并不友善:「以后别招我,好好睡。」

「你去哪?」

「回去,通宵。」

我真疯了,这人搞这么大阵仗带我来,被这么多人调侃,我都做好了心理建设,他居然,回去喝酒?

「你……我」我支吾了半天组织好了语言,「你难道对我没意思?」

周羡本来准备转身离开,这下停住,认真地看着我:「不太有,但漂亮的我也不太挑。」

撒谎。

手中的衣服被我越捏越紧。

尊严要我放弃他,这样的周羡不是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能打动的。

可是我一想到七年后,他对我那么好,又那么没安全感,我的心,就软了。

我赌气地埋怨:「周羡,你要是七年后看到我,你会对我一见钟情的。」

周羡听了嗤笑一声:「臆想症?」

「你现在也有,你就是不肯承认。」

「脑子不清醒就好好睡,乖。」周羡给我扯了一个很敷衍的笑,关上门,走了。



今天天气不太好,我们系在篮球场军训。

我整个人有些心不在焉,一直盯着旁边另一个篮球场看。

「来!那个女生,第三排第七个!在看什么?有什么东西那么好看?」教官果然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报告教官!我在看我的未来男朋友!」

周羡的三分投歪了。

我们系和他的兄弟都在笑。

「羡哥,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还这么牛的妹妹,你就从了吧。」

周羡把球传了过去:「打球,少废话。」

教官有些无语,又觉得我好笑。

「现在的小姑娘,很勇敢啊!」他笑得很和蔼,话音一转,变得严厉,「男朋友在对面就能不好好训练了?深蹲三十个!现在开始!」

老老实实做完深蹲,等候教官发落,他却冲我挥挥手让我入列。

「行了,大家休息吧。

「有没有人要表演才艺啊?

「那个看男朋友的小姑娘,要不要过来表演一下?」

说实话,我跳舞还挺好看的。

「要!谢谢教官!」

我跑上前去用手机连了教官的喇叭,放了一首歌。

音乐起的时候,周羡的兄弟特别懂事地停下了脚步,抱着篮球冲他挤眉弄眼:「羡哥,快看你妹妹跳舞。」

「我哪来的妹妹。」周羡靠着篮球框的柱子看着,随意敷衍。

「情妹妹就不是妹妹了?」

「呵。」

跳完舞,同学们很捧场地鼓掌,周羡的朋友也很捧场,周羡也就意思意思拍了两下手。

我借着拿水喝的名义跑到他面前:「跳得怎么样?」

「一般。」

「哪里一般了?」明明很好看。

周羡轻笑,视线下滑:「就很一般。」

流氓。

「还会长的!」我有证据!我七年后很棒!

周羡大概是口渴了,抿了抿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今天没有女生给你送水呢。」

「嗯。」

「要不然拿我的凑合一下?我不介意的。」反正迟早是一家人。

周羡揉了揉眉心,显得很无奈很烦躁:「我介意,你集合了,别杵这。」

我冷哼一声,小跑两步从放水的地方拿出一瓶新的饮料。

其实我并没有料到今天会碰到周羡,甚至没印象自己多买了一瓶饮料。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一丝不合逻辑,我笑着走过去:「我给你带了,以后有我,你不仅不会受苦受累受渴受饿,还不用接受别的女生的好意,增加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说完我就塞进了他怀里。

冲他摆手。

周羡顶了顶舌侧:「没事就瞎他妈撩。」

中午解散,周羡他们也结束,谁知道他们没去食堂,反而朝校门口走。

我小跑上去:「周羡你们去哪?」

「网吧。」周羡瞥了我一眼。

「不吃饭吗?」

「外卖,你回去。」

「我想一起呢。」

周羡突然伸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你下午还要军训,不要看到我就走不动道,嗯?」

脸忍不住就红了,他好自恋啊。

都老夫老妻了,被他这么一撩,我一个下午居然都有点飘。

直到在操场看到他们一群人回来,有个黑色连衣裙、黑色皮靴的女生走在他旁边,我的心才啪嗒落了下来。

所以不带我是带别的妹了,对吗?

这个女生,我记得明明是我从前在 Z 大的时候的同学,关系不好,经常互相阴阳的那种。

难道我来了 T 大,还改变了别人的命运?

我拧了拧眉心,甩掉了脑子里荒唐的宿命论想法。

周羡大概感受到了我灼热的、气愤的目光,偏头看了过来,先怔了一下,露出些许心虚的表情。



周羡这群人开了个包间,我非常自觉地坐在他旁边,和他们一起玩国王游戏。

没有号码的国王游戏。

「周羡,我是国王。」我拿着手中的牌直勾勾地看着他。

在刚刚抽牌的时候我就想一定要摸到鬼牌,连上帝都听到了我的心声。

周羡抿了一口酒笑了一下,没搭话。

「那,我想要你亲我一下。」我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整个包厢都发出了轰鸣的掌声:「学妹太牛了!」

「猛啊,学妹!」

果然,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明知道他不会同意,还要提这个要求,还要难过。

真是的,怎么办呢?

太久没见到他了啊,就是很想亲近他。

我给自己找了个不太漂亮的台阶,也是一次赌博:「你要实在不行,让你朋友替你也行。」

「朋友?」周羡的笑意完全拢去,挑着眉看我。

陈放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拍了拍周羡的肩,笑道:「说实话,这学妹挺野,你不行让我替你?」

周羡不轻不重地放下酒杯,勾起一边的唇角,笑得很坏:「替个屁,滚。」

说完他就把我捞到他的怀里,我狠狠地砸进了他的胸膛,被他捏着下巴,死死盯着:「什么都喊我朋友,你到底想泡我,还是泡别人,嗯?」

「你。」

这个字落下,吻也落下。

我看他这个架势,以为他会像记忆中一样,恨不得把我弄死,偏偏,只是一个轻飘飘的吻。

甚至叫人怀疑,他的薄唇到底有没有靠过来。

气氛被点燃。

国王轮到了陈放。

「周羡,让妹妹坐到你腿上玩一局呗。」陈放叼着烟,看着他笑。

我还没动作,周羡就拿起酒杯,饮尽,浅色液体顺着他的下巴滑落,勾人但更伤人。

他无声无息又倒了一杯喝完,我才开口:「可是我愿意坐你腿上,我不喝。」

不遵守国王的要求,要罚酒两杯。

「嗯,我替你。」周羡没看我,继续倒酒,声音懒懒散散的。

他一口气喝了四杯酒。

大家似乎都忘记他拒绝了我,鼓掌起哄。

我勉强撑起笑脸,迎合。

下一个人做了国王,提了和陈放一样的要求。

我看着倒酒的周羡,难堪地低下了头。

死死抓住裙摆,想要找个理由离开,却被身旁的学姐轻而易举地安慰了。

「学妹,别难过,这是周羡第一次玩游戏喝酒。」

那我可真荣幸,叫他这么为难。

学姐笑着搂了一下他的男友,那位学长特别懂事地补充道:「说明周羡他怂了懂不懂?

「他不是不想你坐,是不敢啊,学妹。

「可以啊,把我们万花丛中过的羡哥拿下了。」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感觉离拿下还挺远啊!」

「那可不,玩玩可以,真拿下,他就烦了,哈哈哈,我们还挺想看的,学妹加油!」

突然看周羡又顺眼了起来。

被灌了太多酒,虽然他面上不显,但眼尾却微微发红了。

这是周羡醉酒的征兆。

他眼睛长长的,眼皮内敛,只在眼尾处展开,现在半耷拉着头,看得我心扑通扑通地跳。

我的男朋友,真帅啊。

「要把我吃了?」周羡酒喝得太多了,声音都变了味,低哑又性感,不复往日清冽。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也不……」

不是不行还没说出来,就被他断章取义了。

「怕就早点回去,别缠人,宿舍要宵禁了。」周羡朝沙发里倚了倚,长臂自然地搭在了我身后的沙发上,好像把我揽进了怀里似的。

我摁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我的确有点累了,但是现在飞回去也来不及,你以前怎么办的?」

周羡挑了挑眉,下巴微扬:「对面。」

对面是酒店。

所以和过别人吗。

心好像哽住。

算了,之前他也不认识我,别想了,把握以后。

「没带身份证。」我拽着裙摆。

「嗯,所以呢?」周羡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香烟,却没有点。

「和你一间可以吗?」

周羡没忍住笑了出来:「妹妹,你当我吃素,还是当我脑残?」

「我只是单纯地想睡觉,但你要实在想,我觉得也没什么,是你就还好。」

「操。」周羡骂了一声,扔掉了手上的烟,拿过一旁的黑色外套罩在了我的头上,就把我搂走了。

我的心脏一直在跳。

不会吧,我还没准备好。

虽然以前有过,但那不是未满二十的小周羡,不是蓝头发的野周羡,是七年后西装革履银边眼镜,斯文败类的周羡啊。

被他推了进去,灯被啪地打开。

我扯掉头上的外套。

周羡靠在门口,睨着我,眼神并不友善:「以后别招我,好好睡。」

「你去哪?」

「回去,通宵。」

我真疯了,这人搞这么大阵仗带我来,被这么多人调侃,我都做好了心理建设,他居然,回去喝酒?

「你……我」我支吾了半天组织好了语言,「你难道对我没意思?」

周羡本来准备转身离开,这下停住,认真地看着我:「不太有,但漂亮的我也不太挑。」

撒谎。

手中的衣服被我越捏越紧。

尊严要我放弃他,这样的周羡不是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能打动的。

可是我一想到七年后,他对我那么好,又那么没安全感,我的心,就软了。

我赌气地埋怨:「周羡,你要是七年后看到我,你会对我一见钟情的。」

周羡听了嗤笑一声:「臆想症?」

「你现在也有,你就是不肯承认。」

「脑子不清醒就好好睡,乖。」周羡给我扯了一个很敷衍的笑,关上门,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