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七零潇洒团宠

七零潇洒团宠

薄荷烟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个富二代,苏晓晓每天想到就是如何潇洒自在的过生活,她没有什么恶习,性子也不是嚣张跋扈,可是没想到老天竟然让她穿越到了七零年代!在这个物资贫乏的年代,苏晓晓是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不过好在老天给了她一个随身空间,在空间里有很多现代的物资,就这样她潇洒生活又回来了!

主角:苏晓晓   更新:2022-07-15 22: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晓晓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潇洒团宠》,由网络作家“薄荷烟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富二代,苏晓晓每天想到就是如何潇洒自在的过生活,她没有什么恶习,性子也不是嚣张跋扈,可是没想到老天竟然让她穿越到了七零年代!在这个物资贫乏的年代,苏晓晓是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不过好在老天给了她一个随身空间,在空间里有很多现代的物资,就这样她潇洒生活又回来了!

《七零潇洒团宠》精彩片段

时间地点:1970年,燕城,一处公园。

天气:晴空万里,但风儿格外的喧嚣。

人物:去你的人物!

苏晓晓心里有火,暗骂贼老天。

她看着眼前这个狗男人,厉声叱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弃我苏家的名声于不顾,而和你发生苟且之事!”

苏晓晓简直被恶心坏了,打掉放在她肩上的肮脏臭手。

她又不是傻子!这是什么年代!但凡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现代人都知道!

若两人未婚前发生关系,作为女生的那个人就被毁了!不只是名声!文斗武斗,阴阳头,挂破鞋游街等等!

看着那个男人猥琐的嘴脸,苏晓晓胃里万分不适。

---

这的算什么事!她只不过是熬了一个通宵,睁眼醒来就到了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还没等她反应,就是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

苏晓晓有些难以接受,她在现代不说有千亿身家,几百亿还是有的,虽然都是继承的。

这几年,做做美食,开开直播,旅旅游,探探店,因为精致的外表和奢侈的生活也是吸粉无数,吃尽了时代红利,过的潇洒又自在!

结果一睁眼就来了这里!

“老天!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我虽然是百亿身家的普通富二代,千万粉丝的小网红,但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普通人啊!

我从来都是交最高额度的税款!

从不违法乱纪,从不与人交恶,从不参与权力争端,国家有难,直接捐了一半身家,三观极正,一生坦坦荡荡啊!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苏晓晓欲哭无泪。

“苏晓晓,你好!”一道声音在苏晓晓耳边响起,但诡异的是房间里并没有人。

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苏晓晓连忙从床上跳下来,环顾四周。

她的防备心一向很强,也没有什么安全感。

说是有些被害妄想症也不为过。

“谁,谁在说话!”苏晓晓掌心冒汗,强作镇定。

“我是你的别墅,确切的说,我是一块万年古玉石。原本修炼有成,诞生了灵智,但遭逢大难,被人挖走,浇筑在你家的别墅地基中,这是我命中的劫数。

我无法抛弃我的本体而独自存活,便只能将你家的房子作为本体。

这样也就和你家有了一些因果关系。

我苏醒并没有多久,本还在想怎么还了我们之间的因果,不想没多久你就死了,为了偿还我们的因果,我只能选择救你。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

苏晓晓额头冒汗,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子不语怪力乱神,她作为新时代青年,一向不信这些。

但现在事实摆在这里,她也不得不信。

别墅没管苏晓晓的反应,自顾自说道,“命中有定数,你能借原身的身体还魂,说明你们命中有很大的联系,很可能是你的前世,记得还了原主的因果。

对了,鉴于你没有生存能力,我便将整个别墅庄园带了回来,进行了一点改造。我会在里面沉睡,等你去世的时候会再次清醒,到时候我们的因果也会彻底完结。

嗯,估计没什么要交代的了,再见。”

“诶,别走,我还有话要问,喂!”

好吧,没有人理,啊不对,没有石头精理她。

槽多无口!

别墅出来一共不到三分钟,平平淡淡说了串信息量极大的话后就溜了,只留下苏晓晓在风中凌乱。

此时的苏晓晓瘫坐在地上,感觉脑子里一团乱线。

还没等理顺,便听到有人在楼下叫她。

苏晓晓看了看床头的日历,长叹一口气,刚睁眼没多久就要给原主收拾这些烂摊子!

她慢慢起身,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决定换身合适的。

原主的衣服大都是长裙。

虽然在现代看来可能有些土里土气,日常穿着罢了,但在这个年代,在原主在的学校里,那可是独一份!

要知道在65式军装取消裙装后,全国上下掀起一阵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潮流,很少有女生穿裙子。

这也是不久后原主家被下放时的攻击点之一!

苏晓晓翻遍衣柜,只找到两件黑色长裤,她找到一件白色衬衫做搭配,简单梳了一个朝天高马尾。

不求美观,只求结实耐用,方便动手!

苏晓晓快步出了小洋楼,无视送信同学的打趣眼神。

平淡无波的看了看小纸条,便往约定地点走去。

刚见面的时候,苏晓晓还在想以什么借口揍他一顿,结果这渣男张口便是发生关系!

就在这公园的野地!

苏晓晓的三观都被震惊了!

---

念头回转,苏晓晓拍下他的爪子,如同避开瘟疫一样后退三步,再次斥骂。

看到这个男人不可思议的眼神,苏晓晓冷哼一声!

替原主感到十分不值!

“苟且的事?!你怎么能这么说!晓晓,我是你对象啊!我们最后总是要结婚的,你要相信我啊!

我们先一步发生关系怎么了!

我也是为你好啊,相信我,只有我是真心对你的!”

方远航语气严厉,话语十分理所当然。

但他心里有些不可置信,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平常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吗?

会不会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对象?

方远航,我很正式的通知你,我们从来没有过对象关系,以前没有过,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以后请离我远点!”

苏晓晓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厌恶之意,严肃说道。

“晓晓,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不一直是对象关系吗?

我那么爱你,你别总是乱想,馨儿她只是妹妹……”

方远航有些生气。

这个女人怎么敢这么说!

苏晓晓神色十分不耐,打断他那令人不适的言语。

“方远航,我们就掰扯的再清楚点,也免得你妈来我家作妖。

从高一同班到现在高三毕业,你一共向我借了178元,我那里有你全部的欠条!三年期间,几乎每三天你会吃我一份零食!零食包括不限于进口巧克力,进口饼干,大白兔奶糖等,每次你拿走之后,都会说一句以后还我,这些全班都知道!

折合下来我不多收,总共收你四百!你看你什么时候给我!”

苏晓晓说到这些就特别无奈,原主像一个小傻子似的,被这个渣男一边吃着软饭,一边pua着,眼睁睁看着这个渣男去勾搭别的女生,然后暗自自责。

两人认识两年半,在这个渣男的挑拨下,原主疏远朋友同学,疏远爱自己的父母亲友。

每逢周末,都要对妈妈撒谎,然后翻山越岭跨越整个燕城,从富人区的小洋楼走到贫民窟里的逼仄胡同!

原主看来,是追求爱情!实际上,只是跑去当他的提款机罢了!

在原来的命运中,原主在他的哄骗下和他发生关系,傻傻的非要嫁给他!

结果他只是想在原主家下放前捞一笔,更没有娶她的意思。

原主父母掏出一大笔金钱,让他和原主断绝关系,不要把事情宣扬出去。

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毕竟他原有的目的就是这个,他只是想要钱而已,这样他就能去娶他的馨儿。

结果倒好,原主不乐意,非要把这事说出去,然后嫁给他!

就是这个渣男之前一直给原主洗脑说,“只要别人知道我们发生了关系,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老天!想到这里苏晓晓的就膈应的要死!

后来,原主父母本想强制把她带走,但被原主听到了。

直接跑到渣男家里住下!

原主父亲知道后直接被气的心肌梗塞,和她断绝了关系!

之后发生的事,很容易想到,不到一年原主就被磋磨致死!

所以这个渣男欠的不只是这四百!

该还回来的都得一一还回来!


苏晓晓有些庆幸的感慨,还好他们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还好她穿越的早了一步!

如果他们真的发生了关系,苏晓晓怕是要吐!

“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逼你了吗,这是你自愿的啊!

我那么爱你,你总让我失望,我都感受不到你的爱!”

方远航有些慌乱,故作伤心道。

苏晓晓看到他矫揉造作的表情真的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感觉脏话都无法抑制地从心里不断冒出,明明她是个很有涵养的人。

方远航见苏晓晓脸上没有一丝愧疚和讨好,连忙制止苏晓晓说话,后退一步。

抬手做出抗拒的手势,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说道:“行,我不跟你吵,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都彼此冷静冷静!”

方远航说完便想离开,想要先把苏晓晓这个钱罐子稳住!

过几天再看有没有机会从她身上再捞一笔!

苏晓晓被恶心坏了,感觉心中的怒气无法抑制,用尽全力扇向那张令她作呕的嘴脸。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方远航感觉右耳嗡嗡作响,右侧脸庞隐隐作痛,迅速肿起。

他脑子一懵,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感觉心头火气冲天,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抬手便要扇回去。

而此时突然从后方窜出来一个身穿65式军装,皮肤黝黑的男人。

方远航被这男人轻松攥住了手腕,一个反剪,便被按在了地上。

苏晓晓早在扇他的时候便做出防备和反击的姿势,原主没有锻炼过,娇弱的很。

但她可是练过几年跆拳道的,打不过专业的,但是回击一个小白脸还是绰绰有余。

她本来冷静的站在原地,等着方远航的反击,没想到突然冲出来一个身穿军装的陌生男人。

“你tm谁啊,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我朋友是改革会的,你要是敢碰我……你tm快放开我,疼……草……”

方远航被压得半跪在地上,初始的衣冠楚楚的禽兽白脸模样消失殆尽,现在丑态毕露,狼狈的像条落水犬,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真是令人作呕!

“我是她的未婚夫。”那个男人面色阴沉,沉声道。

苏晓晓有些惊讶,她在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也不知道原主有个未婚夫。

这个男人说的很是笃定,像是真的一样。

“好啊,我说你tm怎么突然这样,原来是勾搭上别的男人,好啊,苏晓晓,你很好……”

方远航挣扎不开,死死盯着她眼含深切恨意。

在他看来,她就是他和馨儿爱情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她的优渥家境和高高在上直白的显示出了他的贫穷与低下!

要不是她有钱,谁会看她一眼!

“滚,给你三天时间,把钱凑齐,要不然我就贴你的大字报,曝光你的丑事!倒时候身败名裂,你还想上工农兵大学,做你的梦去吧!”

苏晓晓看着他充满恨意的眼神,只觉得心头火冒三丈。

心里暗骂,你有脸恨别人?你就是最大的祸害!

狠狠踹了他几脚,厉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方远航惊疑不定,现在的名额大都已经定好了。

他暗中招生办的人,想暗中占别人一个推荐,去上工农兵大学,这件事基本已经说好了,他还没告诉过别人,她怎么知道的!

方远航眼中惊惧不已,难道是苏晓晓调查他?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

你要清楚,欠我的不还回来,你就完了!”

苏晓晓把弄着她的手指,淡淡说道。

看到这个渣男现在惊惧的眼神,她心里的火气才慢慢平息下来。

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光说钱的数量就不止四百!

四百这个数,让他家掏得起,伤筋动骨,又不至于分崩离析。

毕竟总要给他们点希望。

这样才能更有意思!

不只是原主的钱,还有原主的感情,原主的人生,原主的生命。

生命是很宝贵的,她现在继承了原主的生命,就得承担起原主的责任和义务。

也要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欠原主的,苏晓晓都会替她讨回来。

现在只是开始,这个渣男,还有他的家人,他的‘馨儿’,她都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们回去吧!”苏晓晓不再看地上瘫着如死犬的那个渣男,对那个军装小哥说道。

---

两人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

回想到几天前,宋厦刚完成任务回到部队,便听到老队长的电话。

说是给自己安排了一个‘非常好’的未婚妻,并命令他趁着放假去相看。

女方的资料老队长都跟他说过,名字叫苏晓晓,独生子女,父亲母亲都是大学教授,家境优渥。

女方也是刚高三毕业,长相周正,脾气良好。

当时宋厦认为结果毫无悬念,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

他只是一个穷小子,年龄还比人家大八岁,家里还有些不着调的人拖后腿,哪里配得上人家的千金小姐,死活不愿意去相看。

无奈,老队长先给他交了底,“事情我给你掰扯明白,到时候去不去还是要看你!

这些年上面人一个接一个下去,这次是我老叔家出了点事,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下放。

老叔家人不多,其他都好安排,就是他的孙女。

也就是苏晓晓,孩子是娇养大的,要是跟着下乡,要么去农场,要么独自当知青,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娇女孩子,说实话,真不太行。”

“所以老叔就让我找个靠谱的人,把她嫁出去,没什么别的要求,好好对她,平安喜乐就行。

刚说这事,我就想到了你,便跟老叔说了。

老叔也是听过你的名字,没意见,说你要是同意就直接订了,直接结婚。

你去见一面就知道合不合适了,要是不合适你就直接推了。

唉!好歹去看看嘛,说不定正好撞上眼了呢!”

老队长这番话推心置腹,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宋厦无奈,便只能过来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刚见面就碰到这些事。


没有人知道宋厦是个资深颜控,毕竟他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还寡言少语,单身多年。

但宋厦自己应该模糊的知道点,毕竟面对长得好看的同志,他的心情都会比较好。

他潜意识更喜欢和长得好看的交朋友,当然要是他的朋友不好看也没办法,只能下次注意了。

他只是不知道他的行为叫做颜控罢了。

两人走在路上,气氛有些寂静,宋厦以为苏晓晓在伤心,便想安慰她两句。

“那个人不值得的。”

苏晓晓听到有人说话,连忙回神,“啊,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走神了。”

苏晓晓尴尬一笑,她刚才在梳理原主的记忆,人的记忆实在太庞大了,尤其是这个记忆在很短的时间涌入脑海,没有个重点,导致她搜索一些有用的信息有些费劲。

宋厦看苏晓晓的笑容不仅有些看呆了。

老领导说她很漂亮,却没说她这么漂亮。

她不笑的时候高贵冷艳,笑的时候也自有气质,大方自矜,一看就是富人家培养起来的孩子。

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没什么!”宋厦收敛表情,拿出反侦察课上的专业和认真,不让她看出他的窘迫和内心深处的无力和自卑。

“嗯,你叫什么名字呀?”

苏晓晓的声音带着点正宗的京片子味儿,主要是刚才和方远航对话的时候是浓厚的京片子口音。

她其实并不习惯,只能慢慢减淡,免得过于突兀。

“宋厦。”他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

这个男人有点高冷啊,苏晓晓暗自感慨。

“你为什么说是我未婚夫?”

“是你的爷爷前几天订下的。”宋厦模糊一下话语,虽然事实上也差不多。

苏晓晓微微皱眉。

说实话,宋厦并不是她喜欢的款。

她喜欢有些书卷气的,皮肤白皙点的,皮肤黑和腱子肉是她的雷区,而宋厦正好都占了。

而且这个年代的结婚和现代不一样,是很慎重很慎重的事。

结婚不好结,离婚也不好离。

苏晓晓并不想和一个陌生人结婚。

宋厦看她皱眉的神情便知道她既事先不知情,也并不愿意这门婚事。

虽然早有预料,但心里也不免有些难过。

“我事先并不知情,等我先回去问一下父母吧。”苏晓晓客气的说道。

“嗯。”宋厦沉默。

她可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苏父苏母在下放前给原主安排了归宿,但是原主当时非要嫁给那个渣男,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没想到,这个未婚夫这么早就来了。

那么平行时空,也就是原主在的时候,宋厦来的时候是不是正好看到他的未婚妻在和别的男人……emm□□。

天哪。

苏晓晓被她的脑补雷到了,这也太狗血了吧,也不知道当时宋厦是什么表情?!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的,什么时候来的?”苏晓晓语速有些快。

宋厦瞥了她一眼,说道,“我和伯父伯母刚走到你家附近,便听到有人在说你坏话。

通过她们的交谈我们就知道你来了这里,然后伯父让我过来看看,我就过来了。

刚来这里就看到你打了那个男的,之后你也就知道了。”

“嗯…那挺好的。”苏晓晓不知道说什么,不自觉说了句那挺好的,说完就尴尬一笑。

“嗯。”宋厦也嗯一声,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更尴尬了。

就这样,两人保持着这微妙的氛围走回了苏家。

“笑笑和小宋回来了,快进来!

看样子你们也是碰上了,不错不错!”

苏母一直在窗口望着,刚看到人影便连忙迎了出来。

这是原主的母亲,安清酌。

苏晓晓还是第一次和原主的母亲见面,作为一个冒牌货,苏晓晓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安家是经商大家,这几年的形势严峻,被下放安清酌也是早有预料,她也不怕什么,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儿。

性格又犟又娇气,不会做饭不会制衣,从小娇养长大,哪家愿意供她这个祖宗!

这两年想培养一下她独立能力,却屡屡遭到逆反,也就是这样才给了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男生可乘之机。

无奈,他们只能找个靠谱的人家,也免得自家闺女遭罪。

苏母拉着二人进房间,“笑笑来厨房给我打个下手,让小宋在外面和老苏说会儿话。”苏母急忙拽着女儿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苏母便急忙问道。

“笑笑,你觉得宋厦这个小伙子怎么样啊?”

“挺好的。”苏晓晓斟酌着话语,“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妈妈,我必须要嫁人吗?”

苏晓晓有些不死心问道,在现代她也是恐婚恐育那一流的,本来就准备孤身终老的。

哪能会想到有一天突然穿越,直接被安排结婚呢!

要不是占了原主身体,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苏母安清酌被问的沉默了,如果不是形式所迫谁乐意让刚十八的闺女嫁人呢,若是放到前几年,闺女起码得养到二十五六七才能结婚。

但现在,唉!

“你喜欢哪个类型?你每周末都要见的那个吗?”

安清酌突然问道。

她是个很开明的家长,不是她不让早恋!

早恋的对象也得优质点吧,那男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说也不听!

“啊不是,我今天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还让他还钱!

妈妈,那个人不是个好东西,我还把他打了一顿!”

苏晓晓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了,连忙向苏母撒娇求表扬,说着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苏母被逗笑了,以为她在夸大事实,只是简单断了关系而已。

毕竟现在苏家要下放的事有点关系的人都知道了,那些见风使舵的人自然要划清界限。

“做的很棒,但要小心安全!”

苏晓晓不想谈这个话题,有些晦气!

她轻轻摇晃着安清酌的手臂,软着声音撒娇。

“妈妈,妈妈,我为什么要嫁人啊,我舍不得你们呀!”

“嫁人是件美好的事,也是件幸福的事,你会在人海中遇到一个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你们会相识,相知,相守,你们会一起面对外界的坎坷,一起守望相助,一起相互取暖。

你们之间的感情会让你们的关系比血缘更加亲密!

这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安清酌语气柔和,像她记忆中的妈妈,苏晓晓听着听着不禁湿了眼眶。

安清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笑,你本来应该有漫长的时间,去寻找那个人,去迎接你的幸福。

但现在,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你是个大姑娘了,也应该知道一些事情,现在的形势你也感受到了。

我们家挡了路,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下去。

你爷爷要到疗养院,我们和你伯父伯母会下放,可能要到不同的地方,你堂哥是重要的科研人员,不会有事,所以我们放心不下的也只有你了。”

安清酌看向苏晓晓的眼神中带着很明显的牵挂和不舍,还有眼神深处的几分悲伤。

儿行千里母担忧,过几天后一家人一散,再见面就不知是何时。

谁也不能确认未来是怎样的!哪儿能不担心呢!

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一直是很温柔的形象。

但事实上,安清酌的父母是经商世家,他们能闯下诺大家业,教育出来的女儿自然不会差。

安清酌在外界一向是雷厉风行,所有的柔情和宠爱大都给了她的女儿。

从来没有把外界的压力和不好的情绪带给她的孩子。

“你要么下放,要么主动下乡当知青,这两个选择都是生死不知。

别怪妈妈说的过分,现在这么乱,你既没有独立生存能力,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你要是独自去穷乡僻壤,只要有一小点意外,你就得一辈子留在那里。

所以,这两路都不可能!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选择,就是嫁人!从苏家嫁出去,这样,苏家的事情才不会牵扯到你。”安清酌的语气冷静。

空气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安清酌攥紧拳头,舔了舔干涩的嘴角,说道“妈妈,也不想你嫁人,妈妈也舍不得你,但是下放的话,我们是真护不住你!”

她的眼角泛红,微微仰头,不想让眼泪流下来,但声音中不自觉带着几分颤音。

“妈妈!”苏晓晓一下紧抱住苏母,眼中晶莹闪烁。

“妈妈,我会好好想想的!”

苏母推心置腹,一片深情,原主被渣男蒙蔽从不在意,但苏晓晓看的真切。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久,但她对这里的归属感却很强烈,可能是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名字,可能是因为她和原主的面容有七八分相像,也可能是原主的爸爸妈妈和她记忆中的爸爸妈妈很是相似,也可能是因为她不仅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还继承了她的情感!

她的孺慕,她的悔恨,她的不甘!

苏晓晓轻声喃喃,“妈妈。”

我好想你啊,好想你。

她感觉她记忆中的妈妈回来了,不仅是面容相似,说话语气和性格都很相似。

会不会,这真的是她的前世?

会不会,他们前世便是自己的父母?

苏晓晓悲伤不能自已,她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又回到了他们离开的那天,她成为孤儿的那天。

安清酌能清晰感受到苏晓晓的悲伤,以为她是不愿意嫁人,不甘于命运。

安清酌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轻拍她的脊背以作安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