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医妃

战神医妃

本少爷可不吃这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家二小姐沈寒寒,上一世因为姐姐与心爱男人的联手算计,被毁了容貌不说,甚至还被扔进了天牢狼狈惨死。而他们的父母也遭受连累,最终被残忍杀害。带着滔天的仇恨她重生归来,女人发誓,这一生她定要让这对渣男恶女死无葬身之地。为此她步步为营,精心谋划……

主角:沈寒寒   更新:2022-07-15 22: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寒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医妃》,由网络作家“本少爷可不吃这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家二小姐沈寒寒,上一世因为姐姐与心爱男人的联手算计,被毁了容貌不说,甚至还被扔进了天牢狼狈惨死。而他们的父母也遭受连累,最终被残忍杀害。带着滔天的仇恨她重生归来,女人发誓,这一生她定要让这对渣男恶女死无葬身之地。为此她步步为营,精心谋划……

《战神医妃》精彩片段

阴暗的地牢,潮湿的空气,散发着阵阵腐朽的臭味,血迹遍地都是,有发黑的,有新鲜的。

各种奇怪难闻的味道夹杂在一起,传入少女的鼻子。

略微有些不习惯的想捂一捂,却猛然想起早已没了双手。

但仔细端详,身体上的残缺却始终掩盖不了那张脸的出尘绝艳。

“彭——”的一声,大牢的门被打开,一位雍容华贵的娇俏少女被簇拥着走了进来。

“哎呀,妹妹怎么成这样了,这般凄惨的模样。”

语气担忧,却难掩嘴角的嬉笑。

“沈依依……你使技诬陷我,夺了我的皇后,竟然还敢来!”

沈寒寒无力的靠在阴冷肮脏的墙上,抬头,眉间满是愤怒和决绝。

“本宫是皇后,有何不敢?”

沈依依嘲笑般从高处俯瞰这个破败的女人,她身上碎裂的衣裳,早已没有当初的高贵。

“你把我的孩子怎么了?!”

“妹妹的女儿,姐姐怎么会亏待她呢?”

沈依依掩面笑的花枝乱颤,目光陡然凶狠。

“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自然是送去蛮族和亲最好不过。”

沈寒寒瞳孔一缩,指尖颤抖了一下。

那帮野蛮人,怎么能将还未及笄的女儿这么送给他们,一定会被折磨死的。

“不要,念在我们的姐妹情分,我求求你,皇后之位我可以给你,什么都给你,求你不要对我的孩子下手!”

她身子往前靠,面露卑祈。

眼泪不知何时浸湿了整个眼眶,她以为早已经流干了……

“姐妹情分?呵,那只是本宫演戏骗骗你罢了,你竟还蠢笨的当真?”

“对了,还有,你最亲爱的父母,因为逆反之罪已经被打入死牢,即日斩首!”

“可惜了,妹妹不能亲自去看一眼。”

面前雍容华贵的女人笑的刺耳。

轰然一声,她脑海中绷紧的一根弦断了。

她不可置信,嘴唇微张。

“他们可是你的父母啊,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沈依依冷笑:“只不过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养父母罢了,仗着是我亲生父母的朋友,就对我颐指气使几十年,也不看看他们有什么资格!”

“终日要活在你的阴影底下,你知道有多累吗?!现在本宫终于是皇后了,这个位子本就该是我的!”

沈寒寒一时气喘不上来,怒急攻心。

父母念在故人之女,接过来好生抚养,没想到竟沦落到这样的罪名!

她气急,想要睁开脚链冲上去,却被沈依依身边的侍女狠狠扇了一巴掌在地。

“大胆,对皇后如此无礼!”

她忍痛,回首一望,竟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侍女夏冰,而她刚被废后就投奔了沈依依。

不知是从何时起就勾搭在了一起。

夏冰被她猩红的双眼吓得退后一步。

恼羞成怒,抬手又是一巴掌,沈寒寒躲不过,两边脸颊红肿不堪。

“慢着,把她的脚筋给我废了,我要她一辈子不能跳舞!”

冰冷又邪恶的语气。

沈寒寒闻言,抬起头怔愣了一下。

她这双腿,为了取悦那个男人,而专门学了掌中舞,为此不眠不休,如今却要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亲手毁了……

几个奴才相互望了一眼,露出些许可惜,随即上前,用刀割开皮肉……

好疼……

心绞痛和脚踝处不知哪个更痛。

她不知不觉已经大汗淋漓,身子毫无支撑的瘫倒在地,毫无抵抗,任由刀俎。

“这张绝色的脸,没有手脚,也是浪费了,不如……直接毁了吧?”

甜美的声音说出的话却如同魔鬼一般。

周围的侍从都陡然一惊。

沈依依走上前,华贵的衣裳和仪态万千的步伐同脸上恶鬼般的笑容毫不相干。

哗的好几声,干脆利落的几刀,让女子原本绝色芳华的脸蛋平生出积分可怖。

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处好地方。

沈依依却笑的更加猖狂了。

就是这张脸,让她被抢尽了风头!现在终于毁了!

“沈寒寒,我的好妹妹,你现在还有什么能比得过我?”

地上的女人毫无生气,眼神空洞的像死人。

“我从未想要与你比过……”

“啪——”一记巴掌。

“排场,身份,地位,你哪一个没有比过我?”

沈依依恼羞成怒道,伸出的手还停留在半空,那尖利的指甲仿佛巫婆的手一般。

沈依依害怕,害怕这个女人再说下去,她的一切努力都仿佛是一场笑话。

正在这时,隐约听到身后传来尖锐的一声“皇上驾到”。

她转念一想,娇弱地瘫倒在地。

“妹妹,我只不过想来看你,你怎么能将父母的事迁怒于我,我也很伤心啊……”

真是会演戏!

“沈寒寒,你竟如此不知好歹!”

匆匆赶来的男子一身九五之尊华贵服饰,担忧地扶起沈依依,转头凶狠地对沈寒寒猛地一踹,她冷不丁倒在地上。

早已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哪还有力气反抗。

她在地上折腾了好几下没能起来,只能狼狈地躺在地上。

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连她脸上新旧伤痕都懒得看,就已经火急火燎的定罪了。

沈寒寒冷笑一声,扭头目光冰冷坚定的看着他。

男子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但姿态并未放低。

“你孩子的事是朕定的,沈家的事也是朕定的,依依念你是妹妹才求情放过你一条贱命,只砍去双手,你有什么罪便怪我头上吧!”

沈寒寒咬牙,强撑着身子坐起来。

“臣妾哪里敢怪罪皇上,臣妾只怪自己看错了人,竟把自己这一生,都托付给了一个心里根本没有臣妾的男人!”

郁离被这一双决绝的眼睛刺中,不自在地扭过头。

“朕已经与你讲明,依依是儿时救过朕一命的人,朕答应过她,心里只有她一人。”

沈寒寒怔了一下,嘴唇微张。

“那分明是……”

那分明是她救的,因为他的许诺,她以心相许,没想到,竟被这女人给占了!

转头看向沈依依,正扑倒在郁离怀里娇羞不已。

那块不知何时丢的定情玉镯正好好的戴在她的柔荑上!

这一幕刺痛了她的双眼。

话再说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连真正救他的人都分不清,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值得爱!

毫不犹豫捡起地上的刀,一把插进自己的心脏。

“郁离,若有来世,我必不会再爱上你……”沈寒寒无力一笑,仰头朝天。

 


一声声呓语,额间的汗,让沈母担忧不已。

床上的少女,豆蔻年华,绝色容颜,此时却面色苍白。

“这可如何是好啊,小姐都已经发烧半日了,再这样下去……”

沈母身旁的刘妈担忧道。

“住嘴,寒寒一定会好好的,快去再请些大夫来!”

沈母拿了块毛巾浸湿为少女擦汗,面露愁容。

“诶,夫人,快看,小姐有动静了!”

沈寒寒艰难的睁开眼,仿佛刚走过一片梦境,梦里沈依依和郁离狼狈为奸,她被废后,她的女儿和父母也……

睁开眼睛,沈母担忧的神色引入眼帘。

母亲,母亲还活着?

眼泪夺眶而出,止不住地往下落。

“母亲,我好想你!”沈寒寒一把抱住沈母,身体颤抖着。

沈母愣了一下,顿时有些激动,回身抱紧。

这孩子,平日里哭都不带一声,现在却……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寒寒,你哭的母亲心都碎了,快别哭了。”

“被一个陌生男人从水里救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咱们世家贵族,难道还怕他不敢负责吗?”

沈母愤愤一挥袖子,替女儿不争。

陌生男子,水里?

听着这些熟悉的话语,仿佛曾经听到过。

沈寒寒猛然低头望向自己的双手,哪还有伤痕累累,只剩白皙青葱,嫩滑如水。

她这是……重生了?

看来老天爷也看不下去她悲惨的境遇,给了她一次机会。

一瞬间,泪蓦地刷刷往下滑,吓了大家一跳。

“寒寒别哭,是不是哪里疼着了?”

沈母上前紧张得擦擦眼泪。

“不是,我不疼,只是想念母亲了。”

沈寒寒笑了一下,安慰的说道。

重来一世,沈依依,郁离,夏冰……哪还能让这些人好活?

沈寒寒眼中闪过一丝复仇的火焰。

“寒寒,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掉进水里去了。”

“似乎是有人把我推下去的。”

她似作犹疑道。

“真的么?当时你身边可只有依依一个人。”

沈母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和怀疑。

沈寒寒眼神黯淡了一下。

母亲完全不相信端庄贤淑柔弱的白莲一般的沈依依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

前世沈依依的柔弱善良人设营造的太好了,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她,更何况还有她这个妹妹护着她,因此所有人都被骗了过去。

“姐姐说我的荷包绣样精致,手艺精巧,我就给她看看,没想到她失手丢进了水里,我情急之下就在池边捞,突然……突然就被推了一把……”

“你这孩子,一个荷包有什么可担心的,竟然还亲自去捡!”

沈母心疼道。

其实这是三皇子郁离赠与的定情信物,她前世十分重视,才会忙不迭去找,只不过在母亲面前不便说这些。

这样看来,原是他们这么早就开始勾搭,她竟一直被蒙在鼓里。

“你可知道是何人推的你?”

沈母言语间些许犹豫,还是不太相信是一直关心妹妹的沈依依所为。

沈寒寒摇摇头,眼角闪着的莹光甚是怜人:“没看见,那人是在身后推的,许是我没站稳,记错了吧。”

她上一世一直认为依依是不小心的,把她当做好姐妹,帮其隐瞒,如今看来……真是浪费了口舌。

沈母闻言,嘴唇微抿。

当时只有两个人在场,依依又说她是失足落水,半分没提到过谁推了一把。

若是她说谎……

但依依一直都乖巧柔弱,和寒寒又情同姐妹,真的会做出这种事么……

沈母眼神有些恍惚,不知该如何抉择。

沈寒寒抬头望着母亲思索的神情,眸色微沉。

这番话下来,就算没有起什么作用,也在沈母的心里扎下一根怀疑的种子。

“寒寒,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母亲都会站在你这边。”

女儿一向聪明,与她说这番话定是有了怀疑的对象,自家的女儿,她这个娘亲自然是做什么都要支持的。

沈寒寒望着沈母坚定的眼神,蓦地一笑,松了一口气。

沈母回以一笑,柔柔抚了抚女儿的脑袋。

“至于你身边那夏冰那丫鬟,主子落水了却还呆愣在一旁,一点用都没有,留着……”

似乎顾及到沈寒寒的态度,沈母眼神微微望向她。

这小妮子,平日里可是和这丫鬟十分亲近的。

“留着也没用了,不如明日便让她出府吧。”

沈寒寒接了下去,坚定地望向沈母,淡淡一笑。

她不会再像前世那般优柔寡断。

沈母放松一笑。

不知为何,女儿一醒来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但她却是感觉隐隐向好的地方变了。

无论女儿如何,都是她亲生的女儿。

“寒寒,你好生歇着,千万不可太过劳累,有什么事就让丫鬟们来就好,母亲先走了。”

沈母慈爱的望了望躺在床上面容苍白的少女,心下叹了一口气。

至于那救了落水的寒寒的陌生男子……似乎是魏家的少爷?

寒寒都落水了,他们必然是亲密接触过了。

况且京中现在都在传闻两个人相处甚密,早就已经暗通款曲,谣言传的太快,似乎有人故意暗中操作一般。

魏家是个门风严谨的世家贵族,出了这种事,似乎也必须要负责了。

…………

沈母走后,一个长相稚嫩的丫头走进来对沈寒寒服了服身,神色装作担忧:“小姐没事吧?”

沈寒寒优雅的坐起身,瞥见她自顾自站起来倒茶,丝毫没有要等她回话的样子。

全然没有礼数。

这张脸……不就是死前对她冷嘲热讽的丫鬟夏冰么?

想起前世夏冰那一巴掌,仿佛打在她的心房,狠狠的碾碎她的天真,嘲笑她这些年来对她的信任和亲近。

她脸色不禁阴了阴。

“跪下!”

这一声着实把夏冰吓了一跳。只见她颤抖了一下,愣了愣神,似乎没想到平日里把她看作亲姐妹一般的沈寒寒会对她这么凶。

“小姐……你这是……”

见她还没有反应,沈寒寒不禁沉了脸色。

果然是平日里太宠溺这个奴才,导致前世敢对她如此……

“没听到我的话吗?跪下!”

夏冰终于害怕,仓皇跪下,头低的沉,看不清脸色:“小姐,小姐是在怪罪奴婢没有下水救小姐吗?”

她假惺惺挤出几滴眼泪,抬头恳切的望着她。

“奴婢从小就被生母嫌弃是个女孩,丢进水里过,有了阴影,下不了水,奴婢也是万不得已啊!”

这丫头理由编的倒是挺快。

只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愚善的小姐了!

脑海中至今不能忘记死前她归附沈依依那副小人得志的得意嘴脸,让她噩梦连连。

“你方才不识礼数,目无尊卑,掌嘴一百!主子落水,没有尽到保护的职责,加掌嘴两百!”

沈寒寒冷冷回道,靠起身倚在床背,顾自端起一碟茶碗抿了一口。

这三百掌,打下去可是会死人的!

夏冰眼神中这才出现惊恐和胆怯,脸慌忙抬起来。

“小姐,小姐我知错了,下次……”

“还有下次?”

沈寒寒“砰——”的一声,将茶碗摔在桌子上,眼神凌厉。

夏冰浑身一抖。

“不敢了,不敢了,夏冰日后必定恭恭敬敬服侍小姐!”

“那就好,去门外院子里跪着领罪吧。”

沈寒寒似乎息怒般悠悠躺下。

夏冰愣了一下,竟然还不打算放过她?

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毒,转瞬即逝。


“小姐,奴婢忠心耿耿,求小姐饶过奴婢这一回吧!”

沈寒寒被吵的耳朵有些发酸,顾自揉了揉,声音严肃。

“再不下去就让刘妈亲自掌嘴!”

刘妈可是宫廷慎刑司出来的,她那一巴掌下去,不死也得赔掉半条命啊!

夏冰咬了咬唇,终于跪下:“不必劳烦刘妈了,奴婢这就去领罪!”

不一会,屋外一声声打脸,合上蝉鸣,甚有节奏,沈寒寒不禁困倦起来。

流云袖划过梨木桌角,带了些许淡香,美人卧榻,甚是养眼。

夏冰在外感受着脸上的疼痛,咬了咬嘴唇,面露不甘。

一个被迫生男人碰了身子的人,竟然还这么嚣张,等着吧,明天她就会把沈家二小姐苛待下人的流言放出去!

这些年来凭借着二小姐的宠爱,她在府里立的威信可不少!

只要她说,就没人会不信!

然而还没等到她看到这一切愿景,第二天晌午,天气最是炎热的时候,她就被扔了一包行李,被下人们推出房门去。

对外声称夏冰没有能力护得主子安全,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府里没一个下人可怜她的。

若是她知道这一切,估计要气的吹胡子瞪眼。

…………

暑气火辣,毒一般的晒在人的皮肤上,这三伏天的正午,最是让人难捱。

夏冰被一众下人们无情的推搡着出府。

做错事的下人只能从后院不起眼的小门离开。

她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屈辱!

那张本该最符合年纪的稚嫩小巧的脸露出了不该有的狠毒神色,看着十分违和。

这些人平日哪一个不是对她阿谀奉承,现在倒好,一个个变脸比京剧还快!

“别推了,我自己能走!”

扭头恶狠狠的盯着这些下人,却恰好看到在后花园散步的沈寒寒和沈依依,眉色一喜。

……

不远处的沈依依一身粉色,精致的花纹将少女的娇态展现的淋漓尽致,锦上添花。

只是少女脸上并未有与年纪相匹配的娇憨笑意,只是尴尬和古怪。

“妹妹身子还未痊愈,怎么把姐姐叫出来逛后花园来了。”

刚被男人抱了身子,还敢出来呢?

看似关心,语气已然忍住了阴阳怪气,但不难看出眼底对对面少女的羡慕嫉妒。

对面的少女不施粉黛,那双美目偏带了几丝不经意间的娇媚,云淡风轻的姿态又凭生出几股恣意,只一看,便硬生生把她比了下去。

沈依依绞起祥云雕琢的白帕,咬着牙。

“妹妹在床上实在无聊……所以叫姐姐来看一出好戏啊。”

沈寒寒倏地一笑,随即默不作声的望向一处地方,神色戏谑。

沈依依心中暗自疑惑,这贱人今日怎么看起来如此不同,不由顺着她目光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挣脱了下人们的禁锢,朝她跑来。

“大小姐,救救奴婢,奴婢只有您了!”

夏冰抱着她的腿,泣涕涟涟。

沈寒寒瞧着她脸上红彤彤的两片掌纹,却并未肿多少。

这三百掌,看来她没怎么用力嘛。

沈依依脸上尴尬的笑凝固,美目有些惊慌,装作毫不知情的推开她。

“大胆!二小姐还在这里,说什么胡话,快把她拖下去!”

二小姐几个字加了重音,似乎在刻意提醒她二小姐还在这里。

沈寒寒闻言,面不改色,悠悠道:“姐姐倒是狠心,是因为心疼妹妹,所以恨不得让夏冰立马出府么?”

夏冰愣了愣神,脸上出现绝望之色。

大小姐想抛开她!

随即脸上露出不争之色。

分明大小姐说过事成之后她就是大小姐的人,还会赏赐许多东西,保她无事!

“大小姐,我做的这一切可都是……唔……”

嘴即刻被捂住。

旁边的几个手下看这两位小姐一个拦一个阻,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妹妹,这奴才魔怔了,你快回屋去吧,我来处理。”

沈依依紧紧捂住她的嘴,回头勉强一笑。

“让她说!”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沈父背着手,脸上的神情严肃,不威自怒的走来,沉稳的步子平生出一股安心之感。

刚下朝来看寒寒,就见到这样一幅场面,真是荒唐!

“父亲……”

沈寒寒喃喃自语,前世她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这张熟悉又不苟言笑的脸,让她一直以为他从不关心自己的女儿。

而他却在她被打入大牢的一瞬间,跪在朝廷外整整三天,只求留她一命,直至满门抄斩。

她眼眶情不自禁湿润,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一下子扑进父亲怀里。

一向在子女面前威严的沈父冷不丁退后一步,有些不知所措。

“……寒寒,身体可好些了?”

语气都变得有些结巴。

女儿突如其来的亲近让他心上一喜,但又有些慌乱。

“嗯!好多了。”

沈寒寒一股脑将自己塞进沈父怀里,蹭了蹭,发出闷闷的声音。

沈父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那柔软的发丝,心里蓦地软了一片。

沈依依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

凭什么沈寒寒就能父爱母疼,活的恣意!

她的父亲却因为随沈父出征而死,母亲抑郁而终!

临死前还将她托付给沈父,日日面对一个由亲生父母疼爱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成长……

叫她怎么过得下去!

心里的怨恨逐渐发芽,越长越大。

沈寒寒什么都不懂,她根本不配拥有这一切!

“没听见我的话么,放开,让她继续说!”

沈父威严由自而发,凌厉的眉眼让他不怒自威。

沈依依一惊,从执念中清醒,愣了愣,不由得松开了手。

“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兴许还能留你在府中继续做事。”

沈寒寒淡漠地看了跪在地上的夏冰一眼。

要知道,因为犯了错被赶出府的丫鬟基本上没人敢收,只能在家中老死。

只是受人指使的丫鬟怎么可能还会继续留下来呢?

这道理是个人用脑子转转就能想出来,不过能被沈依依用金银就能骗走的人,又谈何来的脑子。

这摆在面前的显眼的大饼,目光短浅的夏冰在这个时候可分辨不出是真是假。

“主子,是大小姐指使我不要救二小姐的,她说反正二小姐这么心疼奴才,肯定不会让奴才怎么样,到时候就顺理成章成为她的奴婢,做大丫鬟……”

夏冰一急,跟抖豆子般全抖了出来。

“大胆!竟然平白诬陷大小姐!”沈父震怒。

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夏冰被吓了一跳,愣愣不敢说话。

沈寒寒沉了脸色。

看来还是不相信沈依依会做出这种阴险狡诈的事情。

她柔声道:“还有什么证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