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周总余生请指教

周总余生请指教

花花点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步蘅是一个生活无忧无虑,规划有度的小富婆,她有钱有事业有梦想,对自己的人生也早已有了规划。她的确打算二十八岁以后生个娃方便继承她日后的家产,可是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婚主义者。她本以为自己会秉承这一原则,永不结婚,直至她遇到了那个名叫周慕修的男人……

主角:步蘅,周慕修   更新:2022-07-15 22: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步蘅,周慕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周总余生请指教》,由网络作家“花花点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步蘅是一个生活无忧无虑,规划有度的小富婆,她有钱有事业有梦想,对自己的人生也早已有了规划。她的确打算二十八岁以后生个娃方便继承她日后的家产,可是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婚主义者。她本以为自己会秉承这一原则,永不结婚,直至她遇到了那个名叫周慕修的男人……

《周总余生请指教》精彩片段

步蘅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偷偷欣赏隔壁刚坐下来的男人。

四个字:秀色可餐。

他面向她坐着,已经脱掉大衣,此时只着一件高领灰墨绿的羊绒毛衣,理着干净的短发,面容英俊,气质淡然。

白衬衫黑领结的男侍者递上菜单,“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

男人侧过脸来,眼睛微抬似向步蘅这边看了一眼。

步蘅心头一跳,被人当场抓住偷窥,尴尬倒在其次,主要是他刚才那一抬眼表情凉薄,却又好看得惊心动魄。

男人已经收回目光,对着侍者彬彬有礼,“稍等,还有一位江小姐。”

声音低沉悦耳,和他人很配。

步蘅暗暗猜测这人的身份,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富二代?商界精英?如此颜值也说不定是哪个她不认识的明星。

不过,听他刚才的话大概是个有主的。

步蘅开始期待起那位江小姐,与他旗鼓相当,该是怎样一位美人?

这是商场里的一家西餐厅,饭点已过,客人用完餐渐渐离开,周围安静下来,只有舒缓的音乐在不甚明亮的空间里流淌。

今天是工作日。

步蘅不用像那些上班族一样急着往写字楼里赶,下午也不打算再逛,继续悠哉悠哉地吃饭。

她看看手表,已经二十分钟过去。

斜对面的男人要了一杯咖啡,神情闲适,拿着本杂志在看,画面实在是赏心悦目。

翻着杂志的周慕修也在一心二用,他对今天的临时饭局并不感兴趣,更何况对方无时间观念。

秉着对母亲有所交代,他打算再等五分钟就离开。

在这过程中,他很难不注意到斜对面的女人,倒不是因为她长得多好看。

事实上,他进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她放在对面椅子上两个一模一样的纸袋,纸袋上有他再熟悉不过的logo——Bella,国内第一童装,周家时装集团旗下的一支儿童线品牌。

很明显,她之前在四楼逛过,四楼专营中高端儿童品牌用品。

只是她年纪轻轻,看起来不到二十五,不知是送人还是自己有小孩?

他这才仔细看她的长相,皮肤很白,也或许是擦了粉底,他看不出来。

鼻梁还算挺秀,嘴唇偏薄,唇色比多数人偏红些,并不像是涂了口红。

嘴角微微下垂,半耷拉着眼皮,眼下隐隐有些黑眼圈,像是没睡醒,有些生人勿近。

算不上美人,但有点特别,比最近流行的网红脸耐看很多。

她独自一人吃西餐,见他看过去并不局促,依旧怡然自得,而且胃口很好。

一小篮蒜香面包,一盘蔬菜沙拉,一份牛排,一碟奶油浓汤,有荤有素,营养均衡,是个爱生活会享受的人。

她看起来身材修长,坐姿稍显懒散,用餐虽称不上优雅,但细嚼慢咽,还算斯文。

有趣的是她吃牛排时专心致志切了很久,等到全部切成一口大小才开始慢慢享用。

从心理学来看,这样的人有理想,做事喜欢详细规划。

五分钟到了。

周慕修放下手中有些无聊的杂志,不打算离开,准备点餐。

恰在这时,有侍者领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走过来。

步蘅抬头看了一眼。

五官立体,打扮洋气,看上去有点像是混血。

很漂亮很打眼,但是与她想象中与他匹配的美人有点出入。

女孩拎着三四个印着大牌logo的袋子,惊喜地叫:“Hugh?怎么会是你?”

原来他叫Hugh,步蘅心想。

相比女孩的惊讶,那个Hugh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平淡,“江小姐,你迟到了。”

“Sorry啊!在楼上试衣服忘记时间了,没想到约会对象是你,我妈咪说是她老同学儿子,我本来还不想来!所以你就是她说的周……”

江小姐待侍者拉开椅子坐下来,一口半生不熟的中文,声音娇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Hugh适时打断她,并不让人感觉不礼貌,“江小姐,你想吃什么?”

侍者走到桌旁。

江小姐嘟嘴,“叫我Alisa啊!”

Hugh点头,示意侍者把菜单给她。

步蘅听明白了,原来是相亲。

Alisa拿着菜单翻了半天,最后一脸纠结,“我减肥,就要一份蔬菜沙拉吧,还有柠檬水!”

她这句话是对Hugh说的。

Hugh没看她,转脸对侍者说:“按她要求的。”

目光看向旁边,“再要一份像那位女士一样的套餐。”

边吃边用余光观察的步蘅一愣,抬头,那人已经转回目光,侍者正往她这个方向看来,微躬了身离开。

女孩已经迫不及待,“Hugh,你还记得我吗?上次在美国Steven的酒吧大家一起party……”

“抱歉,人太多,我没注意。”

Hugh语气中听不出情绪,但并不让人觉得敷衍,只让人相信他确实是没注意。

Alisa的失落全在脸上,转瞬又鼓起勇气,“你那天离开很早,其实我有向别人偷偷打听你,他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没想到今天我们……”

女孩脸微红,眼神却热切直接。

听到这里,步蘅嘴角微弯,感觉正在上演一出偶像剧,而自己是唯一的观众,不由抬头想看那位男主角的反应。

正在这时,侍者过来送餐,谈话暂停。

步蘅撇了撇嘴,有些失望。

她的视线被侍者挡住,自然没注意到Hugh微不可见向她瞥了一眼,嘴角似笑非笑,有些讥诮。

等侍者走后,Alisa好奇地问:“Hugh,你出来相亲是因为家里催你结婚吗?”

“算是。”

Hugh慢条斯理展开湿毛巾擦了擦手。

“那……”Alisa大胆地问出来,“你想要什么样的妻子?”

Hugh像是思考了下,语声缓慢,“贤惠,顺从,相夫教子。”

Alisa脸色有点僵住,“这……是伯母要求的吧?你会喜欢这种无趣的女人?”

Hugh微微一笑,“我很尊敬我母亲。”

妈宝男?步蘅有点看不明白,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故意讲给这位Alisa小姐听让她知难而退。

Alisa看着他的笑有些怔愣住,继而激动起来,“Hugh,不如你离开这里,跟我去美国,你妈妈就管不了你,你也不用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唔,大概我的银行卡会被停掉。”

女孩一脸希翼,“我……我可以养你!”

Hugh嘴角轻扯,“你打算怎么养我?”

他余光注意到隔壁的女人又叫了一份冰淇淋。

Alisa语气不是很肯定,“我一个月零用钱八万刀。”

步蘅迅速在脑中换算一下,八万刀就是近五十万,有钱人。

她手托着腮,饶有兴趣地看向男主角。

“八万刀啊!”Hugh身体微往后靠,打量Alisa座位旁几个分量不轻的袋子,轻笑,“你还要买新衣服新包包,剩下的钱恐怕养不起我。”

江小姐一下子神情有些狼狈,放下叉子不高兴地说:“我不想吃了。”

Hugh点头,“抱歉,不送。”

他说这句话时甚至带着礼貌的笑意,就像是在客气地说:“谢谢,再见”。

大概那位Alisa小姐原本只是想撒撒娇耍点小脾气,没想到他非但不哄,还直接赶人。

顿时羞恼,一气之下果然拿包拎着袋子走了。

Hugh完全不受影响,甚至可以说是神情愉悦,独自一人开始用餐。

步蘅挖着刚送来的冰淇淋,觉得这个偶像剧的情节走向有点好笑。

心里却在想,如果女孩养得起他,他会答应?

想想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她心中一动。

挖完最后一口,她站起身走到隔壁坐下。

Hugh切牛排的刀微顿,抬头看她。

“不好意思,有事想请教一下。”

Hugh微微挑眉。

步蘅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开口,“请问多少钱可以养你?”

语气认真,确实是虚心请教的姿态。

Hugh眼睛微闪,叉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轻轻咀嚼。

步蘅耐心等着。

Hugh拿湿巾擦了擦嘴,饶有兴趣地问:“你出多少?”

“一个月一百万。”

Hugh嗤笑,“我对金主要求不低。”

“比如?”

“自信,独立,优雅,以及,”Hugh语气停顿了下,故意打量她一眼,“美丽。”

近距离看她,他可以判断她没擦粉底,皮肤是真的白皙细腻,显得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

步蘅却在想,他对金主的要求比对妻子还高,人家这是拒绝的意思了。

她低下头,复又抬起看一眼面前男人的绝佳面容,咬牙,“一百五十万!”

Hugh眼神微眯,心中出现今天的第一次恼意,觉得自己是遇到强买的女流氓了。

 


周慕修不再理她,自顾自用餐。

很久以前,步蘅就明白一个道理,脸皮厚点不吃亏,只要不伤天害理。

所以,她又重复一遍。

“一百五十万,干不干?”

“嗞——”

切牛排的刀落在瓷盘上,滑出刺耳的声音。

周慕修放下刀叉,先前对她长相的那点好感全部消失殆尽,良好的修养让他语声还算客气,眼神里却已全是冷漠,“你不符合我的要求。”

步蘅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他看起来不像是真吃软饭的。

要是真吃软饭的她还没兴趣。

尽管那个计划她原本打算五年后才实施,可是这么好看又入她眼的男人可遇不可求,她决定以退为进。

态度愈加谦和,“可不可以给我留一个电话?等我符合你的要求再找你。”

一副生意人谈生意好商量的口气。

周慕修盯着她,虽说他从来不乏女人的爱慕,但不管背地里如何,她们在他面前从来只会自持矜持,这种得寸进尺的他确实是第一次见。

而且,他在她脸上并没有看到类似爱慕的东西,她看起来理智淡定,偏偏说出的话又如此厚颜无耻。

周慕修没养过女人,也没有让女人养的嗜好。

他只是有些好奇,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的眼神告诉他,如果他不给她电话,她还会有别的招。

鬼使神差地,他看着她漆黑的眼睛真的报出一串数字。

步蘅认真听完,回到自己座位,拿出手机当着他的面一字不差拨打那些数字。

果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她像是很满意,点头,“谢谢,有一天我会打给你。”

接着很干脆地拿起座位上的东西,走过他身旁,侧脸看一眼他面前的盘子,下垂的嘴角甚至微微扬起,“他家面包很好吃,再见!”

说完,她步伐轻快地走向收银台结账。

周慕修心中怪异,怀疑她本来目的就是要他电话。

目送她的背影离开,这么一看,她个子确实挺高,也许有一米七。

回头,食物已半冷,他没了胃口。

面包他先前吃过两口,差强人意,并不如她说的好吃。

勉强吃掉一半,他招手叫人结账,却被告知,之前那位女士已帮他买单。

他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一丝诧异,今天不仅被人强行搭讪,更是头一次被女人请吃饭。

他有些哭笑不得。

步蘅开车回白鹭。

停车场出来就是一阵生冷的风,她打了个喷嚏,赶紧裹紧衣服。

爬上阶梯,走上上跨的天桥,路过很多拿着硕大黑袋子或是拉着推车拿货的人,到达白鹭门口。

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儿童服饰批发市场,也是中低档儿童服饰货源地。

步蘅提着袋子,手冻得冰冷,在门口停下来买了两杯热奶茶。

进入市场右手边一楼第二家A—2档口,推开玻璃门,她请的客服小欧正在打包鞋子。

屋里开着空调,一阵暖意,还有柜台上两瓶腊梅的香气,她舒服地叹口气,把奶茶递给小欧。

小欧开心地叫:“谢谢蘅姐!”

步蘅“嗯”了一声,问:“今天怎么样?”

小欧性格开朗活泼,是个毕业没几个月的大专生,比步蘅小不了两岁。

“档口今天批发只有两手,零售出去三双。淘宝店的生意很好,到现在为止出了快五十双。”

电脑传来“叮咚”声,又有客人来咨询,小欧吸着奶茶坐回收银台一边忙去了。

步蘅把Bella的袋子放到小会客桌上,拿出另一杯奶茶捂手。

她今天去宝盛逛了一个上午,其实是去做市场调研,顺便买回两双她很感兴趣的Bella新款鞋型做研究。

档口的生意不好是可以预见的,摆在这里的鞋是步家工厂出来的,工厂现在由二叔二婶管,开发上渐渐没落,落后于市场流行,生产上上个月还出现过大批次的质量问题。

老客户慢慢流失,新订单引不进来,现在就是在吃老本。

淘宝店里卖的才是步蘅的心血,她从大三时就已经注册个人商标“MOKO”,大四时开了淘宝店,现在已经两年多。

毕业这一年多,她把大部分心思花在上面,自己设计鞋款找信得过的工厂打样生产,加上一些营销,生意明显有了起色,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看看手表,下午三点。

她休息了会,脱了身上的长羽绒服,开始熟练地检查鞋子,帮着一起打包,贴快递单。

快递五点来收货。

五点半,小欧今天有事,提前半小时下班。

外面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市场七点钟会全部关门。

步蘅把电脑调成静音,坐到收银台后面,拿出笔记本专心做开发计划。

没多久,玻璃门被人推开,一阵冷风灌进室内。

同时伴随着女声,“蘅蘅,在忙呐!”

步蘅抬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抽张纸擦擦鼻子,随手合上电脑屏幕。

客人已经走进来。

步蘅闻着一种理发店的染发剂味道,看看眼前女人弯曲有型的深棕发红的头发,站起身笑,“二婶,您怎么来了?”

许香玉亲热地笑,“一直忙着没空,年底了,特地抽空过来看看你。”

步蘅上次见这位二婶还是一个月前,知道她是无事不登门。

不由轻笑,“您头发在哪做的,怪好看的!”

“是吧,就在北路那家,我那个小年轻发型师说这叫波尔多红,很贵气很流行的!”

许香玉说完才想起自己刚说没空,脸色就有点不自然。

步蘅当没看见,附和她,“不仅贵气,二婶是越来越年轻了!”

说话间又打了个喷嚏,步蘅心知不妙,这是要感冒的节奏。

“感冒了?药吃了没?”许香玉嘴上说着关心的话,眼珠子却左转右转,飞快地扫视两边货架上的鞋子。

步蘅看在眼里,回答她:“没事,反正过两天自己会好。”

“也是,年轻人身体底子好,能不吃药就不吃药。”许香玉随口附和,在角落里见着一款没见过的,“咦,这款不错,是你让他们新打样的?”

“是,”步蘅走到货架旁,指了右边另一款,语气里透着些得意,“还有这个,也是我设计的款式。”

其实这只是MOKO里被她pass掉的两个废样,忘了收起来。

许香玉伸出保养得宜白白胖胖的手,拿起鞋仔细端详,关心地问:“卖得怎么样?”

步蘅有丝沮丧,摊摊手,“摆了一个多星期,也有客人感兴趣问,就是没人拿。”

说着抽出小会客桌旁的椅子,客气道:“二婶,您坐。”

许香玉放下鞋,坐下来宽慰她,“没事,你这才刚做,就当积累经验。实在不行,就进厂里来学习学习。”

“我就是做着玩打发时间,也不指望这个吃饭。反正平常拿厂里的货卖卖省着点花也够用了。”步蘅坐到边上,拿一次性纸杯给许香玉倒了杯茶。

许香玉刚才也只是试探,还真怕步蘅万一哪天起了要去厂里搅和的心思,听她这么说不由放下心来。

随口又问:“厂里这些款呢?有人下单?”

步蘅脸上透出兴奋来,“我刚刚还在统计,这一个月零售卖出去九十二双,批发出去八十手,都是厂里出的大货款。”

许香玉迅速在心底算了一笔小账,按这个销售量推算,一个月利润顶多两万了不得了。

眼皮子忒浅!不由神色间闪过一丝鄙夷,心想,要不是你妈给你留下这个值钱的商铺,你赚这点钱连个房租都不够!这商铺要是在她许香玉手里……

嘴上却还在夸着,“真是不错,蘅蘅已经能养活自己,比我们家步威强多了!”

步蘅谦虚地笑笑,就步威那二世祖的样,许香玉实在是小看自己。

不过这正是她要的效果。

大概是室内温度有点高,许香玉脱下身上的淡紫色皮草外套。

瞧这架势,是要长谈的节奏。步蘅心想,看来二婶今天可不光是打探她近况来的。

她顺手接过许香玉的皮草,要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就听许香玉不自觉提高声音,声音尖锐,“哎,小心点别给我弄脏了!我刚买的,花了三万多呢!”

步蘅手一顿,心中冷笑。

许香玉是平常对家里保姆和厂里工人说话不客气惯了,说完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自然地笑笑,“人靠衣装,现在做生意越来越难,不开个好车,不穿好点,那些有钱的客户不把你放在眼里。”

说完自己拿了纸巾把椅子擦了又擦,才把皮草小心翼翼搭在椅背上。

步蘅善解人意的点头,心里却清楚得很,这位二婶哪里是谈生意见客户,不过是在她的富太太圈里攀比惯了。

她笑笑,“二婶,还有几天工厂就放假了,今年分红什么时候发啊?我还等着换辆车呢!”


许香玉自动忽略前面“分红”二字,一副惊讶的表情,“要换车啊?先前那辆不是开得好好的?”

“您也知道,那辆车当初外公他老人家买给我就是为每天上下学用,到现在也开了有三四年。”

步蘅不紧不慢给自己倒了杯水,学许香玉之前的说辞,“过了年我就二十四岁,也得为将来打算打算。车不开好点,都不好意思出去跟那些有钱的朋友玩。”

许香玉听完步蘅的话皮笑肉不笑,心里有些不高兴。

再看她脸上隐隐的抱怨,有些不确定她是故意拿话噎她还是真心这么想。

步蘅其实压根没想换车,平时交朋友不多,偶尔也就大学时的三俩好友聚个餐旅个行。

她当初是在苏城本地念大学,不住校。

坐了一段时间公交地铁,外公要给她买辆车作代步用,她自己选了辆丹宁蓝的甲壳虫,一直开到现在。

许香玉自动顺着步蘅的话往深了想,不由仔细打量起这个侄女。

她此时穿着件白色圆领的厚毛衣,细长的脖颈,鹅蛋脸,白皮肤,不说是美人吧,那也称得上亭亭玉立。

再想起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她试探地问:“你现在每天都守在店里?”

“哪有?之前您介绍的那位大姐不干了,我又新雇了个,小姑娘干活挺好的,我偶尔才来一趟,有时间都出去玩了。”

步蘅有意说给她听。

许香玉给介绍的那个是她一个远房亲戚,呆了两个多月,步蘅每次去盘点,要么少账,要么少货。

步蘅也不心慈手软,就从她工资里扣双倍的钱,于是不到三个月,那人没油水捞工资还少就自动走人了。

步蘅后来跑到许香玉家,“无意”说到这事,委屈地抹了两下眼泪,唯恐婶婶怪她。

大概许香玉也觉得没面子,后来没再插手她档口的事。

“是要多出去玩玩,”许香玉干笑两声接着问:“外面是不是谈男朋友了?”

“没有。”步蘅大大方方地笑,把话题又绕回去,“我看步威朋友圈发了照片,新车挺漂亮的,改天让他也帮我推荐一款。咦?他前两个月还说跟我借钱,是不是年底发奖金了啊?”

步威现在在厂里做采购,里面的猫腻步蘅不用想也知道,先前出质量问题的那批货就是采购的皮革太差。

许香玉脸上有些不自在,显得打了针的面皮越发僵硬,“他哪里有钱买新车……那是他向朋友借着玩的。”

“是吗?”步蘅自然不信,有些为难地说:“二婶,您知道我手上没多少现金,要不您借我点钱周转一下,我年前先把车买了,等二叔把分红给我我就立马还您。”

许香玉一听要从她口袋里掏钱顿时脸色变了,忙说:“蘅蘅啊,实话跟你说,厂里今年是亏钱了,你二叔硬逼着我把私房钱拿出来给工人付工资。”

她还真不知道步蘅银行卡上有多少钱,对她要借钱的话半信半疑。

步蘅心中冷笑,如果真没钱你还会有这个闲情逸致买皮草做头发打美容针,你儿子还能买上百万的车?

而且真到发不出工资那天,她相信她这位二婶也绝不会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贴补工厂。

前几年还相安无事,年底都正常分红,偏偏她外公突发疾病去世才三个月他们就开始出幺蛾子。

明摆着是空口瞎话欺负她年纪轻彻底没了依靠!

只是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步蘅故作惊讶道:“厂里已经这么艰难?我七月份的时候有一次路过厂里去看二叔,正好在他那看到上半年的财务报表,还是盈利不少的,怎么下半年亏了?我对厂里的事真是太不关心了,要不明天还是去财务那看一下账吧!”

许香玉一直以为步蘅不过问工厂的事,胸无大志只守着档口这三分地,没想到她先前看过上半年的财务报表,再一想儿子那经不起推敲的买车钱,话锋一转,“不用不用!听你二叔说,其实是有两笔大的货款还没收回来,已经让人去要了。等账一到,我就催他转给你。”

步蘅点头,“那就好!”

她不急这笔钱,事实上工厂这几年利润每况愈下,她心知今年分红必定又降了不少,来年亏损也是很有可能的。

她占着工厂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并不想将来为二叔一家的无能买单,也没兴趣接手这个烂摊子,从今天开始倒是要好好想想怎么脱身,和他们彻底解除利益上的捆绑。

“好了,工厂的事就让你二叔去头疼。”

许香玉拉起步蘅的手,意味深长地笑,“二婶今天来除了看看你还有另外一件事。”

步蘅强忍着要缩回手的欲望,顺着她的话问:“是什么?”

“二婶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许香玉语气自豪,“是我娘家的亲侄子,硕士毕业的高材生,叫许诚!”

许香玉其实原先还有些犹豫,步蘅无父无母听起来就不大有福气,说给自己亲哥家做儿媳,她对亲哥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可再想想,步蘅长相不差,不说她自己住的小别墅和未知的银行存款,就是这个商铺也价值千万,等她嫁给别人,这些跟她许香玉可就再没半毛钱关系,更别说她还占着厂里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

而她拥有的财产全部会成为她的嫁妆,谁娶了她谁得实惠!

许香玉打着如意算盘,哥哥一家向来对她唯命是从,步蘅若是嫁过去成为许家人,到时拿捏起她就容易多了。

原来如此。

步蘅心中了然,很容易就猜出许香玉什么意图。倒不是她小人之腹,而是她从小就知道这位二婶对她家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她见过许诚,看来二婶还不知道。

许香玉见她不吱声,又说:“你也知道你二叔是个马大哈没念多少书,许诚是去年我硬让他从国企出来给你二叔当总经理助理,其实就是管着厂里上上下下的事,年轻有为得很!你看……什么时候有空你们见个面?”

步蘅略带羞涩地笑笑,没拒绝。

二婶这时还在骗她,许诚是她亲侄子没错,却是在厂里管财务的。

她正好借这个机会打听点事。

又说了会,许香玉终于满意地走了。

步蘅看看时间,也快八点。

同行店铺大多已经熄灯,步蘅提上笔记本锁了门离开。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风,空气中只有清冷,带着些湿气。

步蘅吸吸鼻子,背着包走在天桥上。

不远处是隔了两条街的宝盛,外墙超大显示屏上正播放着当红影星的时装广告。它看起来比这个天桥下的批发市场要高大上很多。

那里的四楼,囊括了国内外最受欢迎的中高端儿童服饰品牌,她早上曾一家一家逛过。

步蘅深吸一口冬日夜晚的空气,在心里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的MOKO会在那里占得一席之位。

不知怎么,她想起白天时宝盛遇到的那个男人。

现在看来,相比MOKO,要攻克他的挑战性似乎更大。

但是没关系,她会想尽办法得到她所有想要的。

嘴边漾起一丝笑意,她大跨步离开,去对面停车场取车回家。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