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莫爷你家夫人是大佬

莫爷你家夫人是大佬

荿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的楚潇,不过就是身份卑微的楚家弃女,因此他们从不将她放在眼里。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这个看似怯懦的女人,实际上却是尊贵的夏国第一女战神。为了完成任务,女人毫不犹豫地来到了莫家家主莫绍霆的身旁,可是却也因此而背上了不知廉耻的罪名……

主角:楚潇,莫绍霆   更新:2022-07-15 22: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潇,莫绍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莫爷你家夫人是大佬》,由网络作家“荿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的楚潇,不过就是身份卑微的楚家弃女,因此他们从不将她放在眼里。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这个看似怯懦的女人,实际上却是尊贵的夏国第一女战神。为了完成任务,女人毫不犹豫地来到了莫家家主莫绍霆的身旁,可是却也因此而背上了不知廉耻的罪名……

《莫爷你家夫人是大佬》精彩片段

昏暗的灯光,打在一处荒凉的院子里,隐约能看到大门两侧各放着一处脏兮兮的狗笼子。

倏然,左侧的狗笼子里有了动静。

传出来的不是狗叫,竟是活生生的人声,“呜呜呜......哥哥,我好饿,身上好疼......我不想在这里......”

女孩儿的哭声越来越急切,但是声音很小,很努力在隐忍自己。

“别怕,我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救我们!”

说完男孩儿悄悄的拨出了电话。

远在亚洲东部的楚潇,刚带着麾下灭了国际上最大的黑暗组织。

才换下战袍的她,拿到尘封了已久的手机。插上了电话卡,忽然,一通没有姓名的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她皱着眉头,还是接通了。

“喂,你是妈妈吗?妈妈,你能不能来救救我跟妹妹?他们让我跟妹妹吃猪食,住狗窝。还经常让我们干活,干不好就打我们。现在妹妹很饿,饿的都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呜呜呜......我害怕......外婆说,这样妹妹会死的......呜呜呜......”

楚潇听着里面奶娃的哭声跟求救声,原本在战场上刚硬的心瞬间柔软了起来,“小宝贝儿,你应该是打错电话了。需要求救的话,你应该打警察叔叔的电话。报警电话,你外婆应该教过你吧?”

“不可能,电话是外婆告诉我们的,不会错的!我外婆叫顾雪梅,已经被他们带走了。呜呜呜......外婆说我妈妈是个盖世无双的女英雄,妈妈,你赶紧来救我们吧,呜呜呜......妹妹晕过去了......妹妹......你醒醒啊......妹妹你坚持住,妈妈很快就来救我们了......”

“啪”

哭声渐小,一个巴掌的声音令楚潇震耳欲聋。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和男孩儿不断求饶的声音,“兔崽子,竟然藏着有手机,老子打死你们......啊......求求你们......不要打芽芽......给老子把手机砸了!”

芽芽......

这是她女儿名字!

楚潇心头猛地一颤,等她再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无法接通。

她瞬间红了眼,满身戾气喷薄而出,浑身透着凌冽的寒意,“查,给我赶快查到电话通讯具体地址,我要让这群人碎尸万段!”

“收到!”

楚潇满脑子都是芽芽快不行的画面,还有只只无助求救叫着妈妈的声音。

她不是把孩子托付给母亲了吗?

还让部队每个月给一大笔抚养费,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彻底的疯了,身上的杀气怎么也抑制不住,一双眸子浸满痛苦和自责。

她本是龙都世代豪门楚家的继承人,自从十年前父母感情破裂,父亲迎娶小三儿,她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母亲重病,为了拿到医药费给母亲治病,她中了后妈和同父异母妹妹的套,丢了清白。

十月怀胎生下三个孩子,刚出生大宝儿就与她失散了。

为了生计,她不得不辗转各处讨生活。也因此碰见了国主,有幸加入战部。

常年任务在身,出生入死,她没办法带着两个孩子,所以两个孩子这些年一直跟在她母亲身边。

如果说报仇是她活下去的目的,那这两个孩子,就是她的精神寄托,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就在这时候,她的部下查到了刚刚通讯源头。感受到她周身的悲愤气场,一刻不耽搁的报告,“回潇帅,地址在废弃的虎山医院。我们还查到,您女儿的全身器官,几个小时前被预定了,将于今天卖出!”

楚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啊啊啊啊!”

她悲痛的嘶吼着,一双眸子也从原本的棕色,蜕变成了浅色金瞳。

“你留下顾全大局,跟国主汇报:我去救我的孩子了。有事随时联系,你两个换身衣服跟我走。”

话音落,她丝毫没有犹豫,眸色凌冽,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指挥部,跳上战机。

不过半小时,三人开着战机到了五百里开外的目的地。

下了战机,楚潇压着内心的情绪,朝着一座破旧失修的废弃医院里面进攻,一秒钟都不敢耽搁。

守门的人上下打量了楚潇一番,只见她一身破旧的迷彩服,脚踩的马丁靴早已起皮,鞋头上沾满了泥土。

唯有脸上那副蝴蝶造型的面具,像是真金打造的。除此之外,身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物品佩戴。

门卫眸光里满是不屑,没好气地开口,“你们谁啊,这里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赶紧滚。”

楚潇根本不想听他废话,眸光骤然凌冽,狠狠的一脚把人踢开。

那人身子快速后移,重重地撞在墙角,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她一步步朝着院子里面走去,每一步都能感受到她滔天的愤怒。

她站在院子里,低眸对上门卫狼狈不堪的脸,一字一句的蹦出,“给我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


同一时刻。

原医院废弃的急诊室内,一群孩子缩在角落里。

不远处一个小男孩儿哭着,不停哀求,“呜呜呜......叔叔,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好不好?我是哥哥,你们抓我好不好?呜呜呜......你们不要伤害我妹妹......”

花臂男禁锢着手里的女孩儿,就把她绑在里间屋子的手术台上。

吊儿郎当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放过你妹妹?你跪下磕头,我高兴了就放过你妹妹。”

话音刚落,他立马照做,重重地磕在地上。

他一边哀求,一边磕头,“求求叔叔,放过我妹妹.......”

没多久,幼儿娇嫩的皮肤就出现了一抹血丝,可他一刻也不敢停。

外婆说过他是男子汉,是哥哥。

他一定要救妹妹!

可他越是这样,落在周围的几名人贩子眼里,就越觉得可笑。他们个个脸上浸满嘲讽,任谁眼里也没有一丝怜悯之色。

很快男孩儿的额头沾满了土,混着鲜血从上面流下来,哭声也越来越大。惹得角落的孩子也跟着哭起来,一时间,场面乱哄哄的。

“哭什么哭!小兔崽子,吵死了!”

花臂男没有耐心,倏然蹙起眉头,冲着他怒吼了一声,又吩咐医生赶紧手术。

意识到妹妹有危险,男孩儿也顾不得别的了,从地上爬起来,起身就往前冲。几个人贩子想要拦住他,愣是被她他了过去。

他一边跑着,一边冲着手术室大喊,“芽芽......妹妹不怕,妈妈是英雄,她会来救我们的!”

眼看着他要冲进手术室了,却一下子就被花臂男抓住了。

男孩儿被一巴掌打倒在地上,但是他仍不放弃,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满脸泪水,混着泥土,小脸已经快看不出来原本的肤色了。

“小兔崽子,你找死!”

男孩儿瞅准时机一口咬在了花臂男手上,死活不撒手。

男人吃痛大叫,冲着后面的人怒吼,“看什么看?打死他!”

就在几个人拿着棍棒上前的时候,孩子群里突然窜出来了一抹身影。

小小一个,速度飞快,奔到男孩儿身边,像极了移动的小团子。

团子捡起地上一根铁棍,护在男孩儿旁边,一同帮他打人贩子。

可是,两个小孩子不可能是成年男子的对手,不过几下,他们就制服按在了地上。

男孩儿哭得厉害,全身抖个不停。

来帮他的小团子,也红了眼眶,却默默握住了他的手。

男孩儿眼神里满是感激,这个男孩儿已经不止一次帮过他了。之前那些人不让他和妹妹吃饱,就是这个哥哥偷偷给他们馒头吃。

最主要的是,他的模样像极了他妹妹,所以让他莫名有种亲近感。每次看到他,自己总能想到妹妹。

他回握着团子的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哥哥不怕,妈妈是英雄。”

花臂男猛地一脚踹在男孩儿头上,尖头鞋直接撞在男孩儿的伤口上“去TM的英雄,你妈算个屁!”

男孩儿疼得直发抖,摇头,“你胡说,我不准你说我妈妈,我妈妈就是英雄.....”

正当花臂男又想踹男孩儿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巨响,下一秒木门整个从门框上掉下来,赫然倒在地上。

在地上痛哭力争的男孩儿,同样看向门口。

下一秒,他颤抖着声音大喊,“妈妈!”


楚潇的视线,几乎是一瞬间定格在男孩儿身上。

而花臂男的脚已经收不回去了,重重地踹在他身上。

“只只!”

儿子承受的一脚,仿佛直接踹在了她身上!

“啊!我要杀了你们!”

楚潇痛苦万分的大吼着,一双浅色眸子里直直地落下两行血泪。

“妈妈......妈妈你来了!”

小男孩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的嘴里吐出了几口鲜血。

眼神模糊,却又满是希望的看着楚潇的方向,露出了一抹劫后余生的微笑。

楚潇瞬间周身杀气直冲云霄,冲上去一个扫腿,硬生生地把人的腿踢断。重重的一拳把人打的吐血不止,很快就没呼吸了。

跟来的战员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冲上去,一个接着一个的把人打趴下。

楚潇奔过去,一把把小男孩儿护在怀里,“宝宝不怕,是妈妈来了。”

只只想着妹妹,指着里间,“妈妈......快救妹妹......妹妹被关进去了!”

“芽芽......”

就在楚潇准备起身的时候,视线落在旁边团子的脸上,猛地怔住了身子。

他是谁?怎么和她的芽芽长得这么像?

就连这双眸子都是和芽芽一样异于常人的黄金瞳!

除了性别不同,她几乎看不出什么大的差别。

不过,楚潇现在顾不得细思,迅速起身就冲进手术室。

她冲进去的那刻,医生和护士刚做好术前准备,护士举着手里的麻醉正要下手。

楚潇一眼就看到针头下躺着的小女孩儿,而护士根本来不及反应,本来还在门口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下一秒,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毫不费力的往后一折。

“啊!”

顿时,惨叫声响彻整个手术室,不过片刻,又戛然而止。

楚潇解决掉护士,闪电般扑到手术台前检查女孩儿的伤势。确定没大碍之后,才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你是谁?竟敢坏老子好事!”

医生见事情不妙,突然扑过去,作势要把女孩儿抢走。

不过瞬间,他直接被踹飞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许是接触到温暖的怀抱,女孩儿悠悠地睁开眼睛,眼神依旧恍惚。

她努力睁大眼睛,开口时声音软糯带着几分沙哑,“妈妈,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和哥哥的。”

“芽芽对不起,妈妈来晚了。”

楚潇心脏生疼,挂在嘴角的笑意,把她整个人都衬得无比温柔。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她眼眶里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奔。

楚潇把女孩儿抱下手术台,一边走一边轻抚她的后背安抚。

出了门,她的视线又瞬间定格在,只只身边的小团子身上。

像,实在是太像了。

像到她这个母亲,都能轻松认错孩子。

可是,她只有两个孩子。

除非......

楚潇感觉自己心头被重重的一击,心血逆流,脑海顿时冒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这是她的大宝儿!

和芽芽一模一样的容貌,只能是她的大宝儿。

原来,她的大宝儿还活着。

楚潇看着他喉头发颤,红了眼眶,忍不住朝着小团子的方向多走了几步。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外面闯入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他们像是早就谋划好了,迅速将房间围起来,个个手里持枪,直直的对准他们。

楚潇和其他战员顿时做出反应,护着孩子聚拢在一起,摆出要战斗的准备。

紧接着,一名男子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内。

男人长相十分妖孽,五官精致的过分。那双深邃的黑眸如墨,眉宇之间透着冷然疏离。面无表情,将周身气场烘托的更强大。

他扫视全场,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淡淡开口,“看来,是我们来晚了。”

楚潇对上男人的眸子,他身上强大的气场,竟让她的思绪暂停了几秒。

虽说她脸上戴了面具,男人不可能看清她的神色,但是她隐在面具下面的眸子还是躲闪开。

就在她思考男人身份的时候,原本站在只只身边的小团子突然有了动静,径直奔到男人身边。

团子和之前一样低着头眼神飘忽,糯糯开口,“爸爸.......是他们救了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