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当夜我把王爷踹下榻

穿越当夜我把王爷踹下榻

七彩小锦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凤吟晚万万没有想到,再次睁开眼睛时,她竟然穿越了,而且开局就与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当场给男人来了个回旋踢。本以为自己的新婚夫君离京带兵打仗后,自己就可以度过几天安宁日子,可谁知现实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主角:凤吟晚,夜听澜   更新:2022-07-15 2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吟晚,夜听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当夜我把王爷踹下榻》,由网络作家“七彩小锦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凤吟晚万万没有想到,再次睁开眼睛时,她竟然穿越了,而且开局就与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当场给男人来了个回旋踢。本以为自己的新婚夫君离京带兵打仗后,自己就可以度过几天安宁日子,可谁知现实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穿越当夜我把王爷踹下榻》精彩片段

黑暗中,凤吟晚的手腕被牢牢钳住,男人极具侵略性的双唇覆上来,硬生生将她的疑问堵在口中。

仅一瞬,凤吟晚便搞清了状况。

娘诶,有人在亲她!

男的!

活的!

刚穿过来就这么劲爆吗?

“嘶啦”一声,衣裙被粗暴撕开,身前一凉,凤吟晚当即惊醒。

“唔唔唔——”

男人的身子颀长瘦削,精健有力,轻易便将她制住。

她拼了命想挣扎,可四肢却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下一刻,剧痛铺天盖地般袭来,凤吟晚身子一阵痉挛,险些昏死过去。

意识混沌间,一段记忆骤然涌入脑中。

“嬷嬷,咱们当真要这么做?她可是王妃啊……”

“什么狗屁王妃!秦姑娘可是吩咐了,今日王爷回府,咱们一定要给这丑女人备下份厚礼!”

“赵四人呢,来了没有?快把这女人先扔进去!”

耳畔婆子粗哑的嗓音淡去,凤吟晚气得一阵抽抽,顿时清醒过来。

她这是赶上穿越了!

现下这具身体不再是21世纪的神医圣手,而是靖朝将军府家的嫡小姐。

原身自幼爱慕墨王夜听澜,一月前才凭着道圣旨嫁入王府,因为是被迫娶她这个丑女,成亲当日,夜听澜堂都没拜便领兵出征,至今未归。

而那婆子口中的“秦姑娘”,便正是他青梅竹马的白月光——秦如怜!

凤吟晚咬咬牙,看着身上姿态猛烈的男人,眼底简直要冒火。

这个歹毒的白月光,嫉恨原身能嫁进墨王府,竟然叫人在夜听澜回府前毁了原身的清白,当真是心如蛇蝎!

她强撑起一口气,摸过一旁的铜柄烛台便对着男人狠狠敲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软趴趴倒了下来。

凤吟晚一脚将人踹下榻,连忙拢好衣裳起身离开。

……

刚回院子,一个小丫鬟便急急迎上来。

“小姐,您到哪里去了,奴婢……”

话未说完便见着凤吟晚这副情形,当即大惊,“小姐!”

认出这是原身从将军府带过来的丫鬟玉屏,凤吟晚有气无力摇摇头,“别声张,去帮我打些热水来。”

玉屏还算乖觉,心疼地瞧了她一眼,便提起水桶悄声往外去。

原身虽为王妃,住的地方却十分偏僻,房中配置更是简陋得连下人都不如。

凤吟晚一眼便扫了个大概,当即冷嗤。

这群见风使舵的东西,还真是半点没少克扣。

玉屏很快便将水备好,身子被温暖的水流包裹,凤吟晚紧绷的神经才稍有缓解。

她忍着剧痛将身子清洗干净,垂眸却瞧见身前青紫斑驳的痕迹,眼底止不住有些泛冷。

好歹原身也是奉了旨嫁过来的,背后还有将军府撑腰,正儿八经的王妃却被这般作践,不加倍奉还回去,她都替原主死不瞑目!

“玉屏,那小白莲可在府上?”

玉屏正疼惜地瞧着她身上的淤青,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听前院的人说,她今日一早便进宫陪皇后娘娘去了,小姐,怎么了?”

凤吟晚眼眸微闪,刚准备开口,房门却被一个婆子粗鲁地推开。

“王爷都回府了,王妃怎么也不前去迎接?真是没规矩!”

她闯进来得太过突然,凤吟晚还泡在浴桶里,香肩皆暴露在空气中。

婆子冲上前,一眼瞧见她身前暧昧的红痕,当即两眼一瞪,扯着嗓子惊叫出声。

“哎呀,王爷快来看呐!王妃背着您偷人!”

这声音粗哑刺耳,与先前脑中的一般无二,凤吟晚美眸一眯,还不等动作,高大英挺的身影从门外闪进来。

男人眉眼深邃,面容冷峻,一袭玄色华服,贵气天成却清冷摄人,对上那双寒凉如墨的眸子,凤吟晚心狠狠一紧。

夜听澜?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仅仅愣了一瞬,凤吟晚又扬眉。

呦,额上还裹着纱布呢。

这是负伤了?

 


四目相对,凤吟晚非常不识趣地没偏开眼,这情形落在夜听澜眼中,倒像是她目中无人一般。

瞥见她身前旖旎的红痕,夜听澜面色骤寒,额角青筋暴起。

“凤吟晚!”

他眼中的怒气太过浓烈,凤吟晚心虚地吞了吞口水,还未等开口,又听他低声怒吼。

“赶紧穿上衣服滚出来!”

夜听澜扔下这句便转身往外去,婆子眼神闪了闪,也连忙跟上去。

房门被重重摔上,玉屏急得扑上前,“小姐,这可怎么办啊,王爷刚回府便撞见这等事,您……”

她看着凤吟晚身上的痕迹欲言又止。

凤吟晚眼色一暗,捏起妆奁上的篦子便往小臂划去。

玉屏大惊,“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啊!”

……

院中。

夜听澜脸色黑沉,一双眼眸利如鹰隼,带着浓浓的怒气,像是要把她钉死在地上一般。

凤吟晚凝了凝心神,上前,“不知王爷回府,臣妾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她这一礼行得极为草率,目光移到旁边婆子的身上,微微泛冷。

小白莲人虽不在府上,可却是留了一条好狗啊。

“凤吟晚,你可知罪!”

思绪被打断,凤吟晚颔首,“臣妾不知自己所犯何罪,还请王爷明示。”

“你趁本王领兵出征,竟与人在府中暗行苟且之事,还敢说自己不知情!凤吟晚,你当本王是死了吗!”

夜听澜狠狠瞪着她,气得脸简直比头发还绿。

这女人,竟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等事,简直是罪该万死!

凤吟晚不卑不亢抬眸。

“敢问王爷,可是亲眼见到臣妾与人苟且?”

“本王还要如何亲眼得见,难道你身上那些腌臜印子还不够吗!”

凤吟晚淡淡扬眉,“王爷误会了,这并非是什么腌臜印子,而是臣妾体寒身弱,虚火旺盛,听了李郎中的建议,刮痧所留下的痕迹。”

夜听澜闻言眉心狠狠一蹙。

什么李郎中?

难道是那奸夫!

未等开口便已有人替他质问出声。

“刮痧?”

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婆子两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王妃,您要找借口也该靠谱些啊,谁家刮痧会刮在这等地方!”

见鬼了。

把吻痕硬说成是刮痧,她是在骗小王八蛋不成!

凤吟晚睨她一眼,冷嗤着将袖管卷起一截,“孙嬷嬷又怎么知道,本王妃别的地方就没刮过呢。”

她小臂上娇嫩的肌肤青紫犹泛,明显比身前还要严重许多,看得婆子有些傻眼。

“这……”

“本王妃身子一向羸弱,既要祛除虚火,自然处处不能落下,本王妃这般说,孙嬷嬷可满意了?”

婆子脸色变了变,又冷哼,“王妃当真是巧舌如簧!方才老奴与王爷看得真真的,那印子分明就是嘬出来的,才不是什么刮痧!”

说罢又转向夜听澜。

“王爷,您可勿要听信王妃的谎话,她定是与人暗中苟且,老奴可是亲眼看到了呀!”

凤吟晚扬眉。

“哦?孙嬷嬷口口声声说本王妃与人苟且,怎么本王妃尚不知这奸夫在哪,孙嬷嬷竟比本王妃还要清楚?”

“我……”

“人都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怎么到了孙嬷嬷这里,奸夫找不出来一个,光凭几点印子,便能定本王妃通奸之罪了?”

“这……”

婆子被呛得说不出话,心中却也暗暗纳闷儿。

原本他们是把人扔在水榭阁的,可去看的时候房门大开,半个人影的都没瞧见,正好王爷又回来了,她这才将人带来了揽清院,谁知……

“够了。”

夜听澜沉着脸打断,又警告般冷冷看向凤吟晚,“你最好不是,不然本王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被他用这等鄙夷的眼神瞧着,凤吟晚的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当即也冷声回怼。

“一无凭二无据,王爷即便是想将臣妾碎尸万段,也该问过皇上和凤将军府吧!”

先不说她是因为他才被算计的。

刚起来谁怕谁啊!

有圣旨和将军府双重靠山在,她身板硬着呢!

见她竟敢顶撞自己,夜听澜面上又是一沉,“王妃言辞无状,妇德有失,就在院中罚跪两个时辰,好好反省反省!”


他说罢便拂袖而去,刚出院子一抹黑影便迎了上来。

“王爷,人追到了,是个死士。”

夜听澜闻言狭长的眸中涌上几分阴鸷,“本王倒是小瞧了他们的手段。”

“可要将咱们的人调进城?”

“不急,本王才回京,倒要看看是谁如此按捺不住。”

“是。”

黑影应了声,一眼瞥见他额上缠的纱布,又关切道:“王爷,您的头?”

夜听澜眉心重重一蹙,还未等开口,却听一道清甜的嗓音从院墙里头传出来。

“跪个屁!那绿王八早就走了,傻子才在这跪着呢!”

“玉屏,走!咱们回去睡觉!”

这声音肆无忌惮,简直清晰异常,连语气里的不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黑影狠狠一怔。

绿……绿王八?

不等抬头便觉身旁一股冷气直直冒出来,才暗暗瞄起眼,自家王爷已经大步往院中去。

黑影心中一紧。

该不会……

房中。

凤吟晚一屁股坐回榻上,腿一蹬两只鞋便飞了出去。

“玉屏,天冷得很,再给我添床被子!”

她说着便要脱了外衣往被褥里钻。

夜听澜才进门,迎面一只绣鞋直直砸过来,他一掌劈开,脸顿时黑如锅底。

“谁让你起来的!”

凤吟晚被吼得身子一颤,险些脚滑跌到地上。

“王……王爷?”

怎么肥事,夜王八怎么回来了?

夜听澜俊颜上怒气汹涌,“本王罚你在院中跪两个时辰,反省己过,凤吟晚,你竟敢将本王的话当做耳旁风!”

还敢骂他是绿王八!

这女人简直该死!

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他抓个正着,凤吟晚心虚一笑,硬着头皮起身。

“王爷误会了,臣妾哪敢啊……臣妾这是觉得外头天凉,想回来添件衣裳。”

“王爷您知道的,臣妾这身子骨本就虚弱,若再因此病倒了,麻烦的还不是您!”

“这吃药看病、找人伺候,哪样不得费钱,您还得攒着银子娶侧妃呢,臣妾这也是替您考虑!”

她弯着身子偷摸将鞋穿上,却怎么也摸不到另一只,四下张望了几眼,才发现是落在了夜听澜脚边。

得,甭想穿了。

“如此说来,本王倒还要多谢王妃的好意了。”

这人沉着脸眼神凉飕飕睨她,凤吟晚摆摆手。

“咱们夫妻一体,不分彼此,王爷您可千万别客气,若当真心里过意不去,免了臣妾的罚跪便好。”

别光说啊,来点实际的!

“凤吟晚!”

夜听澜气得俊脸又是一黑,眼神落在她颈间的红痕上,怒气再次翻涌。

“你给本王老实点,安分守己,少耍花招!”

凤吟晚配合地点点头,“王爷放心吧,臣妾知道您要为秦姑娘守身如玉,就算耍花招也耍不到您头上,毕竟,这眼光也不一样嘛。”

她既不是原身,也不是受虐狂,可没兴趣追在别人屁股后边自讨苦吃。

败着夜听澜的家产吃香喝辣,再去找两个男宠……啊不,找两个蓝颜知己,这不香吗?

她说这话时摊着手心,唇角微微翘起,全然是一副大度又随意的做派。

夜听澜有些微怔。

一月前这女人还要死要活的闹着嫁给他,为此将军府不惜求到父皇面前,逼他强娶,怎么现下嫁过来了,反倒弃他如……敝履?

这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难道她真找上奸夫了?!

“王爷别用这种眼神瞧着臣妾,守了一个月的活寡,傻子也该想清楚了,强扭的瓜不甜,臣妾犯不着作践自己。”

她只想把夜听澜的瓜架子挑了,顺道再摘俩现成的。

对上她过分冷淡的眼神,夜听澜竟莫名有些不适,“你最好是!”

“亓玄,在这看着她,跪满两个时辰再起来,一刻也不许少!”

他冷冷丢下这句吩咐便甩袖走人,转身时,还泄愤似的一脚将凤吟晚的鞋踢飞了出去。

凤吟晚:???

夜王八,你不是人,你是真的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