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霍少的小灾星又掉马了

霍少的小灾星又掉马了

思思s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离收到一封古怪信件,信件上说她的母亲死的蹊跷。为查清母亲死亡背后的真相,她回到了自己最不想回的云城。人人都说黎家大小姐是灾星转世,废柴无能且貌丑无盐,黎离却毫不在意,她身披神秘马甲替妹出嫁,嫁到霍家去,成为霍云深的妻子。哪成想,对方居然是他!她曾经说过一定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的,果然是冤家路窄!

主角:黎离,霍云深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离,霍云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少的小灾星又掉马了》,由网络作家“思思s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离收到一封古怪信件,信件上说她的母亲死的蹊跷。为查清母亲死亡背后的真相,她回到了自己最不想回的云城。人人都说黎家大小姐是灾星转世,废柴无能且貌丑无盐,黎离却毫不在意,她身披神秘马甲替妹出嫁,嫁到霍家去,成为霍云深的妻子。哪成想,对方居然是他!她曾经说过一定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的,果然是冤家路窄!

《霍少的小灾星又掉马了》精彩片段

“你母亲之死另有蹊跷。云城。”

夜色深沉,一辆机车划破寂静,飞驰在入城的大路上。

黎离想着昨日收到的奇怪信件,眸光冷厉。

脑中关于母亲的记忆已经十分久远模糊了,只有一个温柔轻哄的声音。

九岁那年,母亲突然去世,她被送到乡下,与外婆相依为命,却也听说她所谓的“父亲”另娶新欢,如今一家就住在云城之中。

她不想掺和黎家的事,对黎家的家产更是没有半点兴趣,只是千万别让她发现她母亲的死与黎家有半点关系,否则……

黎离指尖微紧,眼角余光瞥向前方,忽而一惊。

“吱——”

机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刹车声。

黎离却没心思顾及车,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躺在路中间,生死不知的黑影,眉头紧蹙。

抛尸?

“唔……”

黑影似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低低地喘息了一声,抬起头,一双眼中充满血丝和戾气。

还活着。

黎离犹豫了片刻,还是下了车。

“滚。”男人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

“都这样了,嘴倒是硬。”黎离眼中闪过兴味,蹲下身,伸手在男人腿上一按,心中了然。

果然,应该是神经性压迫造成的双腿残疾。

她顿了顿,啧了一声,从腰侧针袋里抽出银针,凝神扎入穴位三寸,一边不忘开口调戏:“算你运气好,我呢,想活命的不医,偏爱救求死的。”

男人闷闷痛呼了一声,脸上红得格外异样,整个人仿佛被火烧灼,紧紧闭眼,声音低沉:“离我……远点……”

“放心,扎完这针,你求我我都不留。”黎离险些被他气笑了,手下动作却不缓,疾速下了几针,一只手搭在他腕上,沉吟片刻,不禁喃喃,“脉搏怎么这么乱……”

像是奔腾的水流,湍急,毫无规律可言。

下一秒,男人骤然发难,充满爆发力的臂膀把她拉下来,覆身而上。

“对不起。”他呼吸粗重,眼中流出痛苦之色,喘息着道歉,动作却十分粗暴。

黎离低低骂了一声,目光冷冽,反手就是一针扎入,身上的男人却仿佛没了痛觉。

月色之下,他的脸笼罩在口罩之下,只能窥见一双暗色翻涌的眼。

疼。

黎离几乎恍惚了,咬紧牙推拒身上的人,却只能换来更充斥着占有欲的对待。

“你是属狗的?”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破口大骂,伸脚去踹他,又被压制下。

男人闷哼一声,剑眉紧皱,声音沙哑:“别动。”

“你放开,别让我知道你是谁。”黎离眼神里充满了怒火,一边骂,一边试图伸出手去扯他的口罩,却被警觉的男人抓住手腕。

“我的身份……只会给你带来厄运。”他低低警告,又转为诱哄,“乖一点。”

“乖……你大爷!”黎离气得牙根子痒,张嘴想咬他,反而被捏住下巴,一吻将喉里的骂声封住。

不知过了多久,云收雨歇。

男人的理智也仿佛才回笼,给她披上衣服,眼中闪过复杂与愧疚,终究化为低沉的一句:“抱歉,今天的事,我会尽力弥补。”

弥补?

黎离心中一瞬间涌出满屏脏话,她死死地盯着那人的身形,嘶了一声,握紧了手。

掌心趁男人不备偷出的戒指硌得她生疼,却没能让她放松分毫。

她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离开,狠狠地闭上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她就不姓黎!

他的动作确实生疏而粗暴,黎离缓了良久,才勉强能站直身子,跨上机车,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如果是熟悉她的人,恐怕此时寒毛都该立起来了。可惜有人还是不长眼,赶在这节骨眼上撞枪口。

别墅的客厅之中,黎离独自站着,与眼前的黎家父女成对峙之势。

黎正国面沉如水,毫无见女儿的欢喜,挑剔地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才恩赐般开口:“算了,好好收拾收拾,明日替娜娜嫁入霍家,也就算你有点作用了。”

“替嫁?”

黎离把这两个字抵在舌尖,半晌,才怒极反笑。

她本该昨日就到黎家,无故失踪了一天,这位“好父亲”毫不在乎不说,见面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要她代替继姐,嫁给那位传言双腿残疾,还不行的霍家掌权人?

黎离敛住眼底的冷色,换上一个长在乡下的内向女孩理应有的恐慌,摇头拒绝,眼眶已经有些微红:“不,我不要。”

“要不要,可不是你说了算。”黎娜扬眉冷笑,眼底透出厌恶与不屑,要不是霍家那边逼得紧,就这个女人,也配进黎家的大门?

黎离抿抿唇,倔强地撇过头去,愈发弱小可怜,只是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利色,却暴露了她的不耐。

如果不是留在黎家才能探听到母亲去世的内幕,她的针已经落到这位继姐的身上了。

“别不识好歹。”黎娜见状,愈发急躁,连表面的温婉都懒得做了,冷着脸嘲弄,“照照镜子,脸上的麻子比天上的星星都多,嫁给霍家那个残废,已经是便宜你了。”

黎正国脸色有些难看,却没有制止黎娜,只是冷漠地训斥:“黎离,你二十多年也没为家里做过什么,就不能懂点事?”

黎离气极反笑,扯了扯唇角,语气也凉了下来:“二十多年,黎家没有养过我一天吧?这婚事,谁爱去谁去。”

“实在不行,父亲嫁过去,不是更能表诚意?”

“你!真是没人教了。”黎正国面色阴沉下来,眼神闪烁了片刻,定格在狠厉,“把二小姐送到房里,让她好好想想。”

他的语气冰冷,特地在好好想想四字上落了重音,家里的仆人立即会意,上前抢走手机,挟着她往楼上走。

黎离的指尖落在腰间,顿了半晌,眼神冷如冰霜,到底还是没有动作。

她得沉下气。底牌,不能这么早亮出来。

门轰然合上,位于别墅边角的小小房间,连一个窗户都没有,电源被人从外面掐断,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笼罩,连下一步有什么都看不清楚。

 


如果没有光源,人在这样的环境,恐怕撑不过一晚就要出现精神问题了。

黎离却没有半点慌乱,只是熟练地从外套后腰的暗袋里摸出备用机。

“珠宝设计金字塔尖瑞斯大师的定制,至少是上流那几家。具体是谁的单子,还在查。”

屏幕微弱的亮光映在黎离脸上,照出一张喜怒不明,眼神晦涩的脸。

她想起昨夜那人身上的衣服,确实也是顶尖的定制。

“我母亲的消息呢?”她沉吟片刻,问。

“埋得太深,还没头绪。要是我们在霍家的眼线还在……可惜当年都被拔了。”

“那就再埋一个。”黎离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挂了电话,眼神闪烁不定。

戒指……母亲……

如果能打入霍家,得到霍云深的信任,一切都能迎刃而解了。

她抿紧唇,面无表情地揉弄眼睛,直到镜头中的人眼角晕开一抹红,才放下手,视线落在脸颊上星星点点的麻子上,嘴角一抽。

用这副尊荣嫁过去,不会被赶出来吧?

不过这也不是现在需要想的事情。黎离伸了个懒腰,随手把床头的花瓶扫到地上,干嚎起来。

“放我出去!你们这是非法囚禁!”

她拍着门,从喉咙里挤出哭声,面上表情却毫无变化。

啪嗒。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前停了下来。

来了。

黎离眸光微动,闪过一丝厌恶,面上却从嚎啕转为啜泣,声音无助恐惧:“放我出去,我嫁!我愿意嫁给他,别把我关起来……”

“呜……放我出去……我、我错了。”

“好黑,我怕……”

门咔哒一声开了。

黎离立即调整表情,泪流满面地抬眼,朝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继母望去。

只见王燕柳满脸心疼,为她打开了灯,轻叹一口气,伪善地笑:“你父亲也是狠心,我实在拗不过。好孩子,别怕。”

她语气轻柔,说出来的话却是裹着蜜糖的毒药:“瞧你哭得,像只花猫儿,早些休息吧,明日要做新娘子,怎么能伤了眼。”

好一条毒蛇。

黎离眼中极快地闪过冷意,面上却是乖顺地低下头,声音怯懦:“好。”

楼上二人虚与委蛇,楼下黎娜却是从地板上捡起了一枚戒指。

她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儿,就毫不犹豫地套在了自己的手上,眼里满是得意。

与其让黎离那个贱种糟蹋了,还不如让她戴着玩。

次日一早,天才蒙蒙亮,黎离的房门便被用力地推开,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二小姐,该起了。”

女佣一把掀开被子,把她扯起来,一边阴阳怪气地开口。

黎离压住起床气,脸色阴沉下去,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女佣却毫不退让,反而黑着脸,眼神带着嫉妒,粗暴地把她往婚纱里塞,语气凉凉:“不然怎么说二小姐命好,在乡下呆了那么多年,还这么娇气。”

“我自己来。”黎离垂下眼,状若未闻,微微蹙眉,叹了口气,仿佛真是个逆来顺受的小可怜,手上却是指尖一动,疾速地在她后颈扎了一针。

这一针下去,倒是不损身体,只是今晚怕是要疼上一夜了。

女佣毫无所觉,只是顺势把婚纱一扔,冷哼一声,出去了。

不过是个被叫回来替嫁的,本来也算不上她的主子,她还不乐意伺候呢。

黎离啧了一声,慢吞吞地收拾好了自己,才一下楼,就瞥见黎家人难看的脸色。

这又是怎么了?

她一挑眉,脚步微顿,就见黎正国终于找到了出气筒,怒声斥责:“看看你这样子,自己成婚都这么磨磨蹭蹭,简直是丢了黎家的脸面!”

“也怪不得霍家,就妹妹这副尊容,来一个司机,已经是配得上了。”黎娜也冷笑一声,开口就是风凉话。

司机?

黎离略一挑眉,总算知道了这家人为什么这副模样。

原来是霍家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下不来台了,又舍不得钱。

黎正国也不过是嘴上念叨,纵是心里再多不满,在霍家派来的司机面前又都成了笑脸相迎:“哎呀,以后两家可就是亲家了。转告霍总,多来往,南郊的那块地……”

大小是个豪门,连脸也不要了。

黎离在他身后听得险些憋不住笑,满眼戏谑。

司机更是不耐,敷衍了几句,就催着黎离上车:“黎小姐,别让霍爷等。”

黎离无辜地点点头,回头望了一眼黎家别墅,眼神冷漠。

黑色的劳斯莱斯一路飞驰,只在车头做了些装饰,其余仪式一律省去,肉眼可见的敷衍在到达霍家后更是达到顶点。

“怎么长这样?”

寥寥几个看热闹的佣人毫不遮掩自己的议论声,连带着司机的声音都格外洪亮:“我接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这满脸的……黎家也送得出手。”

“这不是有意搪塞?上面那位的脾气,别是新婚当夜就被赶回去了……”

闲言碎语不绝于耳,反把黎离晾在了门口。

黎离却是毫不在意,随意地扫了两眼,半点没有局促感。

目的已经达成一半,一个乡下来的丑女绝对得不到霍家掌权人半点余光,她本也不打算装下去。

不过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她懒洋洋地上前打断:“请问婚房在哪?我去里面等着。”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到底还是有一个给她指了路。

黎离也就顺水推舟,进了房内等待。

显然,霍家连婚房都没有布置,佣人所指的这“婚房”就是霍云深自己的卧室。

黑灰的配色高级冷淡,房间中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除了中央的大床,就是一张横亘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一旁的书架上是两本商业书籍。

黎离正打量着房内的细节,试图从中摸出居住者的性格,就听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黎家的?”

霍云深。

黎离转身朝他看去,只一眼,脑中就冒出了这个名字。

只见他端坐在轮椅上,也丝毫不损气势,果然如传言所说,冰冷不可接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恍惚间竟给她一种熟悉感。

 


“是我。”黎离忽略了心底那一抹微妙,点头致意,开门见山,“放心,我是被逼替嫁,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值得庆祝。”霍云深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了一秒,嗤笑一声,话语冷漠刻薄,“看来我今晚不用失眠。沙发归你,柜子里有多余的被子。”

看来点上的麻子还是有用的。

黎离略一挑眉,不怒反笑,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表情,一边走近:“虽然小了点,也算是个歇脚的地儿。”

言罢,黎离抬眼扫了一眼四周,确定方位之后便抬脚走向柜子门。

她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放了两床真丝被子。

“还不错。”

黎离拿出被子樱唇轻启,轻声感叹。

这几天被折腾的都没睡个好觉,想不到到了霍家还能安生,她打了个哈欠,动了动肩膀,轻车熟路的铺床单打算睡觉。

倏忽,敲门声传来,随即传来管家恭敬的声音,“少爷,少……奶奶!”

黎离身形一顿,转头看向霍云深,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眸子。

二人对视,目光交接之处电光飞射。

霍云深幽暗的眸子晦暗不明,从他淡漠的脸上,无法探查不出一丝喜怒哀乐。

他头微侧,对着门口冷声道:“进来。”

闻言,黎离站起身来,看向门口,她饶有兴致的双手抱胸站在一旁。

管家推门而入,抱着一个盒子,他看了一眼黎离,低头疾步走向霍云深,俯身在他耳边,用两人只能听到的声音。

黎离不由好奇,脚尖微掂探头看向他们,管家将精致的木盒子打开一条缝,里面的东西可以窥得大概。

她凤眸微眯,盒子里面大大小小摆放着各种品牌的玩具。

居然是玩具?

黎离的眸子骤缩,霍家对这个媳妇这么上心吗?

生怕他们不洞房。

暗自震惊间,霍云深眸子一暗,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管家不敢逗留,将盒子放在床上就离开了。

精致的大门再一次被关上,偌大的空间又只剩下他们二人。

霍云深冷冽的目光浅淡地扫在她脸上,沉声道:“过来!”

黎离微怔,她目光下意识的游移到霍云深手中的避孕套,心下微惊。

这货该不会真想假戏真做!

她这满脸的麻子,他真能下得去手?

霍云深脸微扬,深邃的眸子又寒凉了几分,“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啊?”黎离如梦初醒,漫不经心的应答了一声,无所谓的颔首,“哦!”

说话间,黎离就朝着霍云深走过去,手下意识的抚向身上的银针。

不过就是一个残疾人,能把她怎么样。

她刚刚站定,手腕处传来一阵大力,黎离下意识的向后倒去。

霍云深眸光一凛,手一转,顺着力道将黎离推向身后的大床。

黎离不受控制的趔趄了几步,跌跌撞撞倒向床上,真丝被子划过她的肌肤。

下一秒,黎离的身体上覆上一具灼热的身躯,她浑身猛然一抖,霍云深的俊脸在眼前放大。

“你……”

霍云深的大手捂住她的嘴巴,黑瞳中下着暴风雪,透着威胁的意味:“闭嘴!”

随即,他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声道,“这个家里有老宅的眼线,我们必须演一场戏骗过他们。”

闻言,黎离一顿,心下了然。

演戏?

那就是有求于她了,那……

黎离眸子一转,促狭一笑,转瞬间脸上却摆出一副呆愣愣的模样,“什么意思?”

霍云深淡漠的垂眸扫了她一眼,手一撑转身躺在了一旁。

见状,黎离表情僵住,不解的看向霍云深。

不是要演戏,难道要她演独角戏?

耳边响起霍云深低沉的声音,“上来。”

话不多,却有足够的威慑力。

黎离抬头,目光在霍云深身上游移。

霍云深白色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一大半,他的身材很好,宽肩窄腰大长腿,结实的腹肌线条,此时有股禁欲气息流露。

“上来。”

霍云深的声音再度响起,颇有几分不耐烦。

闻言,黎离收回目光,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一副自己坐在他身上的场景,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她忙侧过目,深吸一口气,声音完全清冷下来,“不要!”

话音一落,霍云深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手一抬,按下按钮。

房间的灯尽数熄灭,黎离不适的眨了眨眼睛,身体却被人再一次拉下。

霍云深再一次覆身其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

呼吸间,都是二人肺里面的空气。

黎离愣了下,脸色猛地红了。

温热的身躯隔着单薄的衣服,他骨节分明的手落在黎离的肌肤之上,

黑暗中感官发挥到极致,二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呼。”霍云深垂眸,他借着窗外的月光,定定的凝视着躺在身下女人。

清冷的月光下,她脸上的雀斑模糊,只见肤色白皙,红唇乌发,挺巧的鼻梁,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好似盈着一汪泉水。

霍云深的心尖一颤,竟觉得有几分熟悉,好像那天的小野猫。

他眸色渐浓,喉咙滚动,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黎离伸手推搡着霍云深的身体,她的眸子恢复清冷,小脸愠怒。

不就是要演吗?那姑奶奶我演死你!

黎离眉头一挑,声音却软了下来,“老公,亲亲我!”

声音甜腻的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霍云深的脸色微变。

纤长的睫毛在黑夜中眨动,眸子散发着森冷的寒光,好整以暇的看向身下的女人。

“怎么,老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都不亲我?”

黎离勾唇,软糯着嗓音带着几分哭腔,两只手顺势勾上了他的脖颈。

霍云深唇边涌出一分笑意,低沉的嗓音沁着化不开的宠溺,“怎么会呢?”

随即,就是响亮的“吧唧”一声,黎离目瞪口呆。

冰山男居然这么懂?实在是她低估了。

霍云深压低声音接着道,“叫两声!”

话音未落,霍云深手对着黎离的软肉一捏。

黎离忍不住呢喃出声,“啊!”

见状,霍云深满意的颔首,手上又接连了几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